立即捐款

生活

行動代號:革命!——給今天臺灣和香港的年輕人們的鼓舞

行動代號:革命!——給今天臺灣和香港的年輕人們的鼓舞
廣告

廣告

孫中山這個名字,對今天仍尊稱其爲國父的港臺兩地的這一代人而言,到底仍存在著何種意義呢?易智言導演嘗試用《行動代號:孫中山》這部電影來給予我們一個關於答案的提點,且分享一些個人觀點。

其實電影講的是一個非常平凡簡單的故事,兩班貧窮的高中生策劃把孫中山銅像從放置被遺忘物件的儲物室内「拯救」出來,去換錢來解決各自的生活問題。是否成功「拯救」在此不便透露太多。電影裏各種年輕人的天真行爲惹人不斷發笑,卻不是取笑,而是會心微笑,因爲都是我們曾經做過的傻事。在大部分的輕鬆調子裏卻有三個鏡頭特別讓人黯然。

第一個鏡頭是,阿左追著那個撿走行動筆記本的同學,一直追到超市,看著他在超市裏吃免費的東西。這一幕或許沒什麽特別,卻埋下了阿左,以至觀衆對那位同學的同情和希求理解。

到了第二個鏡頭,阿左和那位同學比窮,比到要去彼此的家裏去看誰更窮。此時,阿左和我們依然不認識那位神秘的冷酷同學。自己家裏雖然狹窄,卻還有奶奶和鄰居,可是那位同學家徒四壁,有腳的,包括人和家具都跑掉了,就除了一個會打人,被兒子撞一下就倒地,然後埋怨兒子打老爸的沒用男人。善良的阿左同情這位冷酷的同學,希望邀請他一起行動,還他帶到儲存行動裝備的地方,讓他有個容身之所。接下來發生什麽事情也不劇透了...

第三個鏡頭是,兩群年輕人被生教組組長老師教訓,開始想什麽叫做「從頭開始寫」,哪裏才是「從頭」呢?是從跳土風舞?還是從發現銅像?還是從要交班費開始?有同學說,是因爲爸爸的工廠倒閉,有同學反駁是從阿公的阿公的..失業開始。看似孩子鬥氣,其實是把整個問題慢慢掀起。此時用心的觀衆或許已經發現,這部電影寫的不衹是青年貧窮,而是經濟轉型而致的跨代貧窮。以社會學的視角來理解,貧窮問題不是因爲個人懶惰,而是結構性的壓迫。當我們又開始陷入黯然時,那位冷酷的同學突然說:「我們兒子的兒子,都會注定窮弊了!」此時,身在香港的你,能不痛心嗎?

事件過後,年輕人有著各自的生活,努力賺錢。這是否代表,他們都服膺現實,默默幫人打工去?阿左在超市吃免費食物,那位冷酷的同學出現了,對阿左說:「你還蠻有頭腦的,我們必須合作,將來才能做些什麽大事。我們不能窮弊了,我們兒子的兒子,不能窮弊了!」阿左笑了,他相信經過背叛和挨打,終於能感動這個同學做夥伴了。他再說一次:「同學,我叫阿左,左邊的左。」同學回答:「我叫小天,天空的天。」電影的最後一個鏡頭,是孫中山要被關回學校的儲物室了,天橋上幾個年輕人一起舉起了手歡呼。不難想象有如是劇情沒有交代:阿左和小天約了大家出來,和大家宣佈開展一個行動,大家聽完紛紛舉手。這個行動的代號,就是孫中山。背景,是臺北101大樓。

孫中山先生和他手中拿著的三民主義,究竟代表著什麽呢?孫先生逃脫後在西門町跌下來仍屹立不倒,又是什麽啓示呢?「左邊」的「左」,「天空」的「天」,加上回溯孫中山的歷史意義,這群年輕人要做點什麽其實不難想象。對這群年輕人而言,被遺棄的儲藏物室的孫中山銅像,是否與其留著封塵,不如拿去做有價值的事?如果導演在電影裏賦予了一些符號意義,如果「孫中山」代表了某些價值,那麽把他鎖在密室,衹能窺視而無法接近,然後漸漸被遺忘,不正等於今天的臺灣嗎?「偷」這個行爲,更可以說是想拯救那些失卻已久的價值。

電影提出了一個可以和香港最近有關年輕人的討論相呼應的問題。當大人指責年輕人出來搞亂,是他們自己的問題,但我們應該更進一步思考青年貧窮不是他們的問題,更有可能是因為結構性問題,包括跨代貧窮、家暴和單親等問題。當他們發現這個問題不只是從他們的父母輩開始出現,從而影響到自己,進而使得更多同輩人,甚至下一代都要面對這個問題,他們開始要採取行動來改變。年輕人想到的不衹是自己,他們不衹是因爲自己無法上位,他們更不想自己的兒子的兒子也窮斃了,他們要的是普世價值。這和現在許多大人不斷衹爲自己利益,而把下一代人的利益作爲代價相比是很大的諷刺。聽著官方trailer的背景音樂都是法語版的國際歌,且看導演在臉書怎樣講:「行動代號孫中山要的不是小確幸,行動代號孫中山要的是大幸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