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一位女政客的言論

一位女政客的言論
廣告

廣告

昨天,在網上看到一位女政客,提及到警察的辛勞,更講到要食半盒剩下來的飯,就從兩個層面來說說這件事;

首先,我就講述我對這位女政客的認知。曾經在1987年,最後一批從大陸偷渡來港的越南藉非法入境者,港方和中方得到協議,會一批過送回廣西。而當時,這批人的數量接近一千人,因此,政府方面就向當時的信德船務公司租用了『盧山號』來運送這批非法入境者到廣西。

而她當時是首席助理保安司,而專責是非法入境事務,一個工作小組,就由她帶領,成員包括警方,懲教和消防。而我當時是屯門開泰營主管的助手,因此,也有機會參加會議。更有機會到保安課開會,很多時都是和她開會,但次數不多,那個時候,我覺得她真的有鐵娘子的風範,也可以說是氣焰,很有火。

由於我們是這次行動的主要角式,因為這些非法入境者是有很多的安排,而警察方面就負責運送,消防就是作一些戒備等,大家分工非常清楚。但可能警察部是一個優秀的部門,資源是非常之充足,所以,在談到一些資源問題,都會由他們主導,但也常常會和她吵嘴,可能是為了一些幾百元的安排。因為參加這次押解,也和她在非開會情況下接觸過兩次,一次就是參觀改裝後的『盧山號』,大家可以有機會到頂層的餐廳吃餐。而第二次,就是看到他在碼頭,親自監督行動。從旁觀察,她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主觀非常之強,但也是很有力量。當時,我對她的印象是正面的。

到後來,她做了某一個紀律部隊部門的署長,也聽到對她的好評,例如,她很積極去學習紀律部隊的步操和禮儀。在處理結業會操,非常得體。而據這個部門工作的朋友透露,她是一位對下屬極之好的長官,而在她的積極處理下,確實令到這個部門的士氣大增,所以,大家都看得出,這兩任保安局局長都是曾經跟隨過她工作。

但到了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時,對她完全改觀,那個時候,也是我上街的開始,詳情應該是不言而喻。到後來,她回到香港組黨時,很多紀律部隊的工會人士都『埋堆』,退休後都加入了她的新民黨,我也曾被邀請過,但因為理念相差太遠,因為從來都沒有從政之心,因而拒絕。

再談回這次事件,相信是和她在整個運動『口多多』的影響下,說出昨天網上的言論。而我昨天也立刻作出回應,並指責她講大話。很多的網友回應更支持我的論調。主要原因就是追溯到,三十多年前,我曾經參加過警察部的短期課程,是有關防暴隊的運作,而得知道,原來,這個『大哥』部門是有足夠資源。甚至,每次大型行動,他們更有流動廚房(Mobile Canteen)隨隊出發,更是免費供應膳食。到後來,警察廚師的職位沒有了,就將流動廚房改為支援車,並安排所有行動中警察的膳食和休息的安排。

今次佔領事件,大家有沒有留意到,很多旅遊巴,開著冷氣停在路旁,沒有人去票控,原來,這些是由警察部租來的支援車,給警察休息,若肚餓,也可以買東西到車上吃,一些警員更叫外賣,也不用自己去拿東西來吃。相信附近一帶,尤其是旺角的食肆阿姐都知道這個情況。還有就是,大家不要忘記,每一間警署都有飯堂,相信要安排也不會太困難。

而再說到工作超時的問題,大家可以數一下,突發事件發生過多少次,而大部份都是發生在旺角,這些警察的安排是非常之好,我每天到旺角都會對警察的安排進行觀察,看不到有什麼超時工作,據所知,這些警察很多時都是從第二個區調配到旺角做『補水更』,相信出賣勞力也會得到回報。還有就是,按照現行公務員條例有所規定,當公務員在外工作超過六小時,就會得到膳食津貼。

我再重申,一直都是支持警察依法執行職務,更支持警察高層在合法和合理情況下,帶領下屬工作。相信,像這位女政客這樣的說法,那些高層顏面何存。再者,現在大部份年輕警員都是『少爺兵』,若果有所虧待,相信臉書會廣傳,從他們的臉書看到的都是怎樣指責黃絲帶人士,極惡毒的說話都說得出,也看不到他們對工作和待遇有所投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