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資深新聞媒體人。文章及專欄遍佈香港、台灣、美國報刊。包括中報﹑信報﹑經濟日報﹑星島日報﹑蘋果日報﹑東方日報﹑香港聯合報﹐以及中央日報﹑自由時報﹑時報週刊等。目前在自由時報、台灣時報、TAIPEI TIMES(英文)、TAIWAN NEWS 財經文化週刊、大紀元時報、大紀元新聞網、爭鳴、動向、開放等雜誌有固定專欄。 網誌

國際

【台灣】柯文哲的「兩個務必」

【台灣】柯文哲的「兩個務必」
廣告

廣告

在台北市長競選期間,柯文哲曾經告誡自己的團隊要「兩個務必」。這是毛澤東在一九四九年三月進城前夕的中共七屆二中全會報告中所說的:「務必使同志們繼續地保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作風,務必使同志們繼續地保持艱苦奮鬥的作風。」

第一個務必是因為中共的工作重心要從農村轉移到城市,必須學習新事務,第二個務必是要同資產階級打交道而必須防止被「糖衣砲彈」所腐蝕。

雖然有這個提醒,但是毛澤東之教育別人而不拿來律己,自己鼓勵造神而犯下大躍進、文革等彌天大罪;如今中共自己也早已變質為官僚買辦資產階級。根本原因就是因為中共的一黨專政制度。

以「兩個務必」來衡量柯文哲本人,他從醫界出任市長,也面臨同樣兩個問題,一個是學習新事務,一個是會不會被權力腐蝕。

柯文哲是聰明人,可以很快學習新事務。聰明人容易驕傲,一種驕傲聽不進不同意見,但他聽得進也會改進。有了權力以後會如何?要看他是否戒慎恐懼與公民的監督。

要做到謙虛,必須多看多聽多思考,但應該少講話,「沉默是金」。比較有了定見才講話,否則以市長身分會引來滿城風雨。柯文哲也勇於任事,但是也必須分清輕重緩急。例如,裁撤派出所,還沒有那樣迫切性,倒是食品安全、居住正義更為市民所關心。

台灣與中國的兩邊關係不是市長的重要問題,但是因為台北市是首都,因此柯文哲必須有自己的國家認同。對「九二共識」,他要北京自己說清楚,令人激賞,北京從此沒有再追問他。他把中國比作外國也是事實。但是他所說的,「美國有的權利義務,中國也都有,讓兩岸關係正常化」,我不大認同。因為中國要吞併台灣,近兩千枚飛彈對準台灣,因此美國有的,中國有的可以有,有的卻不可以有,例如限制中資,對服貿貨貿的保留;設立辦事處也是如此。

艱苦奮鬥在台灣叫做「克難」,是相對鋪張浪費、貪污腐敗而言。國民黨親財團路線,導致弊案叢生,貧富懸殊。僅就台北市而言,近年的美河案、雙子星案,乃至再早期的富邦合併台北銀行案等等,需要查清。

而最近頂新出售一○一股權案,更是緊迫的問題。是誠信接受懲罰、賠償,以及償還銀行貸款,還是只是急於套現而遠走高飛?頂新在中國的商業版圖靠台灣的資金,因此須搬中國的資產回來救贖而非抽走台灣資產。柯文哲可出手切斷官商勾結的鏈接。

民進黨執政時,沒有「兩個務必」的準備,躊躇滿志,所以轉型正義不力,導致馬英九反攻造成民主大倒退。有望柯文哲在首都做出示範,迎接台灣再次的政黨輪替。

原文刊在自由時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