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杏林裡的微塵

一顆墮進醫海裡的小塵埃,一直努力學習生命的種種,決意把希望和自由,帶到香港的,每一角。 網誌

社運

醫者看清場 - 請支持「各界呼籲警方克制的簽名行動」

醫者看清場 - 請支持「各界呼籲警方克制的簽名行動」
廣告

廣告

清場在即。翻開手機,幾乎大部份貼文都跟清場有關,有感以發,希望同大家分享一點對運動、清場的看法。
 
醫學界裏,其實跟現實社會一樣,在不同醫院、不同部門、不同世代,都有著不同的聲音。雖然自己有著強烈的取態,但總覺得,每個人的看法、意見,都需要尊重。民主,從來都是一件又可愛又麻煩的事。
 
但每個醫者,無論在政治上的取態有多不同,都必需承認,溝通,在今日社會、現代醫學(modern medicine)裏,扮演著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今日醫生跟病人,再不是從前單向的關係,而是講求跟病人、家屬多方會談,共同商討治療方向。
 
無可奈何,並不是每個病患,都會對治療感到滿意。事實上,今天病人和病人家屬,對治療方法、進度都有不同意見。亦有家屬會因為失救,甚致醫療失誤,而感到不滿和憤怒。面對不同病情,有些時候醫生可以做的,真的非常有限。但在這情況下,難道溝通不正正是最合理的解決方法嗎?對病人的解釋,跟家屬的商議,談話的態度,可以完全改變一個人對事情的觀感。畢竟,大部分市民,都是理性的。
 
無論你支持與否,今日社會上的確有要求真普選的聲音。網路上有種說法很好,就是無論你罷課、集會、遊行、留守、「鳩嗚」,甚至是絕食、流血,方法輕鬆或強硬,政府的回應都是一如既往的決絕:「將進行政改第二輪諮詢,2017年五百萬人投票,有票總好過沒票」。
 
在過去的兩個多月裡,唯一跟學生的會面,竟只有一次如辯論一般的會面,完全沒有商討的成分,更不要說後續討論了。學生絕食的訴求,說清了只是奢求一個會面的機會,政府就算不能提供什麼,為甚麼連跟學子會面都不願意?有人說,學生的訴求不合理,所以不應對話。但我想說,會面、商討,不正正是從不同意見間尋找共識,達致最好的結果嗎?大學的社堂教育,正正是讓我們學識如何達致共識。但如果連討論也沒有,共識,是永遠不會出現的。
 
現在的情況,就好像病人對治療不滿,有訴求,用盡辦法,卻未能得到醫生的解釋。最後唯有守在病房門口要求見醫生,也可能因此阻礙到其他病人進出病房。作為服務市民的醫者,難道我們應該找保安員將病人抬走?亦或是,應該主動跟病人、家屬溝通,以解決問題?如果你的答案是後者,那服務市民的政府呢?醫療問題,不應由保安解決,同理,政治問題,不應由警察、法庭解決。人清走了,病人的疑慮、不安、憤恨就能消除嗎?人清走了,抗爭者的訴求、無助、憤怒就能解決嗎?
 
有人說,對犯法的人不應給予話對話的機會。這種說法很可怕,因為就算是囚犯,也有向太平紳士提出訴求的權利;因為就算是抗爭者,在其他民主社會也會被聆聽、尊重;因為就算是犯了法的病患,我依然堅信他有作為一個公民的權利,會盡力照料他!
 
大家,在不滿學生堅持的同時,也請好好想想,為何有學生市民會如此無助的堅持。背後的原因,不是因為那個可恨的政府,沒有履行當初有商有量的承諾嗎?清場在即,懇切希望各界克制,在清場時將雙方傷害減到最低。亦在此宣傳,請參與由多個組織聯署發起的「各界呼籲警方克制的簽名行動」。集合各界力量,用最大的力量提醒警方,珍惜市民學生,不要重蹈覆轍,不要將警方得來不易的專業形象毀於一旦。
 
最後,想跟大家分享,昨晚海富歌者香蕉奶唱的TODAY(原唱:梁詠琪)。

   曾經   每一天相約找美麗去
   陶醉   美的故事互相勉勵去追
   曾經   望著天空一起哭泣至睡
   臨別說起 亦笑相對

   在最好時刻分離  
   不要流眼淚
   就承諾在某年   
   某一天某地點
         再見

運動的對與錯,不是由今日的你和我定奪,而是由歷史來決定。
 
 
杏林裡的微塵@杏林覺醒
https://www.facebook.com/enlightenedhealers?fref=ts

p.s. 1
在網路上看到學生可能呼籲全面撤離的消息,個人希望只留下 "i will be back" 的世紀一幕真能出現。

雖然運動未能為大家帶來實質成果,但老土點說,留得青山在,那怕無柴燒,運動真的在每一個公民心中撒下種子,香港亦從此不一樣。

p.s. 2
明白有人不認同以唱歌的方式抗爭,但也請記起,民主社會就是要容納不同聲音,各自各精彩。 

聯署網址: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W0hX_95ymsMbKKa8HHaLIYvYtAIWkkPZWZdzSlf...

香蕉奶,TODA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XjfyOcUbuY

圖為香蕉奶所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