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洪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 網誌

社運

寫在金鐘清場前一夜的祝願

寫在金鐘清場前一夜的祝願
廣告

廣告

金鐘將於明早開始清場,雙學決定不主動撤出,將會留守在佔領區的最前線。而今次留守與旺角清場最大的不同,是雙學很可能採用的是「7.2 511」方式,即學聯在今年7月2日發起的佔中預演時,以靜坐組成人練的方法來面對警方的清場。

今次學聯強調是要以本著非暴力原則站在最前方面對清場,他們不會主動攻擊或抵抗。並呼籲留守者為免讓警方有藉口暴力清場,遇上混亂場面時更不要投擲雜物。周永康清楚表示不認同另一組織「學生前線」「以武制暴」的手法,認為只留守人士以眼還眼,以暴力回應暴力,只會惹來警方將武力升級,出現更暴力的清場局面。學聯今次的意圖及目的較為明確,希望與「勇武衝衝仔」分隔。

雙學要用自己選擇「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法,來作為佔領金鐘行動的終結,是行動組織者及運動領導者應有之義。「沒有大台、只有群眾」的行動與運動很大可能是一盤散沙、分裂不絕的運動。雨傘運動內不同社群、不同理念的群眾根本不能有團結一致去面對實力龐大的對手。有計劃、有組織的行動才能團結最多數的雨傘運動支持者,團結更多學生、團結更多市民,繼續支持及參與「後佔領時期」的雨傘運動。

兩學的「和、理、非、非」的做法,才是兩傘運動的初衷,是以公民抗命的手法去喚醒群眾的民主信念,集結力量去爭取政治制度的改革。勇武手法雖能讓受壓迫者發洩一下受壓迫的情緒,但現實上將運動的關注點由民主政制轉移至警方過份使用暴力之上。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回應,只會讓憤怒埋葬理智、讓暴力不斷升級。法國大革命、中國三反五反運動的暴力革命為我們說明暴力革命不能帶來原先希望的改變。

所以,我支持雙學與其他「勇武衝衝仔」「勇武組織」分隔,看看是「和平非暴力」還是「勇武」的手法能夠團結更多的支持者?看看那一種手法能令運動有更久的堅持?以及更大的柔韌力去面對更大的壓力和威脅。

林鄭月娥指佔領區內滲入不少滋事及激進份子,而無論警方有多克制,仍可能出現衝擊場面。若雙學採取及堅持「和、理、非、非」的做法,抗拒及抵制別有用心的「嫁禍」份子「搞局」。我預先勸戒政府,若金鐘清場沒有大規模的衝擊場面,警方絕對沒有理由使用警棍、催淚彈等過份武力。請政府高層指示警方在清場時保持克制,不要使用過份及不對稱的暴力,不然,會把學生與群眾迫向使用暴力的一方,像鳩嗚那一類反抗行動將無日無之。這實非香港之福!

我祝願明天在金鐘的清場,佔領者和警方的互動,是一場公民社會與政府高質素的互動,彰顯和平非暴力的原則,力求打破中國過去往學運遭軍警暴力鎮壓的宿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