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井悠

八十後網民,熱愛文字,旅遊,關注社會時事。業餘兼任獨立雜誌編輯。一個平凡人,偶爾也會投機,但靈魂自有高尚之處。 網誌

社運

一起度過金鐘的最後今晚

一起度過金鐘的最後今晚
廣告

廣告

說別離,談何容易,似乎總帶著絲絲悲壯之情。然而,這個晚上卻絲毫哀傷也不存在。因為,我們已經贏了漂亮的一仗。

走在金鐘,處處可見標語「We Will Be Back」、「種子清不走,清風吹再生」、「清得了我們的場,清不了我們的心」,金鐘集會繼續,人數顯然增多,運動的裝置藝術品依然屹立不倒,天橋的直幡隨風擺蕩,還有Lennon Wall的Memo紙,留影「夏愨村」的市民,決定陪學生走到最後的市民和泛民議員......最後今晚的金鐘,一起度過,香港人並不孤單!

就在75天前的今日,香港人決心踏上「戰場」,揭開了「民主戰役」的序幕。這場戰役中,每個人同時扮演著「將軍」、「軍師」、「前線士兵」、「後勤部隊」的角色,當中的起伏跌宕,盡在不言中。雖然還未達到實質性的成果,但卻贏取了無數人的掌聲與欽佩,將運動的理念成功傳承下來,植根於香港人的心中,亦將政權的結構性暴力呈現於前。至於孰是孰非,每個人自有一套判斷的準則,歷史將會證明一切。

值得成為「集體回憶」的還有佔領區的裝置藝術。世界上沒有一個城市像香港這樣,將佔領區成為城市空間改造的實驗之地,也沒有一個城市能像香港人這樣,在如此大規模且前景不明朗的社會運動中,還能保持幽默的創意感,各種靈感爆發得設計令人贊口不絕,並且籌劃保留記錄。色彩斑斕的佔領區更成為了景點,而且是一個十分「接地氣」的景點。

當眾多高官還在冷氣室中逃避,發表一些缺乏實質意義的講話,「陶醉」於本沒有認受性的政權之際,香港人早已邁進一步,在街頭中覺醒。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所謂「運動失控」,佔領者是「暴徒」,「反佔領」等等的抹黑言論,市民自會判斷。更何況,民意隨時又再逆轉,只要不自我放棄,在逆境之下亦能找到動力,追尋曙光。

這場運動由街頭開始,在街頭結束,仿似人生的一個階段。這個結束絕不是整個人生的完結,而是一個階段使命的完成,迎來的將是下一個使命的肩負。今日的磨練成為他日再上「戰場」之時的寶貴經驗,我們已不再感到氣餒,清走我們的場,清不走我們心中的傲氣。相信每個人都能繼續堅守信念,一起走下去!

井悠

2014.12.10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