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明報職工協會

明報職工協會,成立於2014年,現成員逾二百人,首要宗旨是捍衛新聞及言論自由。 網誌

媒體

【傘下日月】記者篇07——背囊上血染的風采

【傘下日月】記者篇07——背囊上血染的風采
廣告

廣告

10天前,染血了。明天,又會如何?

文、圖/林樂軒(突發記者)

12月1日,那日清晨我背上血染的背囊,第一次嘗到胡椒水的滋味。

當得知雙學(學民思潮加學聯)宣布11月30日晚上會有升級行動時,心想「大鑊啦」,我翌日守通宵更,鐵定「有開工冇收工」。口裡雖說不,但身體卻很誠實,睡個飽,以最佳狀態、最好裝備應戰。

慶幸當晚有一班好同事,衝撃時已影相、拍片及報料,甚至打好稿,我剛剛去到金鐘時反而無所事事。但「好景不常」,當我去到特首辦時,開始醖釀新一輪衝撃,雙方再一次發生衝突,我用相機捕捉警方勇猛地使用胡椒水及警棍的剎那,詎料逆風起,眼鼻輕微嘗到胡椒水,卻已感到欲哭無淚,喉嚨灼痛,鼻水似湧非湧的難受感覺。第一次嘗到胡椒水,此時正想行家早前冒死在9•28當日的採訪,的確很英勇。

兵荒馬亂,連OTG線都遺失了(慶幸事後在隧道口找回,感謝上天),傳不到相,此時,公司叫我去旺角,原來旺角亦爆大鑊,「飛的」過去,慶幸衝擊已完結,向在場同事了解後又趕回金鐘。

清晨時金鐘開始回復平靜,我為疲累的同事及一眾行家買早餐,詎料未吃完,特首辦和海富天橋疑似有「爆大鑊」的迹象,和同事分好工後我立即口咬半個包趕去天橋。

我在橋上等了良久,突然驚見多重人浪,原來警方行動由特首辦擴至天橋,除了擔心同事安危外,更猜想警方今次如何清場?

揭曉,又是胡椒水及警棍!再一次嘗到警方勇猛,左手前臂因中了胡椒水而麻痺,有人事後說我很英勇,其實當時我都很怕,怕正面中了,無法採訪。當我退至電梯附近時,有行家跟我說背囊未關好,我卸下一看,驚見血迹,當時百分之百肯定不是我的,隨即「柯南」(漫畫中的偵探角色)上身冷靜分析,難道胡椒水染上去後變紅?但背囊帶得久,已露岀白色內膽,連該部分都染紅,相信是血迹,隨即大驚下報上公司,同時想起「血染的風采」這首歌︰

也許我告別 將不再回來 你是否理解 你是否明白
也許我倒下 再不能起來 你是否還要 永久的期待

如果是這樣 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如果是這樣 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也許我的眼睛 再不能睜開 你是否理解 我沉默的情懷
也許我長眠 將不能醒來 你是否相信 我化作了山脈

如果是這樣 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土壤裏有我們付出的愛
如果是這樣 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土壤裏有我們付出的愛

如果是這樣 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警方不容許違法行動」、「警方已經用最低武力」、「最怕現場(清場其間的佔領區)多『閒人』及『八八卦卦嘅記者』」……我只知打撃罪惡是警察的責任,採訪時保持中立,盡力呈現事件真相是記者的天職,而追求更公平更公義的社會是每位港人的份內事,三者本無牴觸,但現時竟然發生衝突。到底現時香港發生甚麼事?

最後我希望藉此重複該幾句於11月的大學畢業禮上,我曾當着校長、畢業生及其家長說的話︰黃絲帶,真普選!藍絲帶,新聞自由!

按:明報職工協會傘下日月系列,留下日月伙伴們在採訪報道佔領新聞的種種記憶。

明報職工協會 Facebook 專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