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我的黃絲家庭

我的黃絲家庭
廣告

廣告

前晚我們吵架了。

先是家姐跟老豆媽咪開火。『你地成個運動入面做左d咩呀!』 老豆回應:『十月我係隔日落去架,十一月頭我都好有罪惡感,因為懶、怕凍、怕被人打!!!之後唔出係我已經唔同意留守呢個方法,他地係係度傾倒民意呀!個策略錯晒。』母親亦道:『我不能參與任何可能有暴力的場合,但退場這種和平的集會就會去。』

我們一家都黃,四個人卻有不同取向。

家姐長得纖細瘦削,樣貌娟好,卻是性格火爆,堅持守在最前的。運動開始以來,她兩個多月每晚都在金鐘留守,一直與各人溝通,希望使這個運動有多一點點效用,至少令學生們感到被支持著。

我是家中年紀最小的,身型卻超龐大。雨傘運動最初的三個星期,每晚也在佔領區。我怕痛怕攰,體力上亦未能走到最前。之後可以給予的支持,也就是周末才瞓瞓帳篷、在網絡上舌劍唇槍、或在家姐受傷時照顧她…… 雖未能同意各方意見,但聆聽是我最能夠做的事。

有兩個這樣的女兒,也大概想像到父親是支持真普選的。我爸聰明得很,邏輯分析能力極強,說話上直接不婉轉,很主觀。曾提到吧!他在十月是隔天到佔領區,後來因各種原因未有以到場作支持,轉為當鍵盤戰士,成了理論派。

我媽呢?是個教育工作者,一向以和平友善為座右銘。雖然很喜歡學生們,但由教師變成校長以後,無法單純以學生的是非品格為唯一考量,天天在應付麻煩家長,升中派位,朗誦跳舞音樂比賽…… 她傾向支持雨傘運動,但不敢以行動支持,怕被冠上暴力之名。

四個人,四種態度。自然有爭吵。

家姐認為父親可以做更多,即使不認同留守的做法,至少到佔領區和參與者聊聊天,看看事態發展。她亦有埋怨,若香港人不那麼懶惰,多留守一點時間,那一群人也不至去衝去絕食。最重要的是,她感覺不到父親的支持。

父親自覺一直深耕細作至今,已盡綿力。不至站在最前,亦未有遺棄民主理念。女兒夜夜留守,心裡極為不安。被女兒指責沒有堅持,置是次運動於不顧,當然感到憤怒又痛心。也有點感嘆自己年紀漸老,身體未能如初,上前支援。

對於自己未有在最前線衝擊,未有堅守到最後一刻,我感到非常慚愧。當父親質問我為何不走在前方,我啞口無言。周末三數天瞓街,做點黃絲帶小手作,打打鍵盤…… 確實算不上甚麼。但同時我亦難掩對母親的失望。一直春風化雨,以學生為本的她,這次退得太後。她不需要去打去受傷,只要想想如校內教師站在前排被攻擊的話,可以如何保護他的教職,或者搞個黃藍繪畫比賽,讓孩子思考社會熱門課題…… 我以為學校是個安全的環境,讓孩子思考對錯。

在母親的立場,這些一樣也不能做。在上位者下令不能把政治帶進校園。要保住老師們,守護學生們,零政治是唯一做法。是非對錯的判斷力可以在日常生活灌輸,但這些具爭議性的議題少碰為妙。不過她作為一位在職母親,確實是完美無缺。三餐照顧得當,從未阻止兩個女兒追逐夢想,在留守過後,回家總是已準備好濃郁清熱袪濕茶。

做建制派和藍絲很容易,不要問不要想,只要信即可。他們守著的是當權者和現有制度,少有分歧。黃絲和所謂反對派不一樣。嘗試改變,從權貴手中爭取更多是很困難的。更何況有太多方法,而未知那個會成功,於是內部爭執自然多。

我們不解,憤怒,失望,痛心…… 睡一覺, 然後各人繼續用不同的方法,支持著對方,一起爭取真普選。

對不起,藍黃夾雜的家庭。這其實是一篇炫耀文。 :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