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關冠麒

網站實習記者 網誌

社運

最後一晚給大家的說話

最後一晚給大家的說話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警方周四(12月11日)執行金鐘佔領區的清場行動,不少人趁著清場最後一晚,重臨雨傘廣場相聚。

參與《愛心餐、撐學生》行動的義工 Will 叔叔今晚推著載滿包括「齊欣母親該燴伊面」等餸菜的手推車,到佔領區派飯。他寄語佔領者們:「離開是為了回來。」他認為香港人為香港爭取民主的決心仍然未夠,他說:「很多人仍然願意接收CCTVB的信息,很多人仍然未感受到民主對香港的迫切性。」他指大家以後要不停落區,無論「咩絲都好」,都要令他們明白真普選的重要。他希望大家努力自己爭取應得的,不要等中央分派。他表示,以後有雙學的地方,就會有他們出現。

10859451_10154952061380230_2034765759_n

多次到金鐘留守的 Bo Bo和阿Kim今日結伴再來金鐘。阿Kim很感謝香港新一代在運動中的付出,她指在工作上遇到一些比她年輕一代的人,她說:「有時感覺他們的工作態度不太好,但在雨傘運動中,見識到他們美好的一面,甚至比很多成年人付出得更多更努力更願意犧牲。」她表示在是次運動中,得到很多感動,很多情景都好像奇蹟一樣。

Bo Bo想送一席話給經常說「XX不代表我」的參與者:「那些人經常批評佔中三子,說跟他們意見不合,他們保守。但我很想特地把credit給予他們,因為是他們首先提出佔領的概念,是他們啟發了今次運動。」她指,可能三子的歷史任務在運動的前期已經完成,但不少批評者對運動的貢獻都未必有他們多。雖然今天很多人重臨,但Bo Bo她形容今晚的感覺「麻麻地」,因為她覺得不少人都用觀光心態來,但她指金鐘佔領區的確好像是在香港市中心建立的一個鳥托邦,所以她亦理解。

10841389_10154952061375230_1097847947_n

一名在香港工作居住的波多黎各人,特地到金鐘自修室向各位學生打氣。他表示跟很多香港同事談過今次事件,他感覺大家至少肯多談論這件事,民主意識已經覺醒,跟從前的香港很不同。他指,波多黎各從前都是美國殖民地,都經歷過類似的民主進程,所以很明白香港的情況。他記得928之前他正飛往美國,到埗後,不少親朋擔心他在香港時的情況,他因為不知這事,所以回答香港很安全。但一星期後重回香港,再留意新聞,才知道發生什麼事,第一次來金鐘現場時,他幾乎感動得哭了。

距上次前來金鐘佔領區已經有半個月的Ivan認為今晚的氣氛很不一樣,大家的心情變得更無奈。他寄語七十多天來為香港民主努力的佔領者:「今晚絕對不是最後一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