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泡泡

從賣萌小貓到翻牆貼士,從網絡色情到網絡安全,泡泡提供未經審查的網絡新聞。Facebook:www.facebook.com/paopaonetizen 網誌

社運

後佔中時代的抗爭

後佔中時代的抗爭
廣告

廣告

文:貝帶勁

12月11日,香港警方對金鐘的佔領區進行大舉清場。在清場前一天晚22點,大批市民在​​得知第二日即將清場的消息,紛紛重回舊地,佔領運動呈現萬人空巷的景象。蘋果日報表示:證明了港人並無忘初衷。據報導,「最後一夜」有人收拾細軟保留實力;有人以掃描留下最美麗的畫面;有人拍照留念;有人不捨而落淚。有市民表示會陪伴雙學及泛民議員留守至被捕,但亦告訴政府他們爭取公民提名和真普選的訴求不會因清場而消逝「We Will Be Back」

何韻詩在金鐘佔領區最後一夜到大台發言,她指自己第一次上台唱《撐起雨傘》時相當緊張,但相反今日心情平靜,亦看到香港有希望。她說相信香港人在有需要時會「隨時再返嚟」,明日清場不過是將​​運動轉化,以另一種方式去抗爭。她亦在發言中再次呼籲警方,明日不要使用暴力清場。次日下午,何韻詩被警方帶走。

繼續寄望北京

佔中發起人之一戴耀廷接受《信報》專訪時說,政府單靠清場不能解決問題,建議北京即使不改變2017年普選安排,人大常委會亦應通過決議,承諾香港2022年有符合國際水平的真普選,這或許可化解香港的管治危機,但他預計在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強勢管治下,北京未必願意作此承諾。戴耀廷認為若北京願意承諾香港2022年有真普選,佔中三子可發動電子投票,再問市民會否支持立法會通過政改方案,讓泛民議員參考民意。但若北京只由領導人作口頭承諾,而非白紙黑字承諾,佔中三子則不會就此發動全民投票。他說「理解北京在佔領行動期間不願意讓步,但認為在佔領過後,各方應冷靜思考如何解決管治問題」,又指若北京對香港愈強硬,只會令港人對抗中央的情緒更高, 更難爭取中間派支持。

戴耀延的言論引起香港輿論強烈反駁,批評他對北京還寄希望。

「一國」和「兩制」

鄧小平提出的「一國兩制」框架「50年不變」,港人強調的是「兩制」,但對北京來說,則是「一國」更為關鍵。北京認為,香港現在是中國的了,它在1984年與英國簽署聯合聲明是為了收回香港,而擴大香港人的民主權利則並非目的。港人認為自己與大陸不同,多次民調數據顯示,大多數香港人認為自己是「香港人」, 而不只是「中國人」。香港民眾認為,高度文明和法治社會,行使民主權利是理所當然的事。但北京將香港普選一事當作對「一國」的挑戰,發表的《白皮書》也展示了,北京是不會在相關「主權問題」上輕易讓步的。

中央起草《基本法》時的構思是,建立一個沒有政黨背景的行政長官、和高素質公務員隊伍的政治管理體系。在北京看來,香港不需要發展政黨政治,否則很容易成為難以控制的反對派。在大陸代表政權的輿論中,香港的民主派也一直被視為有意抗衡中央政府的對抗力量。北京認為,行政長官是鞏固中央與香港關係最為重要的紐帶,認為必須確保香港的行政主導權只掌握在「愛國愛港者」手中,更重要的是得「愛黨」。北大法學教授強世功在其所著相關話題的書籍中,就有明確代表北京對香港的論述,認為香港民主化的發展「並不是民主與否的問題,而是國家利益的問題, 是主權的問題,是是否遵守《基本法》的問題,是是否承認中央權威的問題」。 97之後,港府在很大程度上受北京左右,北京不會輕易妥協。

清場與「秋後」並行

據自由亞洲10號報導,香港「學生前線」核心成員鄭錦滿被警方上門拘捕。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及人民力量執委蘇浩,分別在周三晚及週四凌晨,被警方以「參與非法集結」為由上門拘捕。二人正被扣留調查,但警方未有透露二人涉及哪宗集結。社民連副主席吳文遠表示,黃浩銘已被扣12小時,仍未獲悉,已派律師到場了解事件。

此外,雙學也呼籲民眾在周三午夜前在金鐘集會,採取不反抗、不還擊的方式等候警方拘捕香港警計劃在清場行動中,由金鐘佔領區的多個路口向中心位置推進。被捕者將被送往北角警署,但如果被捕人數過多,附近的黃竹坑警校也將被用來當作臨時拘押場所。但香港是法制社會,沒有「尋釁滋事」罪名,48小時內應當允許保釋,若得坐監必須打贏官司。

據報導,在金鐘現場,執達吏以及數十名戴上白色頭盔的助手們,在7000名警員的支援下,動手清楚多個障礙物,一些大型的鐵架和竹棚,則由貨車運走,全程順利,並未遇到反抗。為了防止上次旺角清場警方武力執法的再現,簡稱警監會的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的成員,包括主席在內,均在場監視警員的行動。

香港信報表示,清了場,不等如清走民怨。經過70多天的佔領運動,香港從此不一樣。這不單對社會秩序、法治造成衝擊,更衝擊政府管治、警隊威信,以至泛民主派的支持。政府願意在後佔領時期作出修補工作,有回應勝於無;只是佔領運動的爆發並非單純是市民爭取上樓或者更好的工作機會,其核心之中的核心價值,是希望有公平公義,若政府「把錯脈」,佔領運動恐怕隨時復發,後果難料。

蘋果日報報導稱,在當日早晨尚未清場前,一名頭戴白色帽子的男子,懷疑其是中國國家安全部的人,不時在壹傳媒主席黎智英附近拍照及講電話,又用微信對外溝通。據悉,有人曾指示白帽男子要「多啲留意黎智英」。當天下午五點自由,黎智英被警員帶走。

後佔中的不合作運動

佔領運動被結束了,但公民抗命仍在持續。旅澳港人黃博士提議:「香港人可以考慮去中資銀行擠兌,或取空他們的取款機。把錢從一個分行取款機取出存到另一個分行。如此往復,不用多少人即可癱瘓一個分行。從金鐘撤離後,不合作運動的天地是廣闊的。相信充滿想像力的香港人,會讓我們看到雨傘革命真正遍地開花。」

過去兩個月,有香港市民通過Facebook 醞釀不合作運動,討論得比較多的是繳稅上的不合作,以及推遲支付公共住房租金等。

工黨副主席張超雄表示,很希望台灣的政治轉型方式能夠出現在香港,那就是和平地實現從專製到民主的過渡。然而目前梁振英政府和北京非常強硬,這勢必激怒更多香港人,儘管面對更大的暴力,他們會收縮運動,但他們很快會回來,採用其它的抗爭方法,屆時「香港會變得更難治理。」憲政學者吳博士預測:「溫和的佔中結束了,未來的憤怒時代即將到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