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另類抗爭,將由金鐘清場開始

廣告
另類抗爭,將由金鐘清場開始

廣告

攝:獨媒記者 Gundam

繼旺角清場之後,昨晚是金鐘佔領區的最後一夜,不管日後有沒有人能重建佔領區,這場雨傘運動已喚醒了很多港人對政治的關心,對社會不公義的控訴,也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在世人眼中獨裁的香港特區政府已醜態畢露,也教中央政府知道香港人對真普選的渴求,雖然還達不到目的,但肯定特區政府今後面對的港人再不會是沉默的羔羊。

更換跑道,重新上路

雨傘運動的戰場不應只在馬路,佔據馬路或某些建築物只是其中一種抗爭方式,保不保住那些據點不是衡量運動成敗的關鍵,最重要是運動參與者能否將抗爭的精神和理念延續下去,透過不同的抗爭方式來彰顯公民的力量,從而達到實現真普選的目的。

香港人的腦筋向來轉數快,今日不准佔據馬路,就有人想出了用「鳩嗚」團來與當權者周旋,近日聞說有人建議搞「百萬人鏈衛我城」、「一人一信告特首」和「真普選與行為藝術」等等,這顯示香港人日後會使出更多、更聰明的抗爭方法,令特區政府在管治上更加疲於奔命,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從網絡世界佔據制高點

台灣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中慘敗,其中一個主要因素在於網絡戰略的失誤,他們的競選宣傳太過倚重於傳統的電視、電台和報紙等大眾媒界,忽略了年青人在個人網絡世界的影響力,結果花費了龐大的宣傳費用,卻無法將候選人的訊息送達到年青人手上,效果比不上使用互聯網傳播訊息的對手,今日香港年青人的生活習慣也很少看電視,或看報紙,取而代之是用手機和電腦上網來傳遞信息,所以網絡世界是一個重要的戰場,離開了佔領區的人,不要為掉失了據點而可措,相反在網絡的世界裏你們更有發展空間,利用網絡群組的力量,開展具有生命力的互動關係,拓建各種不同的論述平台,在網絡世界裏建立的公民力量,日後政府再有什麽行差踏錯,抗爭行動的號召力量便會油然而生。

從政之路,改變社會

從政是一種改變社會的有效方法,因為議員是一個直接影響社會政策的市民代言人,不管地方議會抑或立法會層次,想要改變香港這個社會,最好在政治機制內發揮作用, 2015年區議會選舉和2016年立法會選舉,是兩個不可錯失的機會,上屆區議會選舉竟然有72個議席是在沒有競爭對手下候選人自動當選,今次參與公民抗命的年青人,可以嚐試從地方區議會選舉開始,只要你年滿18歲就有資格登記做選民,如果夠21歲更可做候選人,自己社會自己救,再不要假手於人,選票不是建制派或者其他黨派專利,年青人自己就是選票,況且根據人口統計2013年中15歲至34歲的香港人接近200萬,只要團結,懂得串連,你們會勝過蛇齋餅粽的力量,也會超越那些不思進取的民主黨派,是時候年青人出來從政,從地區基層開始紥根,進入議會好好為市民發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