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公民抗命被捕後記

廣告
公民抗命被捕後記

廣告

瞓醒都五六個鐘,一切安好。其實傳媒都報晒琴日被捕人士嘅狀況,大部份已「踢保」獲無條件釋放(但警方保留調查和日後檢控嘅權利),而我亦於今晨四點幾走出葵涌警署,與阿菇、芝君、小樺等食啲嘢後於七點幾返到屋企。快快咁講,有幾件事印象特別深刻:

(一)早我五個被抬走嘅,係個戴口罩嘅女仔,應該係大學生。佢邊被捕邊以幼弱帶微震嘅聲音嗌住「我要真普選」嘅口號。我跟住嗌,眼濕濕起嚟,深深感到呢句口號裡面所包含嘅無奈與卑微,對呢個政府嘅麻木不仁更感憤怒:一個咁柔弱嘅女學生被迫到要面對警方嘅武力,發出悲鳴,但政府仍然無動於衷,仆街到極!

(二)等抬,躺著,望天,畫面係灰白天空加兩隻飛過嘅雀仔,好平靜,同地面一堆差人拘捕嘅擾嚷,形成十分荒謬嘅反差。

(三)早我三個被抬走嘅男子嗌住口號,口水真喺噴到踎喺佢身邊警誡嘅警司,個警司仲俾啲口水嚇到呆咗一秒,跟住要出手抹面,同樣事件仲發生咗幾次;我哋喺佢身邊嘅,忍笑都忍得幾辛苦......

(四)臨拉前急尿,發覺有人喺「被捕區」旁整咗個臨時厠所,於是快快去。個厠所原來係用帆布圍起路邊兩個坑渠蓋而搭成,入到去就直接痾落坑渠。由於人多輪侯,且時間趕急,於是一次過有四個男人(連我)走入去痾尿,肉條相見,場面都咪話唔壯觀......

(五)去到警署,警察嗌名叫人行出去辦手續,其中嗌到一位「xx強」,嗌咗幾次冇人應,後來我哋幾個提返個警察,其實嗰位「xx強」,正是拘捕時警誡我哋嗰位警司(即上面被噴口水嗰個),唔係被捕人士!警察做嘢嘅論盡,可見一斑......

(六)到警署後不久,就派飯,按同行有被捕經驗嘅朋友所講,係前所未有咁好嘅待遇。個飯盒幾得意,係芽菜、火腿絲加生菜嘅「獻汁」飯,喺當時少少飢寒交迫嘅情況下,有熱嘢到肚,其實幾唔錯。

(七)都係嗰招,拘留所/監獄就係要將被拘留人士盡量「非人化」,於是我哋每人都變成一個冧把,行出行入都係被叫冧把,而個冧把就係寫喺圍喺手腕上嘅膠手帶,好似醫院病人嗰種。

(八)一直以為拘留嘅地方係間大房,但琴晚嘅係警署嘅有蓋停車場搭出嚟嘅「臨時拘留中心」,雖然落咗閘,但鐵閘有窿,等如半 outdoor,入夜後都幾凍。對我呢個清場前嗰晚瞓唔到、到被捕後第一次「瞌著」前近 36 個鐘冇瞓嘅人嚟講,拘留最辛苦嘅係冇得瞓;要瞓,都只可以坐喺張膠凳度「瞌」,頭冇 support,瞌起嚟中吓中吓會嚇到個心離一離,幸好後來將凳搬到鐵馬前,將頭「long」喺身後嘅鐵馬度先至瞌得好啲。

(九)真係要多謝「被捕支援」嘅咁多位律師、義工同特別照顧我哋幾個「文監」成員嘅 Alvin,令我哋喺拘留期間放心唔少!佢哋兩個多月嚟多晚通宵 standby 同出動,辛苦程度難以想像,係運動背後默默耕耘嘅其中一群,要向佢哋致敬!BTW,佢哋真係令我萌起走返去「做巴」 (barrister) 嘅少少衝動......

(十)仲要多謝陪我陪到被捕前最後一刻嘅老友(一班過去兩個月一齊晚晚落旺角通頂嘅老友),特別係之前驚我餓親送咗包餅俾我嘅阿廣、知我唔帶電話被捕但驚我失聯所以借咗個 Nokia 電話俾我嘅 JC、送咗支雞骨草俾我飲嘅 Lance、同離開佔領區後但一直就現場狀況報料我知嘅 Lance 同 Joey。另要多謝臨時借咗隻錶俾我嘅佩芳(等我被捕後冇電話報時但令我可以知道時間)。

寫住咁多先,要出門口,之後再補充其他。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