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關冠麒

網站實習記者 網誌

社運

黃絲外國人感激雨傘運動:你們全都是英雄

黃絲外國人感激雨傘運動:你們全都是英雄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在金鐘佔領區清場前兩天,記者在絕食區外看見一個熟悉的西方男子,在憂心忡忡的看著已經絕食近140小時的學民思潮女同學。在訪問過程中,聽Brian談起在旺角清場當日,他在現場的情況,才記起他就是當時在記者身旁,跟警員對質的那位「黃絲帶外國人」。

「我當時在行人路邊,親眼目睹身穿『I Love HK』T-shirt 的工人攻擊示威者,我立刻向身邊的警察報告,但他完全沒感興趣。」Brian 憶述。其後身穿深藍工作服的特別部隊湧入佔領區,開始喝罵和攻擊示威者,他被迫到路障和行人路欄杆的死角。一名便衣對他說「如果你不離開,我會以煽動示威者衝擊警察的罪名拘捕你」,在兵荒馬亂的時間,他仍勇敢與警察理論:「我做了什麼?⋯⋯我要看你的警員編號⋯⋯轉身看你的同事怎樣對待示威者!」特別部隊此時猛力把示威者推倒地上,然後用警棍繼續攻擊。

batch_10863674_10152991483093060_1614449605_n
圖:Brian在旺角與警員對質。

Brian 出生在美國,然後去了很多不同國家居住,最後在6年前因為他的香港人妻子而選擇在本港定居。他對雨傘運動的參與者報以最深的敬意和感激,感謝他們為他和他3歲小女兒的未來奮鬥:「你們全都是英雄。和平佔中、學民、學聯、熱血公民、旺角、金鐘的佔領者都是英雄,每一位都擔當著重要的角色,都啟發著每一個人。」他表示,雨傘運動甚至啟發了他的女兒:「有天她突然對我說:『我想寫信給中國!』我問她想寫什麼,她說:『親愛的中國,請給香港民主。(Dear China, please give Hong Kong democracy.)』然後,她又說要寫信給香港政府:『親愛的香港政府,請停止掌握權力,給我們一些權力。(Dear Hong Kong government, stop keeping the power, give us some.)』」

Brian 坦言,香港人從前給他的印象傾向負面,但他認為在這兩個多月間,完全展現了香港人最好的一面。「雨傘運動展現了香港社會的一個新的可能性,跟親建制、親北京的人想塑造的社會有很大差別,我很清楚我和我女兒想選擇哪邊。」

佔領行動快將結束,Brian 認為,即使現時我們未能得到真普選,「我們有能力否定假普選」,而且這也是極重要的一步。「部分人不明白,一但我們接受假普選,所有東西都會完結⋯⋯會徹底地改變香港!」他激動地說。

香港政府和中央雖然70多日來一直都對港人的訴求視若無賭,但 Brian 認為,他們不能永遠忽視我們。「北京必須抉擇,讓香港的政治危機持續多久」,他認為只要一日不解決香港的動盪不安,都有機會令這氣氛漫延至內地。「上星期日,我和女兒在等巴士,女兒頭上戴著公民提名頭巾,T-shirt貼上我要真普選貼紙,旁邊拖著手提箱的內地遊客問「這是什麼?」,又讀出上面的字句。女兒就給了一張貼紙他們。」Brian憶述。「或許他們回到家鄉,會跟他們的親朋談起有個奇怪的人給了我們這張貼紙呢!」

身為教育工作者的 Brian 坦言,香港的教育制度很不濟,但香港的青年人在這次運動中的表現就像奇蹟一樣。他指,雖然無法想像香港未來的民主路,「但這些年輕人給我希望!」他希望大家往後能堅持和平抗爭原則,但面對政府的強大力量,他認為大家不能只要「和平」,應要「和平地抵抗」,同時要「現實地而非道德地思考」。他最後寄語全部為香港爭取民主的抗爭者,「必須緊記我們全都是站在同一陣線,我們強大是因為我們一起完成這件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