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胡世君

自由寫作人、文化人、性別研究/文化研究雙碩士。 喜歡性別解謎、逃出香港、愛情小說及解構電影。 曾旅居澳洲一年,驚覺天下之大,香港之小。世界原來好好玩。 我的個人網誌﹕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網誌

生活

「愛情配對」是咁的

「愛情配對」是咁的
廣告

廣告

近年Speed Dating(極速約會)、交友網站,及愛情配對等服務越見盛行。香港人煙稠密,認識朋友本該不難,但曾經使用上述服務的仍大有人在。尤其香港女多男少,加上女性「需要」在三十歲前結婚的怪風依然,此等「現代紅娘」相信長做長有。本文無意研究相關個案,只想指出「愛情配對」等一類服務,其實把「婚姻」由「私事」「再次」帶回去「公事」這一現象。

婚姻的公共性

古裝片中所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是婚姻大事需聽命於父母,而「媒人」則是中介,負責男女雙方於婚嫁事宜上的溝通。那時候結婚和戀愛關係不大,就算真的愛上了,也需得到父母批准,並由媒人代辦。現代婚姻的誘因往往是愛情,即使錢財永非身外物,而「裸婚」(不計錢財簡約地結婚)更多在電視而非教堂中看到。唯現代人高舉愛情,視結婚為私事。儘管這仍涉及雙方家人和親戚,但即使家人反對,愛得要生要死的戀人仍可合法結婚,最多受點流言蜚言。

婚姻有其社會功能,也需受傳統制約。如出嫁異國的公主,肩負締結兩國友好、保家衛國的使命。美其名是外交大使,實際上更像人質。當異國王帝想攻打「親家」,但看在老婆和子女的情面,便猶豫起來。就算平民百姓,兩家人也透過婚盟,去發展進合作關係,甚至壯大自己的社區、促進生意往來。愛情非婚姻重點,男女兩方沒主體性,二人結合旨在成就兩家更親密社會關係。

追求愛情,婚姻變私事

隨著社會經濟起飛,經濟發展需要大量勞動力,女性終可晉身職場。當她們賺錢越來越多,無需再依靠男人或父母養育時,賺錢等於購買自由,也有空間去選擇真正喜歡的Mr. Right。追求愛情的權利非天生,是你先有錢,才能自主地談情說愛,男婚女嫁,權在我手。儘管結婚仍有其社會性,但傳統對婚姻的約制已大不如前,婚姻正式由「公事」變「私事」。這也反過來解釋了,為何大城市的花甲男人,可直接跳過談戀愛這步驟,輕易在農村娶個妙齡少女。錢,是話事權。

「愛情配對」,婚姻回歸公眾的事

擁有自由,卻不保證找到結婚對象,種種愛情配對服務也應運而生。但有別於「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錢在我手,我需要買「專業服務」而非「被結婚」,就算父母也未必有say。舉例說,愛情配對顧問公司e-Synchrony,便以有「專業顧問人手認證所有文件核實會員身份」、「擁有十年配對經驗,配對剖析深入淺出、成功率達85%」、「大部份會員為專業人士」,以及一個個「100%真實成功故事」作賣點。我有錢有自由,當然想別人好好服侍,協助自己覓得「心頭好」。

愛情和婚嫁再次成為「社會之事」,只因參加者把「一生幸福」交託在「消費市場」之上。「消費市場」非私人空間,而是取代了種種傳統機制的「眾人之事」。簡單來說,愛侶本身取代了「父母」在婚嫁一事上的決定權。e-Synchrony等一類專業愛情配對公司,則屬「媒人」的updated版。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傳統機制,則被「消費市場」取而代之。傳統權力(Eg. 儒家的倫理觀)更被赤裸裸的被金錢收買。

「自由戀愛」聽起來很浪漫,但當男婚女嫁仍需靠社會機制去處理時,某程度的「面向群眾」仍然難免。不管已婚或單身,你的愛情到底有多「私人」?

參考資料
e-Synchrony
中國五千年婚姻演變史

自由寫作人胡世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