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抗命者的自白(二)

廣告
抗命者的自白(二)

廣告

社工Penny @ 社工復興運動

這個下午,我被捕了
罪名:秉持公義

2014年12月11日6時42分,我與208位戰友被捕了,我們209位待捕人士,由早上8時多已開始集結,然而直至警方開始進行拘捕已是下午2時以後的事。當中不想胡亂揣測背後的動機,但等待時間如此漫長難免令人懷疑有人試圖希望待捕人士因耐不住時間的煎熬又或是在待捕的內心掙扎下離開。

然而時間的推演,這個動機未能實現之餘,更加令不少市民趕赴現場待捕,當中包括82歲的麥婆婆。209位待捕者,或者有209個不同的面孔,但卻有同一個堅定的眼神,抱持同一個信念:我要真普選。面對社會的不公,一個個市民前仆後繼爭相違法,然後爭取被捕的機會,這是一個荒誕的社會,既叫人感動,亦教人悲哀。

這個雨傘運動經歷了75天,在過程中有感動 ,有歡笑,有悲痛,有淚水。雖然運動在很多人看來都彷彿沒有甚麼實際成果,但正如金鐘村民最後留下的字句:It's just the beginning。

有人說,社工都是左膠,是和理非的朋友,這點我欣然接受。因為社工並非超人,我們的專長是燃亮自己,照耀他人。既然如此,我們一群社工便嘗試從運動中找尋可以發揮自己專長的所在,貢獻給這運動。有的擔當被捕支援,有的充當現場關懷,相比我的戰友數十天的繁重工作,我其實只是挑選了最容易輕鬆的工作--坐下來被捕。

面對被捕,坦白說我是初哥,如果在11號前說沒有掙扎猶豫是騙人的,因為讀書受教以來都被灌輸了一種想法:凡是犯法都是不能接受而且前途盡毀的,你何曾聽過有人會以犯法為傲,被捕為榮呢?然而,在現今這個荒誕的香港,遊行示威集會爭取香港人應有權利卻正是會被視為犯法的行為。幸而,有一群戰友陪伴去突破這個心理關口,面對警察慢慢步近,前面的戰友逐一被捕,我嘗試用口號甚至唱 Beyond 的 《海闊天空》去克服即將被捕的恐懼。與戰友手牽手,肩並肩,等待被捕那刻,心情豁然開朗,因知道身邊的,在場支援的以至被捕後支援的戰友都是滿懷理想的香港人,我並不孤單。

離開佔領現場的一刻,我高呼:公民抗命,無畏無懼。之後便跟同伴坐上前往警署的旅遊巴展開10小時的漫長拘留及落口供過程,離開警署已是翌日5時多的事。

假如時間會重回,我相信我仍會選擇在今天留守到底,因為一天未有真正的民主選舉,官商勾結,貧富懸殊,地產霸權,議會暴力會繼續千古存在。

作為社工,當一手面對弱勢伸出援手的同時,另一手便應對強權握緊拳頭。我相信不義政權一天不將權力歸於人民,社工出來抗命的人數只會有增無減,被捕人士亦只會前仆後繼 出現,因為生於亂世,有種責任。

2014年12月11日6時42分,我被捕,罪名是秉持公義。

這個罪名,我樂意承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