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生活

投緣何必氣質同

投緣何必氣質同
廣告

廣告

創馥的新書《黑格爾新釋》剛出版,他說已寄了一本過來送我,感謝之餘,亦期望快點讀到他對黑格爾哲學的詮釋。說來慚愧,黑格爾的著作,我從沒讀過,只是很久以前讀哲學史時看過一些二手資料,依稀記得當年的印象是「這樣的哲學太天馬行空,不合我口味」;這個印象當然可能是錯的,但從此我就與黑格爾絕緣,不但不看黑格爾的原著,連討論他的書本或論文也一概不理(幾年前曾經因為朋友的極力舉薦而動念讀一讀 Charles Taylor 的 Hegel and Modern Society,不過最後還是打消了念頭)。然而,創馥這本新書卻是要看的,不只是因為「畀面」,還因為我是真心的好奇。這本書內容豐富,揭一揭目錄便知,除了專論黑格爾,還旁及亞里士多德、笛卡兒、斯賓諾莎、和康德等其他重要哲學家;我對創馥的能力有信心,相信這本書不會令我失望。

說起來,我跟創馥認識不過一年多一點,之前只是臉書之交,後來我邀請他合寫《宗哲對話錄》,才成了朋友。有趣的是,對話錄已寫到第八章(共有十章),而兩位對話者亦由「哲人丙」和「哲人丁」改名為「宗信」和「哲懷」,可是,我們第一次真正見面,是在三星期前我到中大哲學系演講時(演講當然也是創馥玉成其事的);我說這次是「真正見面」,因為之前透過 Skype 討論過幾次,但只見影像,始終是隔了一層。

創馥的學術背景跟我的相當不同,他本科讀訊息工程學,跟我讀的中國語文及文學可說風馬牛不相及;就算大家後來都讀哲學,他去了海德堡,我去了柏克萊,興趣和訓練亦有明顯的分別。說到分別,最大的也許是氣質:創馥為人真誠,謙和平實,內斂卻不木訥;我也真誠,卻過於外露,甚至間或狂狷,修養大大不如也。我好酒,他只能淺酌;他會飛(玩滑翔傘),我十分畏高;我愛聽音樂,他卻說自己有 musical anhedonia(看來他此言非虛,因為我曾經介紹他聽孟德爾遜的小提琴協奏曲,而他竟不覺得悅耳!)… 儘管有這麼多分別,我就是覺得與創馥投緣,雖然跟他只認識了一段這麼短的時間,而且交往不多,我已視他為好朋友,也慶幸能交上這樣的一位朋友。

其實,異中還是有同的,創馥的宗教經驗和對宗教的看法跟我的十分接近,因此我們在寫《宗哲對話錄》時可說是合作無間。希望此書早日完成和出版,可作為我們友誼的見證。

圖片來源:http://www.press.ntu.edu.tw/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