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我會繼續在民主黨作出嘗試

我會繼續在民主黨作出嘗試
廣告

廣告

在這世代,說 work within the system 真的沒有多少市場。

我2006年入黨,那時候鴻圖大志想幫忙革新民主黨。事情發展當然超出我的預期,差不多三年前當上創意媒體部部長開始,到之後當選民主黨副主席,為民主黨帶來變革的任務來得比想像中要快。

這兩年民主黨副主席的生涯,我差不多沒怎樣公開說過個人立場。這是我對這崗位的責任。當上政黨副主席還說些「個人立場」,跟梁振英有何分別?而且一個政黨的運作,應是不管我們在黨內鬧到如何你死我活(公道說句,劉慧卿在黨內讓大家討論的空間是極為充裕的),做了集體決定後,便要一起向外發表、捍衛立場。政黨副主席,尤其應該如此。當然,有人會因為我和黨立場如此貼近而認為我是「噤聲」,是我的屁股決定了腦袋;我無法說服你這種政黨運作的重要性,是我的責任。

但我可以肯定告訴大家,過去兩年,我渴求和在黨內推動變革調整的力度,不會比任何人少。由政改爭議,到各項不同政策的本土論述,我也盡力將我所接觸到新時代的視野與觀點帶到黨裏去。不信的,也不妨回想一下,限制一簽多行、限奶令、陸路入境稅、雙辣招到最近的「港人優先」修訂動議,這些都是很多黨友在內部辯論後出來的結果。

現在正值社會變革的時刻,民主黨不應該、也不可能逃避這種轉變。青年是社會的未來、是政黨的未來,沒有青年願意加入的政黨,是沒有未來的政黨。這些我們都知道,也是我們歇盡全力在扭轉的局面。

我不知道應如何請大家相信我們真的這樣不停努力嘗試,我真的不知道。但我希望自己在各位心中還有丁點誠信,而我也請大家相信,民主黨內有很多和我一樣希望 work within the system 的人在默默地努力和付出。

剛剛再次當選民主黨副主席,我會繼續在這裏作出嘗試,因為我相信這些沒多少人看到和欣賞的努力,最終也可以做出成果來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