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文己翎

網站特約記者 網誌

規劃

【城規會系列】羅雅寧:用盡每一個程序去爭取

【城規會系列】羅雅寧:用盡每一個程序去爭取
廣告

廣告

圖:羅雅寧,站在自己生活的太平山社區

(獨媒特約報導)從荷里活道前警察已婚宿舍、政府山(中區政府合署建築群)、到今年年初中環海濱擬建軍事碼頭,也有中西區關注組羅雅寧(Katty)的身影,每一次她都在城規會的制度中爭取空間。荷里活道前警察已婚宿舍及政府山也確是少數民間能「成功爭取」保育的項目。不 過Katty沒有過份樂觀,她也認同城規會某時候猶如橡皮圖章,但Katty認為,民間仍然應該用盡所有能用的渠道爭取。「入紙(提交規劃申請或意見)城規會可以讓公眾知道,除了政府提出的規劃外,我們還可以有另一種選擇。」

善用法定程序

參與城市規劃抗爭多年的Katty說,城規會是一個法定的程序,應該要善加利用。「在外面反對,沒有正式法律效力,例如不斷在政總示威,並不是一個有法律效力的程序。但如果入紙(規劃申請)城規會,至少城規會要諮詢公眾,至少城規會委員要開會討論。」「如果他們有不合法的決定,我們還可以司法覆核。」Katty有份參與,爭取保留中環海濱作公共空間的團體,已經正式向法庭申請司法覆核通過改劃海濱作軍事碼頭的決定,目前在聆訊中。

IMG_8051
圖:今年年初在城規會截止諮詢改劃軍事碼頭前,與團體在海濱舉行記招

Katty最為市民所知的行動,是保留政府山。她參與的政府山關注組向城規會提交規劃申請,完整保留中區政府合署建築群。「這些都是機會,讓公眾更了解規劃。」最初最初,政府計劃改建政府山為大商場,但Katty覺得政府山不應是這樣發展的,於是關注組入紙城規會,要求完整保留政府山,訂立建築物高度限制。Katty認為「政府要講程序,我們就跟他講程序」,關注組當時要求兩個規劃申請(民間方案及政府方案)要一併討論,讓市民一同就兩個方案發表意見,委員須同時考慮兩個申請。「即使城規會是橡皮圖章,但始終有兩個方案比較,亦令公眾看到城規會的決策過程。」

「成功」保留政府山 政治因素高於城規會

Katty認為兩個方案互相比併,能讓公眾知道除了政府的規劃外,還可以有另一種選擇。「即使最終城規會還是為政府方案護航,委員都需要解釋。」「如果他們能夠蔽著眼睛,說在那裡建大型的發展計劃而不會影響交通,他講得出口我話咪講。」Katty亦視公眾諮詢的過程為另一種施壓。「即使城規會委員可選擇不理會公眾意見,但如果有十萬人反對,就更加證明城規會是橡皮圖章。」較利東街民間「啞鈴方案」幸運的是,城規會先否決民間方案再通過官方的方案,同意了將政府山兩個規劃合併諮詢,最終在城規會召開會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因「政治考量」,宣佈保留政府山。

政府山
圖:因「政治因素」被保留的中區政府合署建築群

在Katty眼中,選擇參與城規會遊戲,並不是因為相信城規會有獨立性。「我們一早就知道城規會是什麼的一回事,城規會主席是發展局局長,本身就有利益衝突。全部委員都是由特首委任,政府很容易就可以操控他們。」Katty也曾遇上「爭取失敗」的個案,她的感覺是委員開會好像都有既定劇本,像是木偶公仔。最新的「爭取失敗」例子便是中環街市,Katty更以「出術」形容城規會,「本身城規會就中環街市的建築物是有高度限制,我們支持而市建局反對,因為市建局想在中環街市上起樓。後來市建局就入紙城規會提出略為放寬建築物高度限制,但所謂的略為放寬,卻是原有的限制的兩倍。」城規會最終通過了這個「略為放寬」,Katty得到的結論是城規會制度偏袒市建局和地產商,以「偷雞」的方式繞過自己訂下的限制。

是否「成功爭取」,始終受限於「政治因素」,Katty談到今年年初被公眾揭發的中環軍事碼頭,「城規會開會時,根本沒有充足的資料討論。我問他們如何保證解放軍一定會開放給公眾,有沒有白紙黑紙什麼時候會開放,他們全部無法回答,一切都不清不楚下便通過了更改土地用途為軍事用途的決定。」Katty認為,很多規劃項目根本是政府內一兩個人決定一切,只要是政府想堅持推行方案,即使多不合理亦會通過。

即使透過城規會去改變政府規劃困難重重,Katty始終認為不應該「放棄」城規會。「即使是遊行示威,也不一定可以迫使政府改變方案,我們不應該放棄任何一個有機會改變的渠道。」

編輯:黃俊邦

【城規會系列】
利東街變囍匯 政治高於規劃
何謂城市規劃﹣﹣兩年工作經驗感想〉— 陳大鼻
城規會你憑什麼?〉— 朱凱迪
城市「虧」劃委員會是如何煉成的〉— 陳大鼻
三分一委員未交利益登記冊 城規會運作合法性成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