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抗命者的自白(一)

廣告
抗命者的自白(一)

廣告

龍 @ 社工復興運動

金鐘清場 / 2014 12 11晚上被捕 / 被告阻差辦公及非法集結
凌晨4時15分於北角警署獲釋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
兩個多月來這場雨傘運動有很多不同的聲音,有人說政府沒回應,我們什麼都沒有贏到,我們輸了乜乜乜,但是一場運動除了向政府爭取外,更重要的是遍地開花,我們讓世界各地了解雨傘運動,了解香港人堅強的決心,讓不同年代的人放下身段成為參與者,不同年齡職業的人擔當義工,為民主社區守望相助,渴望著自由可貴,期盼民主生活。

從一代人到一代人,這正是雨傘佔領人心的力量。

政制可恥,警權過大,黑警暴力等什麼什麼,我們需要更多的人一起醒悟,一起發聲,盡管那染血的高牆有多堅固,終有一天會被推倒。金鐘被清場仍有老銅,即使所有地方被清場了我們仍可在我們的社區,繼續把信念,把真普選,把政府惡行傘下街角,傘落人心。

被捕一刻,沒有想到什麼恐懼,只希望差佬不要打我就安樂,但又意想不到地由金鐘被拘捕至警署至釋放,全程所有警員都做足戲,假笑容之餘,講說話語氣也變成雞仔聲,令人嘔心,縱然班差佬交足戲,比狼鷹攞彩,但人民是不會忘記數月來的黑警暴行。獨裁者在權勢的誘惑下,產生傲慢的心理,再加上嫉妒的心理,出現各種惡行,警權亦是其中,而689政權便通過控制警隊鎮壓來加固自己小圈子的政治權力。

差佬以古惑手段去拎人資料,恐嚇示威者,其政府這堆維穩機器,被政府控制,以警暴制服人民,與人民為敵,看到這個不憾的政權,還有一堆躲在機器背後的狗官,為了不讓自由民主在港生存,不惜一切行使過份警權對待示威者。試問,如何仍能冷眼旁觀?

被捕中我認識一位內地人王哥(相中 左),凌晨時份陸續獲釋後,他告訴我,他一個人從北京來到參與佔領,留守到最後,在清場中一起被捕,他不知回到內地會發生什麼事,但是擔心不了,這些苦不應全讓小孩子承受,大人要站出來頂住,他希望多呼吸自由的空氣,和他抱一抱,他請我抽一口北京的香煙,在北角警署門外吹著寒風,冷清的街道,點起香煙,萬般滋味在心頭!

「有一口氣,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