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雨傘困局,或每人心上的民主路障

雨傘困局,或每人心上的民主路障
廣告

廣告

文:陳景輝

佔領區最難忘的一個片段,是藍絲和黑道首次攻擊金鐘那一天。

那時大概五六點,黑道已經散去,人群漸多。金鐘之前被拆毁的許多路障迅速復元,有些更愈築愈高。我站在其中,突然,身後一位黃絲OL這樣說道:「嘩,路障起到咁高,咁咪睇唔到外面條路囉!」

現場好像沒人注意這位OL,但她的話卻一直留在我心,因它使眼前景象多了一層深意,假若放大至整個運動來思考,可以如此問問:那些愈築愈高的路障、防衛,或各種方法和信念,會否使人看不見外面的世界呢?

好比說,新媒體確是為民主運動帶來了新天新地,但這大多是同聲同氣的聲音,而很多人卻還是活在舊媒體和舊宇宙,這個路障該如何跨越呢?還是只將別人看成港豬?

但一旦你將他人看作是港豬,就很難再談民主運動了。畢竟,民主的任務之一,其實就是喚醒那些普通人,即那些不將民主放在價值首位的人,像覺醒前的你和我。

話說回頭,所謂路障,其實無處不在,不只對外存在,對內也有,每個人心中都有,一不小心,別人就成了自己的外面,反之亦然。

佔領初始,「沒有大台只有群眾」的口號不脛而走,這其實也是防衛大台的路障,但大台沒有因此消失,只是失去了帶領的信心(既沒有成立領導聯盟的意志,時而進退失據);而群眾又是分散的,正所謂誰也不代表誰,寧願各師各法,也不願整合起來。

可是民主關乎的卻是共同生活,它要求公民們彼此合作,面對分歧,建立集體層次的人格。但是,數個佔領區也沒有開過一次群眾大會,甚至各自區域也沒有,遑論建立共同方針。因此,當面對各項危機,以至不同策略及方針之選項,也難以進行討論和決定。難道不也是佔領者之間的路障?

其間,激進派不斷散播懷疑、煽動內鬥,「功不可沒」,這不贅了。誠然,70多天的佔領是非比尋常的美麗,下一步該是思考如何超越以上困局了。

文章刊於今日明報觀點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