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大專同志行動 Action Q

大專同志行動 Action Q於二零一四年三月成立,為跨院校的同志平權團體,旨在推動校園和社會成為同志友善環境,主張以行動實踐理念。 網誌

政經

家庭價值最黑暗一天 政府建制聯手打擊生育權

家庭價值最黑暗一天 政府建制聯手打擊生育權
廣告

廣告

圖:李卓人面書專頁,梁繼昌增加侍產假至7日的修訂被建制派否決

昨天,可說是家庭價值深受打擊的一天。

討論經年的男士侍產假,今天終由政府提交至立法會審議。惟激辯數小時後,立會三讀通過只有三天侍產假的草案,其中政府與建制派更大舉反對泛民提出的七日全薪侍產假修訂,反對理由之荒謬,令人嘩然,亦反映政府與建制派對家庭價值只空言重視,實際上卻只謀求家庭作為社會基本單位的工具性效益及勞動力,絲毫不重視家庭中相互關懷、無私愛護、育養生命的核心價值,實在令人極為失望。

為什麼說男士侍產假對家庭價值極為重要?生產,因生理構造關係,大多由女性負責,懷胎十月、陣痛數十小時、進產房承受十級疼痛生下嬰兒的,是女性,女性有產假,當然是應份的,是必須要放的,去到邊個國家都要放的。那男士付出了甚麼,值得有侍產假的「優惠」?非也!這種覺得「女人生仔男人唔使放假」的心態,實在是建基於刻板的性別定形,也是一種沒有考慮實際家庭操作的性別分工迷思,把生產的責任獨獨放在女人的頭上。

這種落後思維,正正是令家庭價值難以鞏固並加以發展的阻礙。生育孩子,是伴侶二人的責任,而且責任均等。在孩子誕生後的關鍵時刻,生產完畢的一方無論在身心方面都疲憊不堪,極需要另一半留在身邊時刻提供心理與生理上的支援。那怕是一句安撫的慰問、一下溫柔的覆手、遞一杯水一碗粥、換一塊尿片、幫手掃一次風,都是伴侶間互相支援愛護的展現,亦是新生孩子與雙親初次互動、建立感情的重要機會,在這個人生難得的時刻,伴侶需要更多時間互助互勉,是天經地義之事,然而制度卻不容許新生孩子的家庭有更多空間適應,渡過人生的新挑戰。

然而,制度真的不容許嗎?七天侍產假真如政府和建制派所說般,是危害僱傭關係、影響經濟的洪水猛獸嗎?其實不然。只要參考一下外國例子,就知道男士侍產假既不構成財政壓力,亦是維護家庭價值和生育權的根本措施之一。在歐美多個先進經濟體,男士侍產假早已在數十年前已行之有效,芬蘭有18天、英國有兩周;在亞洲,緬甸有6天、菲律賓有7天,大陸也有3至10天;即使是非洲,肯亞有兩周,烏干達也有4天。香港身為國際都會,制度竟然比第三世界還要落後!

在今天的整個討論之中,多個建制派包括自由黨、民建聯、以及自許「撐」基層工人的工聯會,聯手扼殺更為人道、更能鼓勵生育的7天男士侍產假,只同意給予不多於三天、五分之四日薪的,由勞顧會妥協而來的侍產假安排。討論當中,多名議員的言論,充分表露出其「經濟利益至上、家庭價值墊底」的心態,亦忽視政策對不同階層市民在實施上可能存在的偏差。云云建制反對七天修訂的議員當中,最令筆者失望的,莫過於自由黨的張宇人。該黨近年挑著捍衛家庭價值的大旗,不遺餘力地反對同志運動,出盡吃奶之力反對同志婚姻以「傳承健康家庭價值」。筆者本以為,該黨若真的對「傳承健康家庭價值」如此重視,理應支持7天侍產假修訂,令異性戀一夫一妻家庭有更大的友善環境履行生育的「天職」。然而世事總是未如人願。張宇人問,「請假前兩日通知有甚麼問題」,當然有!孩子如果是自然生產,實際的出生日期根本難以確定,怎能早兩日通知你?張又說,自己也「換過尿片餵過奶」,也可日日番工。我不知道張議員的太太當年是否要獨力湊B,或張議員財力雄厚可請專人幫手,令他有空回公司「收銀」,但現實是,在侍產期間,不少打工仔丈夫要趕上班又要趕湊仔又要照顧老婆,體力少一點也捱出病來。對基層家庭而言,沒有錢聘請動輒月薪上萬的陪月、又沒有家庭傭工幫忙,加上丈夫又只有三天假,根本難以支援,往往要獨力湊B一腳踢,壓力極大。張宇人議員對同志一向刻薄見稱,但何以對其黨所瞓身支持的異性戀一夫一妻家庭也如此不近人情?

男士侍產假,本來是一項家庭友善、刺激生育的政策,然而制定政策的勞工及福利局長張建宗竟表示,即使議員提出的7天全薪侍產假、規定僱主不能解僱有意放侍產假僱員的修訂獲得通過,政府也會「無奈地、別無選擇下撤回草案」,因為此修訂將嚴重損害勞工界和商界,破壞勞顧會協商構建的合作關係。筆者不才,不明白修訂導致「嚴重損害勞工界和商界」的因果關係,翻查勞顧會背景,發現原名「勞工顧問委員會」的組成,實際上代表性成疑,最新一屆的勞方代表,五名代表四名「成功連任」,各來自香港公務員工會聯合會、港九勞工社團聯會、香港公務員總工會、港九工團聯合總會、工聯會,然而代表全港超過17萬會員的職工盟卻未能佔上一席;而連任的「票王」,正是在雨傘運動後多次大聲疾呼要社會「放棄年青人」的工聯會理事長吳秋北。既然是黨友在私益分配機制妥協出來的三天方案,無怪乎工聯會各議員雖說支持更能保障工人權益的修訂,但卻不會投票。對事不對人而言,政府與商界口口聲聲說侍產價會令經營成本上升,的確是事實。根據政府數據,侍產假增加的勞工成本,達到——0.02%至0.04%。又,香港出生率的低,在全球數一數二,2012年的出生率就只有1.29,到底一間公司會同時有多少人因為生產而要放假呢?筆者認為,身為僱主的議員們應該比打工仔如我更清楚。

也許,在政府和建制派眼中,0.02-0.04%的勞工成本,比家庭價值,重要得多。筆者雖然是同志,不但沒有結婚生子的「特權」,即便連免受歧視的「特權」也沒有。然而作為同志,我仍感念到家庭價值的珍罕。家庭不只是一夫一妻的形式,也不一定建基於生育,其核心,正是關懷、愛惜、相互無私的眷念。愛,不能只以口說筆劃,不能只空靠形式,必須要在足夠的空間、時間、資源的容許之下,深耕細作,仔細培養。而建造健康的空間讓愛生長、讓價值存留的,正正是以人為本的制度,以及制訂制度背後的一種,對人的關懷。這一切,堅持「傳承健康家庭價值」的政客,又能實踐嗎?

延伸閱讀:
批勞顧會淪為「分餅仔」遊戲 職工盟要求改革產生代表辦法
沒有男士侍產假 苦了爸爸與媽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