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工聯會的今昔

廣告
工聯會的今昔

廣告

12月18日,立法會正式通過男士3天的侍產假,原來修訂為七天的就被否決。主要是工聯會支持男士應該有七天侍產假,但他們不投票,所以七天的修訂就被否決。當然,政府也來威脅若修訂案通過,就會收回議案。所以,昨天熱哄哄的網上討論,就不在幾多天侍產假,而在於工聯會的態度。

在2012年,四月一日起,合資格的公務員及政府僱員可享五天全薪侍產假,嬰兒的出生地及申領次數不限,但僱員需於嬰兒出生前連續受僱四十個星期或以上,估計每年約三千名新爸爸可受惠,個別公營機構表示會跟隨。至於會否立法全港推行有薪侍產假,政府表示未來一、兩個月會有結果。有公務員團體表示,五天侍產假「唔夠」,希望當局日後再檢討。事後得知,很多的公營機構也有跟隨,最少都有3天。

據所知,一些歐美國家很早就已經有這樣的假期,有些還去到超過半個月之多。從侍產假,我們看到香港人不能得到公平和有尊嚴的對待,也全是來自一個不為民,不埋單的政府所導致,我們香港有足夠儲備,有足夠土地,但官商勾結嚴重,就連一個男人的7天 侍產假 也要受到阻攔。若果在一個像香港那麼有錢的國家,這已經不是議題,是行政手段實施,因為對香港財政沒有任何的捐失,但只是對一些商界覺得有捐失,麻煩那些反對的人士,看看香港的出生率,再評這個問題罷。

從這次的議題,也讓我和大家分享下我對工聯會的變化,我在一九七零年加入洋務工會,到一九七七年臨加入監獄署工作才退會,所謂退會,其實只是沒有交會費便是。而當年加入工會有兩個主要原因,第一,對於當年的工人待遇實在可恥,而左派工會深入工人階層,處處都為工人向資方抗爭,但都敵不過當時的商家,主要就是英資,他們會另行組織一些官方的協會或者諮詢架構來和工會對衡,因此,只有繼續抗爭。但效果真的沒有那麼大。第二,工聯會的福利是非常之貼心,先父也是政軍醫的老會員,在他的影響下,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組織。

在那個年頭,左派工會會員或者活躍分子是會被打壓,程度是非常之狠,例如,棠仔當年就無人敢請佢,聽到佢個名都『灑手兼零頭』,後來,就常常見到佢係工會幫手,賣野同,賣飯。想起來都辛酸,而當時,他確實是我的師兄兼偶像,我第一次上深圳『學習』,都是由他帶隊,曾經在一個場合,聽過棠仔講過一句,:『你(英國佬)而家就踢我屎忽,到九七後,你就知道我的利害』。果然到了九七之後,棠哥真的是非同凡響,很有國家領導人的勢頭。但卻失去了做一個工人代表的身份。

從棠仔身上,我們看得出現在工聯會的角色,他們藉著工聯會的身份,親政府,親權貴,出入名車,住在高尚住宅,生下來的孩子,可以的話,就送到外國升學。完全扮演不到代表工人的角色。男士七天有薪侍產假的議案,只是冰山一角,細心去看,越看越心寒。

最近,在佔領區,常常都看到四個字『無忘初衷』,這樣給工聯會的各位,相信適合不過。一定不能忘記他們是工人代表,是為工人爭取權益,謀取更多的福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