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明報職工協會

明報職工協會,成立於2014年,現成員逾二百人,首要宗旨是捍衛新聞及言論自由。 網誌

媒體

【傘下日月】記者篇08——鐵腳,馬眼,神仙肚。 上高山,落旺角,在所不辭

【傘下日月】記者篇08——鐵腳,馬眼,神仙肚。 上高山,落旺角,在所不辭
廣告

廣告

我和「我要真普選」直幡的幾段緣

文:衞永康

佔領運動持續超過兩個半月,運動開始以來,差不多每個工作天都被派往旺角區駐守,同時留意各佔領區動向。隨着旺角及金鐘的佔領區分別被清場後,運動算是暫告一段落,惟落幕後的第一個星期六的上午(13日)。「CY下台」及「我要真普選」直幡,分別再現獅子山獅頭及油塘魔鬼山,當局採取「一如既往」的做法,兩幅巨型條幅瞬即被閃電移除。小弟今次被派往油塘魔鬼山採訪,屈指一算,原來我和「我要真普選」直幡有過幾段緣,就讓我用「她」來形容黃色直幡吧。

10月23日早上,正在「佔旺」的我收到消息,指「她」出現在獅子山山頭,上司隨即叫我到現場查看。於是我由旺角佔領區驅車趕到天馬苑對開,望上獅頭,陡峭的獅子山頭首次出現巨型直幡,黃底黑字「我要真普選」卻是風吹不倒,牢牢貼在峭壁上,仰頭一看,不禁驚嘆原創者的創意,亦佩服他們的勇氣。

經了解後,原來「她」是由14名以「香港蜘蛛仔」為名的攀山愛好者合力創造,黃底黑字的直幡面積達6米乘28米,約10層樓高,重約10公斤,上面有雨傘革命標誌,下面寫有「我要真普選」。在山腳馬路用長鏡離遠拍攝幾張照片後,電話突然響起,公司坐堂同事想我進一步「親近她」及找尋創造者,背着長短鏡的我,也怕「她」隨即被人移走。

掛線後,在毫無準備、缺水缺糧情况下步上獅子山,結果用了約1個半小時終於上到獅頭,「她」就在峭壁上隨風中搖曳,但屹立不倒,然後舉世矚目。其間不斷有行家及市民聞風而至,獅子山山頭頓時人頭湧湧,有市民更不顧安危爭取有利位置,務求拍攝及一睹「她」的風姿。

一衆記者餓着肚子一直在獅子山上守候至黃昏,仍未見有關部門派員移除「她」,我們以為政府會「視而不見」。下山時,我以為與「她」就此告別,但公司「阿頭」認為我有經驗,遂指派我見證「她」被移除的經過。翌日上午7時,相約攝記Ring及同事Yammy再戰獅子山,沿途巧遇「阿頭」及其友人一起上山見證。到達山頭後,赫然發現逾30個各間報章雜誌的攝記聚集山上,當中大部分是通宵做完旺角衝擊,未天光已經到上址拍攝留念。眾人等候至上午10時許,飛行服務隊用直升機載同約10名消防員及民安隊人員到場,2至3名消防員分別游繩落山,不消15分鐘,象徵香港精神的獅子山懸崖上的「她」,只「生存」了約24小時便被當局粗暴移除。

政府雖移除獅子山上的直幡,惟雨傘精神不滅,飛鵝山接力。10月31日晚上飛鵝山山頂有「自殺崖」之稱的峭壁上,又出現一幅巨型直幡,這幅巨型直幡垂掛在山巔的懸崖絕壁上。消息傳開後,「阿頭」漏夜致電給我,叫我翌日上山查看及見證當局何時移除。由於該處是本港數一數二難以攀爬的懸崖,地勢險峻,我強烈反對上山,幸同事阿昌當晚在順利紀律部隊宿舍位置已用長鏡清楚攝到,經一輪商議後,終擱置上山。

當我收拾心情準備到飛鵝山會「她」時,當晚凌晨2時許,有人發現在大帽山天文台雷達站一間石屋(前身為解放軍用作通訊),掛上一幅全長7米及1.5米高的「我要真普選」橫額。因大帽山位置較平坦,估計較易移除,故翌日一早出車,我要先到大帽山為「她」拍寫真,再到順利紀律部隊宿舍外等候飛鵝山另一個「她」被移除。

驅車到大帽山頂閘口外時,始知一般車輛無法再前進,需徒步約45分鐘才可上山接近「她」。苦嘆一口氣後,只好便隨風上山追逐「她」,上大帽山的路段全部為行車路面,感覺不俗,但彎路頗多及不時有維修訊號站的車輛上落,故都有小小難度及危險。幸好仍能趕得上拍攝,未幾即有2名漁護署人員才驅車而至,不消3分鐘便將「她」從小屋上移走。

看著大帽山的「她」被「擄走」後,我急不及待趕到順利紀律部隊宿舍對開,只因不想飛鵝山另一個「她」等得太久。而我到場不久,相關部門人員亦趕到,以在懸崖上掛標語違法及對公眾安全構成風險為由,「她」被消防員從「自殺崖」上摺埋帶走。

回顧這幾段緣,最能感動我,始終是獅子山的最初邂逅,而「她」亦令我成為「日月上山王」,獅子、大帽、魔鬼、飛鵝……近日太平山都有出現,究竟「她」下次會在那個山出現呢?

(註:今年暑假時我帶同實習同學,曾徒手攀上飛鵝山採訪一名攀山愛好者撞崖死亡事件,故深明該處地勢險)

按:明報職工協會傘下日月系列,留下日月伙伴們在採訪報道佔領新聞的種種記憶。

明報職工協會 Facebook 專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