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消失中的核心價值

消失中的核心價值
廣告

廣告

我是一名70後,經歷了回歸前後的香港。殖民時代的香港,經過多年的努力,成功建立了廉潔的風氣及完善的法治制度。廉潔和法治漸漸成為了香港人的核心價值。

我自小立志要成為醫生,經過多年的閉關苦讀及艱苦的臨床工作,終於成為了一名專科醫生。以為可以開始計劃一下跟家人過着安穩的生活,可是丟下書本,回歸現實生活後,才驚覺跟主觀願望有很大距離。樓價持續高企,即使身為中産的我也要拼命地儲首期。放假則大多呆坐家中,因為市區和郊區再無容身之地。我慨嘆在我埋頭 苦讀的日子裏,香港原來已經發生了這麼多,這麼大的變化。但是在無數的變化中,那逐漸被蠶食的廉潔精神,着實使我對香港感到萬分擔憂。

今年正值廉政公署成立40週年。還記得當年公署成立之初,成功把多名貪官繩之於法,為香港社會帶來了希望。然後廉潔風氣逐漸推廣至社會大眾,成就了香港往後 數十年的繁華。反觀現時的香港,中國收回主權十七年,先後有多位政府高官捲入貪污醜聞之中。首先有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的官商勾結、前特首曾蔭權的貪小便宜,然後再有廉政專員湯顯明的其身不正,到現任特首梁振英的謊話連篇。可是直至現在只有許仕仁接受了應得的審訊。更使人震驚的是,特首梁振英只需閉門向他的「選民」,亦即中央政府和建制派假扮交代,就輕而易舉地把罪名開脫了。這一切一切正動搖着香港賴以安穩的基石。只恐怕貪污風氣不久會再次盛行,並徹底摧毀香港。

這一連串高官涉貪事件,使我明白了一個道理:一個權力毫無制衡、沒有人民監察的政府是相當危險的。它會變得腐敗,繼而影響社會各個層面,包括民生、法治、廉潔與自由。我亦因此認識到民主選舉的可貴之處,除了讓人民有選擇和話語權外,它還賦予人民監察和否決政權的力量。雖然有人會說民主政制並非完美,亦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但它無疑跟廉潔、法治、民生和自由等社會各個範疇息息相關,故此是一個健康社會所不能缺少的。

直至最近,我的想法再次得到了事實的印證。港區全國人大代表范徐麗泰於近日講話中,透露了下屆行政長官選舉經篩選後的3位候選人:分別為民望負值的梁振英、 強推23條的葉劉淑儀、以及偷步買車的梁錦松。對於大部份理知和有骨氣的港人來説,這樣跟「無得揀」根本毫無分別。由此可見,所謂的「普選」只是語言偽術,行政長官的選擇權由此至終都在中央政府的手裏。當選的行政長官亦理所當然地,只需向大陸政府負責,而非為香港市民服務。

此外,最近台灣的九合一選舉,清楚地示範了人民如何透過民主選舉向當權者說「不」。一個不用向人民負責以及危害社會的政權,人民該當有權力把它拉下來。故此,若我們不願看見涉貪官員再次「順應民意地參選」、及「眾望所歸地高票當選」此等荒謬的事情在香港發生,就必須透過真正的民主選舉把貪官踢走。

我從前無知地認為香港社會只要有廉潔及法治便足夠。現在,我對過去自己的政治冷感感到非常後悔。但我相信覺醒並沒有所謂早或遲。加上借鏡台灣的選舉經驗,我深信我定能於未來數年的各個議會選舉中,發揮「首投族」的巨大影響力。只要香港人團結一致,必定能夠得到屬於我們的真普選。

行健@杏林覺醒

參考資料:成名、鄧潤棠〈民主與貪污——香港的貪污前境
杏林覺醒 facebook
杏林覺醒 websi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