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蔡東豪,還值得多一次機會嗎?

蔡東豪,還值得多一次機會嗎?
廣告

廣告

雨傘運動剛被清場,蔡東豪已經急不及待蠢蠢欲動,一改過去四個月來的低調作風,頻頻在他自己的Facebook page 訴心聲,更跟前《主場新聞》 的兩位主編注冊成立新公司打算重出江湖。蔡先生的粉絲興奮莫名,但亦有不少人對蔡東豪的「快閃醒目仔」 作風不以為然。

應否再給機會蔡東豪?先重溫事情發生的時序:

2012年7月28日:《主場新聞》 網站正式開通,「創辦人」為蔡東豪、梁文道、劉細良、宋漢生(《主場新聞》結束後傳媒發現蔡東豪為主場唯一股東,其他「創辦人」並無股分。蕭若元曾於其謎米網台節目(2014年7月31日)透露,蔡曾向他坦白,加入其他三名創辦人,是為了減低政治風險。另有傳言指主場幕後金主為黎智英,透過「外判」《蘋果日報》「金融中心」版,每月資助蔡東豪數十萬元供主場運作之用。)
2013年1月16日: 戴耀廷投稿《信報》,提出「佔領中環」構想
2013年4月:蔡東豪宣布支持「佔中」,並為「佔中十死士」之一
2014年4月:《蘋果日報》因廣告收入大減,大幅削減經費,「金融中心」 停辦,傳《主場新聞》頓失主意收入來源。
2014年7月2日凌晨:「預演佔中」發生,警方共拘捕511人
2014年7月22日前後:多間傳媒收到匿名電郵,爆料檔案附有大量黎智英捐助泛民議員的開支紀錄,兩年共捐四千萬,事件被傳媒廣泛報道
2014年7月26日: 蔡東豪宣布結束《主場新聞》,網站即時停止運作,只餘蔡的一封公開信。自此蔡亦轉低調,對佔領運動不再表態、不出席公開場合、不接受傳媒訪問,只繼續他的「毅行出哲學」及壹周刊專欄,有消息指「佔中三子」也未能和他聯絡。
2014年9月28日:「雨傘運動」開始
2014年11月25日:旺角佔領區清場
2014年12月3日:佔中三子共65人自首
2014年12月9日:dbc 傳出「新《主場》」將於月內推出,有部分舊有班底參與。
2014年12月11日:金鐘佔領區清場, 247人被捕
2014年12月11日:蔡東豪辭去上市公司精電國際行政總裁一職
2014年12月15日:銅鑼灣佔領區清場,17人被捕
2014年12月16日:蔡東豪與前《主場》主編鍾沛權及余家輝正式成立新公司,名為 「Best Pencil(HongKong)Limited」,其他三名前主場新聞創辦人並未有參與,亦未見表態。
2014年12月18日:《蘋果日報》報導,有前《主場》博客接獲鍾沛權的電郵,指「有關主場團隊再搞新媒體的消息」仍有很多事情未確定,又稱希望新平台繼續得到博客群支持。報導又引述消息指新《主場》將成立一個6至7人組成的管理委員會,並接觸過練乙錚及吳靄儀加入委員會。

坊間傅言「預演佔中」後,蔡東豪曾於7月初失踪四日。又有傳蔡先生的壓力,來自每年給他的千萬年薪,與內地有過億生意來往的精電老闆高振順。仍然支持蔡東豪的人,認為因為政治壓力及自身安全考慮,蔡先生寧選噤聲亦不轉軚,不應苛責蔡先生。退一萬步,「疑點歸於被告」,就算以上一切成立,蔡東豪是否值得支持,筆者仍有以下疑問:

  • 自《主場新聞》結業以來,本為「佔中十死土」的蔡東豪只談行山跑步。近日準備捲土重來,辭職精電,除去枷鎖,理應有碗話碗有碟話碟,蔡先生卻依然言辭隱晦,還態度輕佻。假如這樣的表現,依然是因為政治壓力,如何叫人對他重拾信心?香港的政治矛盾,只會愈演愈烈,如何令人相信蔡先生不會再做逃兵?
  • 《主場新聞》之結束,是純粹因為政治因素,還是因為失去黎智英的贊助兼經營不善,而以政治因素作籍口結束?據明報報導(2014年12月17日), Best Pencil 的單一大股東是一間名為 Web Network Limited的離岸公司,簽名者同樣是蔡東豪。假如老闆又是一幕後金主,Best Pencil 會否再因金主減少資助而停業?
  • 就算當日《主場新聞》非結業不可,為何不向員工好好交代?據稱除了兩位主編,其他員工都是從第三者口中(朋友、甚至打電話來採訪結業新聞的其他傳媒記者)或是在網頁看到公開信才知道消息。就算未至於出生入死,兩年來天天加班博盡的同事,連一個正式的知會也沒有就在一個星期六的下午被失業。蔡東豪是一個好老闆嗎?還會有人為他賣命嗎?
  • 又,就算非結業不可,有否需要把兩年來記者、博客的心血全部刪除?一句誤判,所有文章、討論、連結,全部一次過連根拔起,幾個月來交代全無。今天一句另起爐灶,又要大家多多支持,呼之則來,揮之則去,對讀者、作者的不尊重,莫過於此。他日又有壓力,會否重施故技?
  • 蔡東豪要再戰新媒體,是真的痛定思痛,希望為民主出一分力;還是因為出盡九牛二虎之力,仍不能再得老闆高振順的信任,馬死落地行? 假如蔡先生有真心,為何不在7月初就辭去精電職務,全力發展《主場新聞》,支持佔中及後來的雨傘運動?

浪子回頭金不換?對投機取巧的機會主義者無限容忍,可能就是我們爭取民主幾十年而毫無成果的原因。民主黨尚且會到金鐘搏拉。蔡東豪呢?大家瞓街被打被拘捕,他還在行山「思考」民主。三子自首,佔領區續一清場,蔡先生一身清白宣佈再戰江湖,轉身之快,無出其右。死忠粉絲是有,清醒的人也不少。奉勸蔡先生拿出誠意真心對話,交代前因後果。嬉皮笑臉,顧左右而言他,只會失去更多信任和支持,「賤人就是矯情」之聲,不絕於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