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周諾恆 jaco

社民連內務副主席 網誌

社運

整個時代都欠學聯太多

整個時代都欠學聯太多
廣告

廣告

周永康status有講、而如果不是標題黨而有去真係自己用心留意下,都應該get到——「俾一啲期望升級為主嘅人見到,呢種行動未如理想」,從來不是1130行動升級的目標,而是學聯從行動失敗當中汲取到的事後教訓及分析。 訪問言談間令公眾誤以為學聯預先希望升級失敗——呢樣野。斷章取義式指責,算了吧。

如果佢咁講唔啱,點先啱?

話「嗯,其實就算盡力試過升級而唔work,但係呢個運動既呢個moment,再繼續不斷升級其實都係work既!大家快d再搞升級!」

咁就啱?

而我心痛的是,為何還有咁多人覺得學聯欠左佢地。我覺得,是太多人欠了學聯才對吧。當泛民唔知無心定無力、三子一拖再拖、雙黃一陳只懂抽水的時候,是誰屌那媽頂硬上?

我所知道的這班,纔廿歲出頭的同學仔,的確不是那種天縱奇才式救世主,也不是英明神武的強人,當然更不是老謀深算的政治家。(最起碼,未是)我見著他們有怕、有懶、有亂的時候。但一次又一次當他們會怕、會亂、會迷茫,而大把比他們有所謂經驗的人也一樣 (if not更加) 怕、亂、迷茫的時候,他們卻又總是會想,「時代需要我們做甚麼?」,然後就「死就死啦,我地應該要做 / 應該要我地做,就做啦」,然後,就上了。

有些人,天不怕地不怕,固然是值得欣賞的勇者;但更觸動我的,卻是那些能夠與那個「想要放棄退縮的自己」搏鬥到最後一刻的身影。

他們的判斷和決定、以至政治路線,我不見得全部認同。但將心比己,又有幾多人敢講自己勁得過他們?又有幾多人敢講,自己企去他們的位置上,會頂得到那種瘋狂的壓力?本老衲我,自問唔得。

而現在的政治局勢,矛盾之烈,轉變之快,就邊個敢講,如果交由自己判斷就會啱?(除了永遠後設當預言的陳雲老師) 根本香港的大家都未參與過、未經歷過甚至未想像過一個咁既運動。

71大規模公民抗命、罷課大集會、926衝公民廣場,有邊個事先計到?有邊個敢話會掂?大把人覺得唔撚掂。包括我。而他們就是做了,而且打開了這麼大片空間出來。我爭D想quote Winston Churchill向飛行員致敬的演說:"Never in the field of human conflict was so much owed by so many to so few. " 整個年代,都欠他們太多太多。

咁行動升級,錯了嗎?我唔知。從結果論,那無論如何,談不上得到任何戰果,談不上是一個好結局,而且損折極重。但當時的氣氛,他們有無得唔咁樣做?

不是學聯想這樣升級,更不是他們想展示「行動升級一定失敗」。而是,根本,在 「好多參與者要求行動升級」的判斷之下,不得不做的一次升級嘗試。而,當時又有甚麼組織,有能力及意志去負責起呢個滿足群眾要求的責任?泛民定三子定雙黃一陳?定係所謂的無大會但又唔見有廣泛自我組織的群眾?我唔明,點解那些事前大大聲說要升級的人事後可以指著學聯 / 雙學來屌;我明但始終覺得心痛,因為在運動的角色不同,其他人也沒辦法去分擔種種指責以至謾罵。為何又是這班同學仔去受哂呢?大佬,廿一二歲仔 / 女,大把呢個年齡既人點樣照顧自己都未撚識,他們卻揹起了一個動不動影響著幾成千上萬人的運動。而幾多人返工做個小小掃把或manager已經壓力爆煲。

而,的而且確,以當時群眾氣勢正走下坡的情況下,這次升級,只要失敗,短期內就沒有甚麼發動更強之總攻的可能。(個人認為其實進攻頂點在929早上之後就過去了) 所以這次嘗試得出的結果,是應該被視為一個極重要的指標,到底之後是要把行動再不斷升級,還是尋求其他轉化。「呢鋪再輸就證明我地要轉過個玩法」,同「呢鋪一定要輸,才證明我地唔適合呢個玩法」,不是好明顯的兩回事乎?

當然學聯人,正如其他任何人,是會有、而且應該有自己的取向和判斷的,肯定是有人本身是不認同個運動應該以不斷升級、不斷加強「行動對抗性」的方式會可以走下去。但他們就是選擇去同大家再試一次,睇下得唔得。我唔明,咁仲想佢地點?在那個脈絡之下,根本就是被挾到唔試唔得吧。

如果講的是行動計劃、操作問題,咁他們既然選擇去承擔起試埋這一鋪的責任,他們最多能做的就是儘量去設計一個似乎能夠滿足大家的方案,然後儘量去操作到最好吧。呢個世界,我唔知點樣可以包生仔。尤其以一個其實得十幾友、年齡/年資又淺的學生團體去做core。我諗唔到,仲可以做到點。無論如何,就算他們可能有人根本不想去進行一個咁既行動,他們就是和大家一起試左了。咁多人話要升下話,咁咪盡力試多次囉,仲想點?

有些人說,周同學過在太坦白。呢種講法,sorry,我真係覺得極恐怖。當然,如果我說,「唔通佢地講大話先叫好先叫啱?」是推得太極端了。但對於內外矛盾都越來越激烈、越來越撕裂的情況下,我實在覺得,我們所能選擇的,只有越來越坦誠,越來越不打官腔,而且要越來越旗幟鮮明,這樣纔能令還肯聽你說話的人們,相信你、信任你,並真正的了解你這條路線的concern是甚麼、追求的價值是甚麼。這個世代,不要再咁多因誤會而結合了。

曾和一位學聯人吃飯,佢問我「你同咩人相處最舒服?」當時我好似唔記得點解無答到。其實我想講的是,就是那些坦誠、humble的人。我心中坦誠和坦白是有一點分別。坦白主要是對人,坦誠則是面對自己,會去嘗試真正地理解自己。而我覺得呢班同學仔,係一班好坦誠、不逃避自己的「人性」的人。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