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我對《立場》的立場

我對《立場》的立場
廣告

廣告

《立場新聞》創刊,帶來了不少的爭議和批評。我認為,當中不少的批評是有理的。蔡東豪當日留下「我恐懼,我誤判,我愧疚」的聲明,將《主場新聞》結束。在「雨傘運動」落幕下不久的今天,《主場新聞》將名字改易一字,重新上陣。可是當天讓蔡東豪恐懼的壓力、讓蔡東豪誤判的社會和市場,卻依然存在。在「雨傘運動」下,這一切的負面形勢甚至是比起《主場新聞》結束的當天更顯而易見。蔡東豪何以覺今是而昨非,決定重新上路?大家有這個疑問,實在是非常合理。若果《立場新聞》要釋除大家的疑慮,這也是蔡東豪需要向大家交代的。

我比較後期才加入的一名主場博客,只曾在《主場新聞》寫過數篇文章,比較活躍於主場,還是《主場新聞》結束後在《主場博客》平台上。《主場新聞》一夜滅聲,是出於《主場新聞》擁有者蔡東豪的決定,於是《主場博客》由博客們共同擁有共同管理,也在這艱難的時刻繼續聚在一起,書寫我城。從《立場新聞》公開的資料可見,《立場新聞》並非由蔡東豪或任何一人擁有,這也讓《立場新聞》步《主場新聞》後塵,因老闆的個人決定而被消滅的機會大大減低。

《立場新聞》的編輯團隊由《主場新聞》舊人組成,可以預見《立場新聞》的編採立場和傳播方式會與《主場新聞》大致相同。若果你其實一直不以為《主場新聞》的編採可取,那對於《立場新聞》你實在可以置之不理。若果你其實一直都支持《主場新聞》,但卻因為蔡東豪的做法而有所疑惑,那《立場新聞》實在是值得你的關注、支持和監察。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