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Tiffany Tang

敏感,重感情,想很多。文筆不好,但寫作是我心靈的出口。 網誌

生活

人群是那麼像羊群

人群是那麼像羊群
廣告

廣告

「從何時你也學會不要離群 從何時發覺沒有同伴不行」
「曾迷途才怕追不上滿街趕路人 無人理睬如何求生」
「頑童大了別再追問 可以任我走怎麼到頭來又隨著大隊走
 人群是那麼像羊群」
—陳奕迅《任我行》

在這個世界,好像只要跟別人有一點的不同,就會被看成異類。

舉個例,最近熱門的雨傘運動,如果你不是黃之鋒,不是周永康(學聯嗰個),不是屬於任何政治團體或本身與政治有點掛勾的人,在雨傘運動己經開始八十多天後的今天,仍然用黃絲帶做facebook頭像,仍然轉貼著運動的資訊,仍然在手袋掛著黃絲帶,仍然去政總給小小的添美村佔領區支持,別人會說「你好熱血」、「估唔到你咁上心」。當然,這只是我的case。我非常不解,明明支持雨傘運動是香港人應做的,怎麼在這個社會(應該說是我的圈子?)會顯得很奇怪、「好熱血」呢?每次到佔領區探望留守者,我更加不解我究竟邊忽稱得上熱血?

再舉個例,本來衣著打扮還可以的我,被朋友一問「件衫係邊度買」,我答「我住附近果頭啲舖頭仔咋嘛」,穿著全身不便宜牌子的朋友臉色一沈,「吓」了一聲,然後繼續拉我去牌子店逛。看來那位朋友不理解沒牌子的衣服不代表cheap,不是幾隻英文字母牌子印在中間的hoodie才算得上有品味。不過有時也替那位朋友可悲的,她不是什麼富貴人家,但總是買那期「興」的牌子。可能因為她的圈子較多「港女」;又或者她信心不足,不穿著那期「興」的衣服就不敢上街;又或者她比較「正常」,不想被看成「異類」。

回想過來,筆者小時候己經有顆渴望自己與別人有點不同的心,可是不敢顯露出來,總是跟著大隊走;長大了一點,學會了與別人不一樣又怎樣,世界這麼大,總有能容納我的地方;最近才理解原來現實真的會令人群變得像羊群,現實社會不容許你離群,不做羊群一分子的話你會跟不上社會的步伐。

現在學會了不要太過脫離現實。不夠現實的一面就留給自己看吧,畢竟除了自己以外,就沒有人有義務100%完全接納和理解自己了。筆者只希望隨著年紀增長,即使更看清社會,也不會變成那種自己曾經看不起的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