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大國是學會

香港中文大學國是學會於一九七五年成立,一直致力推動「認祖關社」運動,至今已有三十多年歷史,乃中文大學中一個以關注國家及香港事務為定位的學會組織。https://www.facebook.com/cuhkcss 網誌

中國

水壩下的東亞

水壩下的東亞
廣告

廣告

文:中大國是學會會長黃宇翔

眾所周知,中國為一水資源高度匱乏的國家,中國人均地表水資源僅2700立方米,居世界第88位。而水資源不夠用怎麼辦?當然就只有爭奪,前文《水壩上的中國》便提及過中國地方與地方之間的水資源爭奪。而事實上,當然不只內部爭奪水資源,也是國際博奕上的一場大戲。

中國在軟實力上的爭奪可能和其他國家有所不及,但在水資源爭奪上卻從未落後過,相反,中國在這方面正處於上風。

何解?其實也無它,皆因「中國」之名並非浪得虛名,確是位處東亞的中央,據有地利之便。更甚,中國握有「世界屋脊」,東亞百分之八十的河流均位於這片中華大地,大家所熟悉的印度聖河「恆河」便發源自西藏,流經東南亞諸國,並且是越南、泰國等國的命脈湄公河也發源自青海,而其他港人不太熟悉,而又是東南亞重要水脈的薩爾溫江(中國部分稱怒江)、雅魯藏布江統統發源自中國西南。

簡而言之,就是指東南亞各國百分之八十的水握在中國手上,只要中國在這些大小江河上築多個水壩,使它們變成三峽工程後的「長江水庫」,那麼水壩調節旱澇的功能就變成了東南亞諸國的噩夢。只要中國喜歡,便可以在下游需要水的時候不放水,在下游不需要水的時候不停放水。

前者易於明白,就是人為制水。後者讀過韓信用兵故事的都應該知道他是如何擊敗龍且的,就是在河的上游築起沙包堤,然後在敵人靠近時,數「一、二、三」,放開沙包,那麼下游的二十萬大軍便全軍覆沒了。

如果了解香港天氣的朋友,可能留意到有一個警告叫「新界北部水浸」,雨量可以預期,水浸則難以預計,那麼又可以能可以預警呢?河流泛濫不能預知,但水庫向下游、低地洩洪會預先通知嘛!

而遠至東南、,則形勢更為微妙,香港新界北部人煙稀少、深圳河流量不大,固然可以隨意洩洪,但如湄公河等大河,一但洩洪則毀村滅鄉。承平時期尚且如此,若是戰爭時期便更是「總體戰」中的「必殺技」。

中國有此「必殺技」,無怪乎大陸天涯等論壇常流傳這一句說話:「印度常把中國當成假想敵,可是中國常把印度不當成一會事。」 

中國在水資源上握人咽喉,確實是有本錢不把這些國家當成一會事。不過,如此先發制人的戰略在外交上做成的損失、失去人望也可想而知。

我們或許可以簡單地歸咎中共,指罵它殘暴不仁。但是,中共絕對知道搶水的外交代價,但它仍如此做了。何解?或許這個世界真的缺水缺得瘋狂了,而這個世界當然也包括中國。如前文所提及,中國人搶水對內尚且不留情面,對着外人又何必客氣呢!

原刊於〈成報〉眾議院國是港事專欄(27/12/201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