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資深新聞媒體人。文章及專欄遍佈香港、台灣、美國報刊。包括中報﹑信報﹑經濟日報﹑星島日報﹑蘋果日報﹑東方日報﹑香港聯合報﹐以及中央日報﹑自由時報﹑時報週刊等。目前在自由時報、台灣時報、TAIPEI TIMES(英文)、TAIWAN NEWS 財經文化週刊、大紀元時報、大紀元新聞網、爭鳴、動向、開放等雜誌有固定專欄。 網誌

國際

網絡世代擊潰國民黨

網絡世代擊潰國民黨
廣告

廣告

台灣「九合一」選舉揭曉,國民黨潰敗。全國二十二縣市,國民黨執政版圖從十五席狂跌剩六席,民進黨則從六席暴增到十三席。其中,最重要的六都,國民黨從四席減為新北市一席,台北市的柯文哲雖然不是民進黨人,但是他的意識形態是偏綠的,也就是本土意識。連任花蓮縣長的傅崐萁雖是無黨派,與親民黨關係不錯,意識形態是親藍的。就是最最鐵票的金門、連江(馬祖)兩個縣,雖然還是國民黨執政,但是並非馬英九的連任人馬,可見對現執政的不滿。

國民黨得票遠低於民調

這次選舉結果讓人們大跌眼鏡,因為與民調有相當大的落差。按照選舉規則,十天前就不許公佈民調以免有人操弄,但是最後的十天,各個陣營沒有特別大的動作影響選情,尤其是台北市。可見民調不準已經是事實。按照前兩屆的情況,綠營的得票率往往低於民調數字,但是這次是國民黨的得票率遠低於民調數字。

透過打電話所做的民調,都是住宅電話,所以受訪者偏向中老年人,也就較少表現年輕人的意願,因為年輕人幾乎全用手機,而且晚上還在外面活動。雖然民調結果的計算已經對年輕人加權,但顯然還是不夠。

動員回鄉投票,是國民黨帶頭的,就是動員中國的台商回來,號稱有幾十萬人之譜,航空公司還以半價或特價優待,是變相的買票。但是檢調由國民黨控制,提告與輿論呼籲查辦都沒有用。二○一○年,綠營已號召在台北工作的宜蘭人回宜蘭投票,那次選舉,綠營收復了作為民主聖地的宜蘭。

這次,有台南成功大學的校友陳溫蒂呼籲捐錢補助經濟困難的學弟學妹回鄉投票,但是因為反對國民黨的立場,警方以涉嫌違反選罷法移送台北地檢署複訊,雖被檢方請回,但限制住居。這種「竊國者侯,竊鉤者誅」的手段也引發年輕人的不滿。更多補助困難同學的機構成立,雖然沒有明言支持哪一位,但是年輕人對權貴與親中的不滿,當然不會把票投給國民黨。

國民黨權貴被選民拋棄

台灣的選舉,年輕人要二十歲才可以投票,高於一般民主國家的十八歲,要求降低投票年齡的呼聲很高,但是都被馬英九指定的中選會硬性否決。因為國民黨知道,首投族越多,對他們的威脅越大。今年的首投族有六十二萬人,如果降低年齡,國民黨不是輸得更慘?

因此估計後年的總統與立法委員的選舉也不可能放寬。台灣的法律規定,男性十八歲就可以結婚,也要承擔法律責任,卻被剝奪最基本的政治權利。

這次六都的選舉,根據民調,國民黨在台北市、台中市落後,新北市與桃園市,國民黨領先都是兩位數,根本沒有翻轉的可能,但是新北市的朱立倫也只贏了游錫堃兩萬多票。而桃園的吳志揚居然還輸了三萬多票,將市長寶座拱手交給鄭文燦。

這裡值得注意的是,朱吳兩位都是國民黨權貴的第二代。吳志揚父親吳伯雄是國民黨榮譽主席,也一直遊走兩岸之間。吳家是客家人,北台灣的客家族群相當親國民黨,所以客家人聚集的桃竹苗(桃園、新竹、苗栗)是國民黨的鐵票區,因此桃園失守最令人意外。有傳說,開票一個小時以後,正在民進黨開會的民進黨要員接到鄭文燦傳來的簡訊,說他可能當選,他們還以哈哈,當作玩笑話。

至於朱立倫雖是國民黨的人氣王,但是他的岳父高育仁是國民黨大老,擁有上市公司而出現「朱立倫概念股」,朱立倫的仕途多次影響到股價的升跌;民眾也有檢舉相關弊案。因此雖然朱形象比較好,也還受到「權貴」的拖累而差一點輸選。

連戰氣急敗壞語無倫次

至於連勝文,權貴形象更是深入人心,成為他敗選的主因。因為他極力表示他並非「靠爸族」,可是不但衣食住行要靠爸,連選舉也要老爸連戰親自為他拉票,更不要說競選團隊充斥「老人幫」。而最糟糕的是氣急敗壞的連戰訴說自己每天只食兩餐,只睡七個小時,怎麼是權貴?這種極為幼稚的話出自芝加哥大學政治學博士、擔任過副總統的人的嘴巴,已經是語無倫次了。

再後來,連戰更指責柯文哲的祖父是日本「皇民」才是權貴,再被上綱「漢奸」。其實他只是小學教師,因為有個日本名字而已。多少台灣人當年被迫在日本統治下生活,被當作「漢奸」,讓他們的後人情何以堪?而連戰的祖父連橫寫讚頌日本總督的頌文,甚至宣傳「鴉片有益論」,那算什麼?討好中國民族主義的做法更為台灣人所不齒。

除了權貴被年輕人唾棄,財團也是如此,尤其是在中國有巨大利益的紅頂商人。連戰家族在中國的投資有多少是個保密數字,因為與中國簽署ECFA與開放自由行等等政策,已導致習近平有「買錯」的說法。這個買辦家族在「國共合作」中獲取了巨大利益,顯見中台兩邊權貴的勾結。

就如二○一二年選總統時王雪紅(台塑)、郭台銘(富士康)跳出來為馬英九護航那樣,這次郭台銘跳得最歡,不光是挺連勝文,還挺台中市長候選人胡志強、雲林縣長候選人張麗善,都是國民黨的提名人選,而且是列舉準備多少億在當地投資;郭台銘甚至揚言輸了就撤資,並親身參加挺連的集會遊行。但他被台灣網民起底是多年來的慣技,也被中國網民嘲笑。富士康在中國員工八十萬人,是中國的繳稅大戶,在台灣的鴻海卻只有幾千員工,他向台灣的銀行大舉借貸投資中國,憑什麼在台灣指手劃腳?

親中財團洋相百出被棄

連勝文還拜訪長榮集團總裁張榮發、天下文化事業群創辦人高希均、台塑集團,以及與全國工業總會理事長許勝雄會面。但是當年非常有效的「經濟牌」這次完全失效,郭台銘支持的三位候選人全部落選更成為笑談。就連彰化出身被指從事黑心食品的頂新財團(在中國叫做康師傅),他們與連勝文同住帝寶,與連勝文在金融市場共同謀利,不但影響連勝文的選情,也使彰化選情翻盤,民進黨候選人魏明谷從低民調逐漸攀高而獲勝。

這些說明經濟牌失靈,甚至更加令人反感。在這期間,連勝文陣營聘請第一流的廣告公司,投下巨資做廣告,但是選舉結果顯示,這些廣告不但毫無作用,甚至起了反效果。難道有錢就可以憑廣告混淆黑白嗎?幾乎任何廣告出來,就被網民駁斥嘲笑。

因為政府與財團親共帶來貧富懸殊的惡化,台灣年輕人的主權意識提升,階級意識增長,導致國民黨親中親財團的路線被進一步否定。太陽花公民運動爆發後,馬英九不但沒有吸取教訓,還繼續譴責太陽花,連戰、連勝文更多次抨擊網絡選民,顯示他們與網路世代為敵的頑固立場,最後被網路世代拋棄,也是歷史必然。

原文刊在《動向》月刊 2014年12月~2015年1月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