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論盡媒體

獨立、公義、良知、多元。 網誌

國際

老澳門不見了 本土文化根在哪裡? ──專訪大律師歐安利

老澳門不見了 本土文化根在哪裡? ──專訪大律師歐安利
廣告

廣告

歐安利說︰「began the big party!變到咩嘢都全部唔記得晒,淨係掛住起,掛住做,掛住搵錢,過咗十五年之後,回頭一望,噢,原來澳門已經變咗一個石屎森林!」

文:殷憂

葡萄牙人統治澳門的數百年裡,在澳門誕生了一個獨特的族體,那就是土生葡人。東西文化的交融,以及多重身份,讓他們有複雜的自我認同。「從前在中國,我覺得自己是葡國人;在葡萄牙,我覺得自己是中國人;澳門人,才是我們真正的身份」,身兼行政立法兩會委員的大律師歐安利一語道出了這個族群的特質。

曾參加葡國「康乃馨革命」

「舊時我未入過大陸,連珠海都未見過!到一九七九年後先入得大陸,個陣時你點樣叫我這一代的土生是中國人?」歐安利說,現時超過一半土生葡人有「回鄉證」,甚至很多已經在中國大陸置業、結婚、求學。隨著土生葡人與中國大陸越來越密切的交流,澳門土生葡人「東方化」的轉變越來越明顯。

「我這一代的土生葡人讀完中學,想繼續升學的話,超過九成的人都會到葡萄牙讀書,少部分的人會去讀英文,中文就更加唔洗諗……」歐安利憶述他當年到葡萄牙求學正值「康乃馨革命」時期,當時年少氣盛,憑著一腔希望改變社會的熱血,歐安利亦參與了這場革命,「個段時期我最HAPPY!所以,我好理解依家香港啲人佔街,哈……」

返葡國會掛住食叉燒

那些年,歐安利在葡萄牙並沒有回鄉的感受,卻總覺自己是「外來人」,因而越發思念澳門。「發夢個時都諗住食叉燒、燒鴨,星期六無嘢做就去機場看飛機,我個時心諗,如果我都上到架飛機回來澳門就好啦!」

然而,隨著土生葡人與中國大陸的關係緊密,以及全球化的浪潮蓆捲而來,葡萄牙的吸引力逐步減少,年輕的土生葡人更少接觸到葡萄牙的歷史和文化。越來越多年輕的土生葡人選擇讀中葡文或者中英文的學校,葡文學校已不再佔大多數,到升大學亦有更多的選擇,「一部分在本地升讀大學,一部分到葡萄牙,很多會去英語國家,我兩個仔都係去英國讀書。」日常使用的語言不同了,也折射出文化和時代的轉變,「越來越多土生同中國人結婚,最近去朋友的婚宴,幾圍枱既後生仔大部分都係講中文,唔係中文就英文,葡文反而識少少。」

雖然,澳門土生葡人與葡萄牙文化的關係日漸變淡,但歐安利卻不擔心未來會有完全脫鈎的一日。「雖然土生葡人最後可能會唔識講葡文,但始終都會同葡萄牙有個Link(連結),好似肚臍咁,永遠都會留下媽媽與子女的深刻印記,呢個Link係永遠不會磨滅的。」

回澳尋根 但老澳門已不見了

九十年代末澳門回歸前夕,面對這個歷史轉折點,是離開還是留下?讓很多土生葡人站在這個選擇命運的岔路口上感到焦慮徬徨。十五年轉眼間就過去了,澳門的社會經濟有了巨大急速的變化,整個土生族群亦在改變當中。部分人選擇留在澳門,亦有部分人選擇移居世界各地。「無論點轉,我相信土生葡人對於澳門的感情會繼續保留,到底是屬於哪一個國家,我想這個概念不是那麽重要,重要的是未來的下一代,依然與澳門的根有好強的掛鈎。」

歐安利說,現時很多移居外地的土生葡人,下一代還是很喜歡回澳門「尋根」,即使不懂中文,甚至連葡文也只懂三兩句,但是從小就聽父母講述澳門街的歷史,來到澳門便有種回到家的感覺。「但現在澳門咁多新的高樓大廈,第時佢地分分鐘都搵唔返。佢地阿爸同佢地講舊澳門,但喺來到先發覺完全唔同晒。Old Macau disapeared!(老澳門不見了!)」

文化傳承 填補本土歷史空白

「回歸初期澳門窮到光,都驚無錢出糧俾公務員,忽然間咁鬼多美國佬嚟賭錢,變到傻晒,began the big party!變到咩嘢都全部唔記得晒,淨係掛住起,掛住做,掛住搵錢,過咗十五年之後,回頭一望,噢,原來澳門已經變咗一個石屎森林!」

經濟要發展,社會要進步,澳門原有的味道亦逐漸變淡,歐安利說︰「澳門咁細,人又越住越多,經濟發展無可避免,我地要面對現實,新一代要讀書、要搵食、要買屋、要組織家庭,面對呢個事實,就要根據澳門的經濟社會發展來融合,生存已經變到同打仗差唔多,其實已經唔諗咁多文化嘢。」

歐安利最擔心的是新一代的澳門人,無論是土生葡人還是華人都變到完全不認識澳門的歷史。「唔好講三百年前,但二十世紀的澳門,大橋幾時起?何賢係邊個?邊個係柯正平?如果唔同佢講,變咗佢地無咗呢個記憶,現在新移民又多,外國人來又不少,又有好多大陸客。如果搵唔到方式保留澳門的味道和文化,遲早會有消失的一日。」

(獨立媒體網根據與論盡媒體之內容交換協議轉載此文,原文載於論盡媒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