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聲浪大小代表真理?誰會笑到最後

廣告
聲浪大小代表真理?誰會笑到最後

廣告

攝:獨媒記者 Gundam

「社會上總有一部分人,以為聲浪的大小代表真理」——的而且確,我甚至認為這兩句話是梁振英任內難得的真心話。難道不是嗎?梁特首兩句話,於我有如醍醐灌頂,不期然想起幾個月內的所見所聞 : 反佔中人士聲大夾惡的嘴臉、包圍《蘋果日報》大樓的大媽、警察喝罵示威者為「垃圾」,將市民當牲畜一樣斥退——全都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

可是,梁振英,那些人說話大聲,不是因為他們以為真理在自己的那一方——相反,他們正正是最不相信真理的那一群。在他們眼中,真理是謊言,是天真的空想,之所以大聲是為了得到當權者所承諾的利益 : 可能是一千幾百的車馬費,可能是保住鐵飯碗或者紮職。

而讓他們能夠挺直腰板、大言不慚的原因,在於他們所服務的政權騎刧了主流的話語權。哪怕藍絲帶和黑警打人,但免費電視台、大多主流報章、大財團,均是建制派的工具。因此他們明白,即使道理不在他們一方,但這個黑白顛倒的年代需要有一群丑角,以誇張的姿態與荒謬的對白,為政權護航與粉飾。

遺憾地,特首這兩句話所針對的,是在港鐵西港島線通車慶祝典禮場外,舉黃傘示威的社民連成員及梁麗幗,或者是曾支持雨傘運動的每一位市民。我讀文化研究出身,「真理」是非常複雜的概念。常識看似真確並為大多數人相信,但它其實是人為的,於不同歷史時代下、受不同權力影響而改變,如中國古代普遍相信大家閨秀須紮小腳,但放諸現代,小腳是男權社會下的殘酷產物,已非大多人認同的常識。我不信世上有不變的真理,不敢說黃絲帶就是站在真理一方。

但是,我的教養至少讓我能辨別,何謂懦弱。一場雨傘運動,香港人憑著公民質素與對民主的堅持,蜚聲國際,黃之鋒早前亦擠身《時代》雜誌年度風雲人物選舉,而我們的特首在整場運動中,擔任什麼角色? 928施放87顆催淚彈後,A字膊將責任卸給臨場指揮官 ; 沒敢現身於任何一個佔領區,用拍短片方式回應民意,被諷刺為’YouTuber’及「龜縮特首」 ; 在運動膠著之際,政府與學聯五子對話,依舊派萬能「奶媽」林鄭月娥出戰。在這場香港史上前所未見的公民抗命,身為特首的梁振英,角色薄弱有如影子特首,還不及政務司。

只有在自己主場,他才敢露出一貫涼薄而得戚的微笑,高談闊論,因為他知道台下全是支持他的建制派,在這個安逸的小圈子裡,他不管說什麼話也能贏得掌聲。相反,雨傘運動期間,佔領區市民、泛民議員、學生,均要求與政府對話 : 每個坐在佔領區的人理念清晰,不畏懼,不心虛,不怯懦。

事實是 : 社會上總有一男子,以為坐在小圈子裡說話,就代表自己擁有真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