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呂永佳

香港詩人。香港浸會大學中文系哲學博士。著有《而我們行走》、《午後公園》、《無風帶》。 網誌

文藝

讀浸大中文第一期《煩惱詩刊》

讀浸大中文第一期《煩惱詩刊》
廣告

廣告

呂永佳

月前師弟寄了兩本《煩惱詩刊》給我,詩刊由浸會大學中文系文心獎學金資助,而煩惱詩社的成員大多是浸會大學中文系的同學。這一期詩刊刊登了浸大同學的詩作。我今天好好讀了一遍,水平之高叫人驚訝。回想2001年我第1次參加浸大中文系的大學詩會,轉眼原來已有十多年了。當年我第1首分享的詩作叫《魔鬼的祈禱》,第2首叫《天地一沙鷗》,單看名字已經夠恐怖了吧。如果我拿當時的詩去今天的大學詩會,大概會自卑得永遠不再寫詩。

不是第一次讀吳其謙的作品,他的作品深沉,文字成熟。我也是後來才知道,我曾在一個徵文比賽看過他的作品。事隔一年多,他的文字功夫大有進步,更幸是內心的聲音逐漸明晰。〈寄生獸〉寫父子之間的隔閡,詩作充滿生活質感,像一幅粗糙卻紋理清晰的牆:「馬報後懸着厚厚的鏡框/鼻樑印了黑黑的迴紋/你指向螢光幕卻默然/一隻蟲子伏在鯛魚口腔,以吸管吮食血液/直至舌頭枯萎,便偽裝成有眼睛和八爪的義舌/我瞥一眼,繼續走回斗室/木門關不上地理頻道的旁白與你彷彿有話的咳嗽」嚴密的意象群取材自生活之餘,卻有一種對「屍」的嘲諷。吳其謙的「屍」又有點「活」的性質,於是我想起那雖死猶生的幽靈,活在父子之間縈迴。詩的末節更顯作者的野心:「你知道獸的存在卻沒有說/和我一樣/看着牠隨時間的夾縫長大,然後/為牠播種……」吳其謙把極含蓄內歛的父子情放諸整個東方社會,他不禁設想將來如果當上父親,或許會同樣地沉默。我稍嫌這跳躍有點急,未充分承接前段綿密的生活細節。然而作者鋒芒畢露,極具才華。我十分期待他的首本詩集。

在李慧筠得到青年文學獎之前,我曾在《字花》舉辦筆可能寫作班中教她創作。那時覺得她敢於表達己見,勇於創新,在我這個守舊的老師眼中,是頗典型的「文青」。那時我擔心她寫詩只求「靈巧」,而忘掉詩歌本質。後來她跟關夢南先生學寫詩,逐漸嘗試把心思放在日常生活的探思中(這是她的際遇,她的幸運)。這段時間她的作品在我看來依然是蘊釀之中:即還未出現自己的聲音。這次讀她的〈危城〉,發現她又進步了不少:「有人從高處墮下,劃出一條/輕描的白線/停頓在連鎖店與連鎖店間、狹細的縫/如今我的恐懼非來自黑暗,而是白晝/明目張膽的謀殺。/重複的設想與描繪,未變為一張天降的椅子/敲開灌鉛的腦袋,/或者是列車出奇不意的刺殺/在肋骨間戳破皮膚插入。」這是很有力量的開首,但原來為了表達是城市中什麼都沒有發生的蒼白。整首詩極吸引,但我卻略嫌收得太急,首段強大的感情力量沒有繼續開展。然而這確是一首十分成熟的作品。

何梓慶的〈晚會〉寫得深切動人,溫婉而不失堅定。李昭駿對城市有深刻的觀察,意象綿密,時而冷靜抽離,有時情感突襲,我很喜歡〈交通燈〉中的一句細問:「何時會有五官販賣機」。陳楚政的〈人間分裂〉一氣呵成,又見寂寞處處。曾詠聰的〈無題〉展示了來自生活的無力感。都是好詩。我實在十分期待這群師弟妹繼續寫下去,並且趕快結集,不要埋沒自己的才華。

煩惱詩刊電子版
第二期有雨傘運動詩小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