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銘基

愛文字 愛香港 網誌

社運

我們沒有分化的本錢

我們沒有分化的本錢
廣告

廣告

作為《魔戒》的忠實粉絲,喜見電影完結後,導演Peter Jackson接拍《魔戒》的前傳《哈比人》系列,電影保持一貫水準,這系列電影相伴了我多年的聖誕日,而今年看《哈比人》系列的最後一集《哈比人:五軍之戰》,感受尤深,特別是雨傘運動被清場後,看見近日學聯周永康接受《有線新聞》訪問後被熱血公民猛烈抨擊、蔡東豪的《立場新聞》復活後被各方多番嘲諷,令我想起雨傘運動的同路人,有如《哈比人:五軍之戰》中,盟友之間互相攻擊,而最大的敵人-半獸人在背後整裝待發,等待將我們一舉殲滅。

《哈比人:五軍之戰》說的是矮人國王索林奪回家園後,卻被一股黑暗勢力迷惑其心智,為了守住黃金財寶,背信棄義,不惜與人類、精靈開戰,精靈也為了取回屬於他們的珍寶,決意與矮人爭戰,戰事一觸即發。

對照周永康接受《有線新聞》訪問時,談及雙學在佔領第64天,呼籲同路人前來金鐘包圍政總,最終失敗,參與者被警察暴力鎮壓,他表示,「讓期望升級為主的人看到,這種行動未如理想,反證運動方向需要多元,不能單以升級作為主軸」,訪問一出,即時引來熱血公民與陳雲派的連環抨擊,指學聯以包圍者的人生安全作為反證衝的無用,出賣當日流血支持學聯的群眾,更出post呼籲大家退出學聯,其後周永康即時澄清他的言論,是對當日事件結果作出的反省,並非以此作為測試激進無用的手段,他為引起大家的誤會致歉。

而蔡東豪創辦的《主場新聞》在今年七月突然結束,然後在被清場後,宣佈以《立場新聞》復活,即時引來各方議論,特別是當年主場的支持者,對蔡東豪更有聲音,繼而質疑立場的可信性,立場未出,已受多方嘲諷;我不是主場的粉絲,說真的,在928之前,我更是一個不太關心時事的沉默大多數,有沒有普選於我而言,不太重要,但928的催淚彈,令我驚覺香港已非我想像中的繁榮安定廉潔法治。就雨傘運動的報導,各大主流媒體包括無線、東方、太陽、星島、頭條日報等,與我親身到佔領現場親身目睹,大相逕庭,而這些媒體與政府的利益更是千絲萬縷,我深切明白到,如一個政權要愚弄人民,首先就是透過媒體扭曲事實;除蘋果、有線、Now外,幸而還有一眾網媒,而在這香港傳媒生態處於危急之際,一個有公信力的媒體何其重要,撇除蔡東豪這人是否值得大家再支持(我相信日久見人心,每個人也有軟弱、害怕的時候,但他至少在明知被謾罵的情況下,仍願意再站出來,讓立場重生,這何嘗不是一份勇氣,大家可待立場出爐時,才以時間觀察其言行吧),立場編採獨立自主,不受財團、金主、權力機構或黨派左右,並以非牟利原則運作,除蔡東豪外,其他董事會成員如何韻詩、吳靄儀、練乙錚,也是值得大家信賴之人,這班有識之士,正努力挽救香港的傳媒。

這種對同路人的聲討,到佔領後期日見嚴重,有網民高呼拆大台、解散糾察;在旺角清場前,社民連與熱血公民還起爭拗,指有內鬼滲入從中挑撥離間;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及朱耀明提早自首,惹來各方指責;各方參與者對運動的發展各有不同的期望,大家常因一些枝節而起爭拗,作為同路人,尤感心痛,因明白今天願意參與這場運動的人,都承受了不少代價,大家都是眼見香港不公,追求一個更公義的社會而走出來,初衷都是愛這地方:如不是佔中三子用了兩年的時間提倡公民抗命這意念,運動不可能持續至今,他們本有優越的生活,卻甘於承受刑責,為的是讓更多人覺醒;學聯、學民思潮,以及走過出來的學生,押上了他們的前途,他們的代價比任何人都大;在運動中,熱血時報緊貼每一個報導,到今天旺角的鳩嗚團,讓支持運動的人掌握最快資訊;至於大家在這場運動唾棄的民主黨與湯家驊,在立法會政改方案表決時,觀其取態,才作最後的評斷吧。

「慈母」一哥聲言在三個月完成佔領調查,而政府的清算比預期來得更早,金鐘糾察長郭紹傑被以召集及組織非法集結等控罪拘捕;「學生前線」核心成員鄭錦滿被拒保釋,即時還柙,我們面對的正是半獸人般的政府,大家根本沒有分化的本錢,我們只有集結更多的同路人,才有勝出的一天。

《哈比人:五軍之戰》的另一啟示是,當兩軍實力懸殊時,應擒賊先擒王,大家對準目標吧,不要再互相攻擊盟友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