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泡泡

從賣萌小貓到翻牆貼士,從網絡色情到網絡安全,泡泡提供未經審查的網絡新聞。Facebook:www.facebook.com/paopaonetizen 網誌

國際

Gmail在中國徹底被封:「國家局域網」還有多遠?

Gmail在中國徹底被封:「國家局域網」還有多遠?
廣告

廣告

文:卿子衿

Gmail在大陸徹底被封鎖了,與封鎖其他各大網站不同,此次危害頗為嚴重,郵箱是大多數網友工作和私人溝通的主要渠道之一,更是各網站的註冊、密碼找回的必要手段,在安全意識的提升下,大陸用戶在選擇上更加傾向於谷歌。黨宣紅旗文稿正式斥責「翻牆技術」,恐慌感突增:會不會將來的某一天連VPN都被禁止使用了?大陸網友距離「國家局域網」還有多遠?

Gmail電郵徹底被墻

北京時間12月27日晚間,Gmail在大陸徹底無法使用了,GFW對谷歌的幹擾或屏蔽上升到了路由層面,Google從此開始享受與Twitter同等級待遇。據此推測,GAE相關的服務正在面臨最後期限,包括Goagent和Wallproxy在內的軟件將會在不久的幾天內失效,盡管gogotester能找出IP也是無法挽救。谷歌提供的中國流量圖證實了這一點(圖1,自 2014年12月27日起Gmail中國區流量幾乎掉到了0)

有海外中文網友跟帖稱「已經不敢回國了」。微博用戶@洛之秋 說:不少學生目前正是出國留學申請的關鍵時期,填寫的聯系信箱都是Gmail,這樣的封鎖將要給學生們和海外高校聯系帶來極大不便。這段經歷大概會讓他們多少年後,在思考是否回國時更義無反顧。

據悉,大致從 2014年12月26日開始,gmail的imap、pop和smtp服務在中國大陸都無法連接了。27號晚,有網友測試後稱,gmail最後收到郵件是在24號,連接vpn之後收到一封來自Coursera的郵件。在iOS的 inbox內給iCloud和QQ郵箱發郵件,結果顯示全部失敗。smtp攔截之後 gmail 基本上癱瘓了。該網友說 「如果只是開VPN就能解決問題還好,關鍵是連發也發不出去了」,同時有其他數位跟帖網友反映遇到同樣現象。

但本網測試的結果是,經gmail發送和網易126、163郵箱和QQ郵箱,帶附件,都是可以接收的,反之也可以,IOS系統終端和PC都可以。當然,gmail一方需要翻墻收發。猜測認為,或許和GFW沒有在短時間內將所有點刷新完畢相關。網友@月光博客 分析指:此次針對Gmail的屏蔽,其實是最原始的一種屏蔽方法:屏蔽指定IP地址,即可屏蔽該IP地址的所有可用端口,因此導致IMAP、POP3、SMTP等端口無法訪問,但這種方法靈活度不大,建議Gmail能針對中國設置一個動態解析DNS,將Gmail的IP解析到一個可用的IP地址上。

隨即知乎網站上出現了一條提問 :「Gmail完全被封,會造成什麽影響?」但很快該問題被知乎移除了。同時在微信公眾號中也有一篇反應該事件的名為《不作惡者不得食?》的文章也在數小時內被刪除。有網友建議,可以用Live 等境外郵箱代收Gmail郵件(要把Gmail密碼交給第三方),或讓Gmail把郵件轉發到其它郵箱。但經測試無效——設置導入電子郵箱賬戶時連接會崩潰。

中國用戶選擇gmail的理由已經超越了其功能多、儲存容量大、使用便捷、界面親和等表面優勢了,最重要的是安全。從另一個角度理解,gmail完全被封鎖應該可以看做是一件「好事」,至少說明中國當局暫時放棄了對谷歌的攻擊,同時翻墻使用令原本就支持全程SSL加密安全連接的gmail安全度進一步提升。

另,谷歌Chrome必須在全局翻墻狀態下才能安裝,雖然可以找到離線安裝文件,但其在安裝過程中也必須鏈接INTERNET,否則後臺服務器就會提示未知錯誤導致安裝失敗。必須再一次強調:翻墻技能對大陸網友來說是基礎必需技能。但翻墻並不代表墻已經不存在,網友@cather說:「你翻或者不翻,墻就在那裏。應該做的是推倒它,而不是假裝翻過去或者不翻,墻就不存在了。」

此外,有網友提供了四個谷歌學術搜索鏈接:http://t.cn/R7AcVOg 、http://t.cn/RzsJlct 、http://t.cn/RPuEbez 、http://t.cn/RPh05jx ,經測試免翻可用。

黨刊首次發文斥責境外翻墻軟件

據陸媒報道,中共黨刊《紅旗文稿》於12月26號刊發了一篇名為《敵對勢力千方百計研究「翻墻」技術》的文章,主要內容是分析當前互聯網搭建技術、大數據技術、微電子技術、信息傳輸技術、翻墻技術和無線網絡攻擊技術領域的最新發展及其對中共意識形態「安全」的影響,認為需要「高度重視」。文中說:「境內的東突暴力恐怖分子、法輪功分子就是利用‘破網’(翻墻)軟件,獲取作案技術、進行聯絡及籌措經費的。敵對勢力千方百計地研究破網技術,並大力推廣,美國國務院曾專門撥款150萬美元對相關項目予以支持。還有一些人出於經濟利益,在網上大肆販賣翻墻軟件,販賣加載了相關功能的路由器,勾連國外提供有償代理服務。」

此文在短時間內被多家大陸媒體轉載,經驗顯示,或屬於經授意集中推送。這大概是黨刊首次間接承認GFW的存在、透露翻墻技術對言論管控形成了影響——令當局「處於被動應付狀態,使黨和政府的工作陷入被動。」引發輿論對翻墻軟件制造方甚至翻墻軟件用戶的人身安全的擔憂。值得註意的是,鳳凰網在轉載此文章時將「翻墻軟件」那一段落著以黑體字突出顯示,引起輿論廣泛熱議,有推測認為「或許很快連VPN都不能用了」。

紅旗文稿給出了四條「應對計策」,其中第一條指:「加強宣傳與科技、社會管理和軍隊的合作」,理解對內強化洗腦、言論管控和對外更嚴格的封鎖;第二條中建議的「成立意識形態工作預研機構」,理解為提升輿論監控的時效性和力度;第三條中提到的「加快研制信息系統所需要的硬件和軟件」,理解為可對提升GFW嚴密度、監控定位技術、輿論分析和異議圍堵技術以及網絡攻擊技術的強調;第四條中提到新媒體在現代信息流通中的普及地位,言「建議打造一種融通中外、雅俗共賞、易於大眾接受的話語」,理解為強調「大外宣戰略」適應新興平臺的重要性,如大量黨宣媒體在墻外社交平臺上的認證賬號、「假外媒」在新媒體上的布局,以及中國利用中美元首會晤、巴西國會演講等多個國際場合宣傳中國式互聯網治理,欲展開「互聯網外交」、魯煒頻繁在首屆世界互聯網大會、第七屆中美互聯網論壇、中國-東盟網絡空間論壇、夏季達沃斯論壇等場合闡釋中國互聯網治理的立場和主張等等,都屬於「大外宣傳略」。

綜上,此文大致描述出了一個構建“國家局域網”的概念性思路,世界最大的「網民監獄」趨近名副其實

據市場研究公司Globalwebindex在2014年Q3的GWI Social報告中粗略估算,在中國大陸僅使用VPN翻墻的用戶就有9300萬,大致相當於中國全部網民數量的20%,其中包括大量外企從業人士和留學生。當局基本沒可能對翻墻行為定罪,只能是加強管控,更嚴格的監查境外「敏感」信息向境內的流動;同時也沒可能鉗制境外翻墻軟件制造者,但或有可能約束境內翻墻技術的傳播和技術宅的私家創作,就此提醒針對性防備。

距離「國家局域網」還有多遠?

對於此次Gmail全面被封鎖事件,網友@郝海龍 在微博中表示:「當年有人說,因為很多有進出口業務的企業都用Gmail,封禁Gmail會對經濟造成嚴重影響,因此不太可能封禁,我天真地相信了。後來又有人說,Godaddy不可能被封禁,因為他們是美國最大的域名商,很多重要網站都采用他們的DNS解析服務,我再也不相信了。」

從去年的「七不講」到今年習近平的819講話,再到運動式凈網中各種新增禁令,不論是新興即時通訊軟件還是互聯網電視APP,都在遭受大刀闊斧的閹割,手段強硬意圖明顯,透露當局對互聯網帶來的「意識形態沖擊」深感恐慌,上述《紅旗文稿》正是這種恐慌的升級。

12月29號,黨宣光明網刊發消息稱:CNNIC主管部門變更為中央網信辦。消息指「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的上級主管部門已經從中國科學院調整為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辦公室、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足見當局對加強管制的強調,視監控和封鎖為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的最主要「職責」。

獨立時評人莫之許曾經在今年六月間做出過「國家局域網」即將降臨的預測,莫之許認為,「當局對互聯網的管制還將繼續探底,不排除將整個大陸網絡變為局域網或者國家局域網的可能」。這裏所謂局域網,是指大陸個人用戶接入網絡時,並不像現在這樣默認為接入了INTERNET;相反,接入國際互聯網會成為一種需要經過申請的行為。對於有人認為的「退出國際互聯網對經濟發展的影響,會促使當局三思而後行」,莫之許表示這種看法忽略了一點:需要通過國際互聯網進行的商務、學術、信息等服務,絕大多數都是單位行為,通過對公司、學校、機構等發放許可證,允許單位申請接入INTERNET並享受境外服務(這當然會留下信息走私的後門),以及通過境內代理的方式為個人用戶提供服務,可以將此舉的影響降低到最小。

目前看來,這種猜測成真的可能性正在大幅度提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