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學聯常委梁麗幗:泛民必須否決袋住先

學聯常委梁麗幗:泛民必須否決袋住先
廣告

廣告

學聯常委梁麗幗接受商台〈在晴朗的一天出發〉電話訪問部份

0930-1000

問:對慈母論的看法?
梁麗幗:其實我想,慈母手中線變慈母手中棍,坊間已有很多取笑。我相信可能一哥想為警隊挽回一些形象,但感覺恐怕只會令更多人覺得不知是好笑還是憤怒,因為這個比喻,如果我是他,我也不會這麼厚臉皮說出來。

問:對警棍想打在身體其他部份這言論的看法?
梁麗幗:這個,有某個電視台在董先生評論警方是非常專業文明時,所顯示出來畫面,其實很清楚顯示了,警方是有系統地一起向上,由上而下扑下去。我不知道是大家一起見不到腳所以這樣齊心一起按示威者在地上然後一起扑下去,還是那個也可以被一哥說成是單一事件。但我相信絕對由電視台播出的畫面,是不止一次,有組織地成排警察由上而下扑下去,我想這個很難被解釋成是不小心扑錯部位等等。

問:英國的聽證會的參與程序?
梁麗幗:這個其實是有人邀請的,不是直接邀請學聯。社民連的吳文遠,他也有過去英國。我的訊息是由他處得來,是個間接的邀請,所以決定做這個視像會議。之所以沒有親身飛過去(英國),一來是因為我正在考試,趕不及過去,二來是因為他們提供了這個選擇,可以視像會議,所以選擇了用視像會議。

問:簡單講講你在視像會議裡說了甚麼
梁麗幗:好。其實一開始那些國會議員都對這個運動有些問題,譬如他們想了解我們的訴求是甚麼,提及到可能撤回人大831決定,要求它重啟五部曲。當中也有特別提到中英聯合聲明的落實情況,因為其實我也主要想用這個主軸,去向英國國會作出這個作證,始終對於英國來說,她最大的身位去介入是因為中英聯合聲明本身是一個國際條約,所以都需要用這個身份去介入其實是最有力的,所以用了一段時間去鋪陳,其實中英聯合聲明有甚麼地方是落實得不好,包括保障我們有個公平公正的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的選舉,這個和ICCPR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扣連不到。論述完這番說話後,其實國會議員亦會想知道我們覺得中方現在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在這情況下,他們可以為我們做甚麼。我提及到目前為止,國際壓力對於中方要完成她在這個聲明的責任其實還是有效的,尤其英國處於一個很特別的身位,她是其中一個契約國,在此情況下,若她的對方不願意根據條約去行事的話,其實她有用權用甚至國際法律的層面去要求她一定要根據條約行事。所以其實可以做事的空間是有的。這個作供其實不長,大約只有十五至二十分鐘左右,內容大概是這樣。

問:透過這互動,你覺得英國國會議員對運動的掌握有多少?
梁麗幗:其實我想這陣子很多人都作過頗多作供,包括我之前也見到有一些學者也用了視像會議去作供,所以我相信他們對於背景等等其實都清楚。但是,她比較想知,或大家未有聚焦的是,到底如何去解決現在這個情況,就是若然中方真的沒有按照中英聯合聲明內裡的內容去履行她的責任的話,到底英國國會可以為我們做甚麼? 她主要想知這部份多於運動的背景。

問:之後還有沒有其他要向國會做的事?
梁麗幗:暫時沒有,她在聽證裡面沒有明確承諾會幫香港做些甚麼。暫時應該未有後續,但如果有其他外國的一些媒體或政府機關,或是NGO,如果有這方面的邀請的話,其實我們也會願意做這方面的聽證或者會議。

問:譚志源的說法是否完全錯誤?
梁麗幗:絕對是後者(雖然那是中方聲明,整個框架卻是中英兩方同意一起履行)才對。因為合約上可以有一條條款,買家或賣家要有些責任要負,但到最後其實是雙方簽名,即是雙方同意他要負這個責任。你不能夠說那條是因為我要做一些責任,所以我有權唔做。其實這樣的話,簽名便沒意思了。沒理由是我去解釋我要做甚麼事,單方面作出解釋。其實這是很奇怪的講法,我也不明白,但不知為何很多建制派的議員都非常認同他這種講法,然後不斷說這是對國際條約的錯誤理解。我覺得如果在這情況下,他已經很明顯違反了這個精神,中方已違返這精神,那麼用一個國際法律途徑嘗試去解決,或用第三方去解釋這條條約的話,我覺得也是個公正的做法,可能大家也不需要對這點再作爭拗。

問:學聯在短期內,例如聖誕,會不會有後續行動?
梁麗幗:接下來的聖誕應該未會這麼快有行動,不過可能在政府開始第二階段諮詢,可能是一月初,那段時間我們都希望泛民議員會有進一步的取態,去顯示他們會否決這個袋住先的方案。

問:你們是否對泛民還有憂慮?
梁麗幗:我想這個,泛民議員一路以來,對政改的取態,固然是有講到他們會否決。但我相信過往可能有些電視採訪等等,大家都會質疑過,被問及會不會可能在某些細節上可以轉變的時候,泛民議員可能說可以考慮。但到現在我們都要認清一個事實,就是在831框架底下,無論如何轉變,都一定不會是一個符合國際標準的真普選。在這一點上,希望議員能有更確定的說法,就是任何袋住先的方案(他們)都一定不會袋住先。以及也希望他們有些更清晰的承諾,加一些conditions,可能是如果,即使任何袋住先的方案,不符合國際標準的,都會否決的等等。以及我覺得有些事情是要表態的,是否這個情況下,一個這樣的方案,很多建制派議員都說831框架好… (主持:很多建制派議員都已表態說一定會過) 但是他們經常都在一些論壇說到831是太緊了,他們也認同。(主持:就像侍產假一樣,七日很想要,但三日也要。) 是的,同意,他們絕對是這樣思考。但要給市民一個很清晰的(聽不清楚),到底他們可以向哪些議員表達意見。

問:你未來的學聯的角色,及將來做律師的決定有否改變?
梁麗幗:我在學聯的角色,理論上是2月15號香港大學學生會落莊後,就不會再是學聯常委。所以我的角色會在那時,基本上沒有職位在學聯。

問:你自己想做回一個學生?
梁麗幗:其實我一直以來都是學生來的。我真的沒有停止學習,我有考試的。(笑)

問:還是想做律師?
梁麗幗:希望吧。我本身讀這個科目,是希望有這個空間讓我嘗試用這個身位去幫人。我都希望可以繼續在這方面發展。唔該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