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程思傳

生活,就是每日努力的寫字。經營網誌《偽文誌》(https://chingszechuen01.wordpress.com/),在Facebook另有貼文的小地頭(https://www.facebook.com/chingszechuen)。 網誌

政經

從土瓜灣的朱古力手信說起,我們是如何失去我們的城市

從土瓜灣的朱古力手信說起,我們是如何失去我們的城市
廣告

廣告

(圖:破折號)

2014年將離我們而去,但是這一年所發生的一切,卻永遠記下在我們的人生之中。現在回看九月,回看雨傘,好像是伸手可及的距離,但又像是永遠無法抓緊的一個七十九日。這一場運動壯闊波瀾,很多人努力過,很多人付出過,有人繼續,有人回歸日常,在這場運場裡,我們有過激昂,有過失落,有過快樂,有過眼淚 。

在2014年最後一篇寫香港的文章,作為回顧,作為前瞻,或者離不開雨傘,但想說的是另一個故事。有一日,跟朋友在土瓜灣作社區導賞時,發現了一件(對我來說)新奇的事。一架架旅遊巴帶著一團團的中國旅客駛進這個連香港人也很少特意前往的舊區,不是看古井古蹟,而是穿插在橫街小巷走入商戶買手信──朱古力。

中國旅行團的無孔不入,有所聽聞,但這次他們去的不再是尖沙咀旺角銅鑼灣等鬧市,而是一車車進入舊區土瓜灣購物,購買沒有香港人認為與香港有關的朱古力。的確,香港人喜歡吃朱古力,但從沒想過,在不知不覺之間,朱古力榮升為香港手信。在土瓜灣的小街中,忽然樹立幾間裝潢與周遭不配搭美輪美奐的商店,全部都是買朱古力,成行成市,接待不同的旅行團。

站在他們的中間(路過),看見一班遊客在土瓜灣買朱古力作為手信,感覺異常奇幻。問回同行的朋友,他們說這裡很多。後知後覺,然後驚訝,香港何以淪落至此?與中國一樣,拿幾種當紅之物就當為吉祥物,就當為手信,隨便正名幾項特產,魚目混珠。

那日,尚有一段小插曲。在其中一間朱古力店的同一條街,有一間殘舊賣鞋的小店,在門外掛滿手寫牌子,一款寫著「歡迎人民幣」,一款寫著「歡迎自由行」,甚至加設賣水服務。這樣的招搖,格格不入,基於好奇,走了過去,跟老闆傾談幾句,起初他算好招呼,推銷幾句,直到一團中國旅客徐徐從街尾走來,他開始不耐煩,以半鹹半淡的廣東話叫我們離開:「客仔到了,你地快啲走,你地唔夠有錢呀。」也許,這是事實,但這種坦白,總教人驚訝。

這裡不是談政治,談佔領,而是談生活,談社區。這一年,我們是如何為自己的城市奮鬥?面對社區上的不公平,不正常,有沒有人曾經發聲?有沒有盡力去問,怎麼連舊區都要讓路,給予旅客購物,硬要賣著連香港人都不知所以的朱古力,寧願眼望旅客都不望同區基層的需要?說真的,旺角尖沙咀,已經失守,放眼滿城盡是金舖藥房之類。這幾個月,很多人只顧敵視佔路的人,說他們令小店損失,卻沒有正視我們現在所面對的問題,不是說真普選,而是說你我生活的地方,就快連生活的資格也沒有。有人會埋怨,租金上升,周街藥房,但是沒有人會問怎麼情況會變得如此嚴峻,沒有會記起我們是如何把自己的需要移走,改建加租,迎合金主,換來這個地步。

很多人總是迎合著政府的論調,政府說阻路是違背法治,撼動香港的核心精神,於是他們就說阻路是違背法治,撼動香港的核心精神。那麼,為什麼政府說他們已經致力向有需要市民提供樓宇,大家仍然覺得上車如此困難,公屋單位售價要高達破紀錄的四百萬?因為有些事,不影響到他,政府說什麼,有權威就聽,但有些事,政府說一套,但大家感受到另一套也就知道。

在於未來一年,香港的政治經濟的氣候只會複雜。肯定的是,若果稍為了解政局的人不堅持,我們將失去香港,如同從前的旺角尖沙咀,因為當有一間藥房兩間藥房的時候,大家很冷靜,三間四間也沒有問題,直至通街都是,大家才驚訝怎麼會變成這樣?就像,現在的土瓜灣。名字一樣,但面目全非。然後,有一日大家會記起,這裡不再是香港,而只是一個叫香港的地方。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