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井悠

八十後網民,熱愛文字,旅遊,關注社會時事。業餘兼任獨立雜誌編輯。一個平凡人,偶爾也會投機,但靈魂自有高尚之處。 網誌

社運

來生再做香港人

來生再做香港人
廣告

廣告

HKTV新劇《來生不做香港人》在政治低氣壓的環境之下播出,定必引起熱議。除了反映中港矛盾差異之外,相信在愈發不堪的社會中,還勾起了不少香港人慨嘆「命運奈何」。

回歸短短17年,香港人的民主夢已被重重敲碎,迫不得已屢上街頭,無功而返。這種挫敗情緒的蔓延,或許讓很多人有一刻想過,今生已無法掌握一己命運,唯有寄望來生能選擇不再做香港人,做個澳洲人、美國人、瑞士人甚至全球的自由人,即使南韓人或許也比現在要好。

然而,若然真的有來生可再次選擇命運,我還是願意做回香港人。設計一台「時光倒流器」,回到簽署《中英聯合聲明》的當天,回到《基本法》起草的當天,拆穿這個謊言,用前世的經驗警惕有心人,與當時參與其中的人士在平行空間溝通對話,從源頭問題解决,或許能改變香港的命運。

又或者,來生再做香港人,繼續推行不合作運動向政府施加壓力,及早把握時機,緊扣民意,乘勝追擊,然後不斷輪回,直至香港出現民主爲止。

以上種種假設拯救香港的途徑,純屬天真的奢想。因爲本無來生,亦無可能回到過去。我們無需猜想未來的種種迹象,亦無需糾結過去的種種得失,以此證明自我的身份認同與存在感。我們既活在當下,就必須定向在當下,當下的香港社會就是我們最需要拯救的,也是最需要反思及改善的。

慶幸地,我見證了這城當下最壯麗的一刻——2014政改年。這是最好的年代,也是最壞的年代,本土的歷史變革邁向了新的進程。當中醞釀了契機,埋下了民主的種子,讓我們審視梳理過去、現在與未來,當然也埋伏了潜在的危機。

同時,我亦見證了最具魅力的香港人,擁有催淚彈、警棍等硬性和軟性暴力亦無法驅散的勇氣力場。被時代選中的我們,選擇了深受其中,寧可想方設法尋求出路,也不甘淪爲「局外人」,任人擺布却又無力反抗。

命運從來都應自决在眼前,而不是寄望於前世或者來生。如果2014年是衆人覺醒之年,但願日後更多香港人前赴後繼,秉持「命運自主,自己香港自己救」的信念,共同構建一個公平的社會,讓更多的人願意「來生再做香港人」。

井悠
2014.12.30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