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二〇一四年香港十大瘋人榜

二〇一四年香港十大瘋人榜
廣告

廣告

今年,香港經歷了風風雨雨,也變成了瘋人院。不少香港人首次見識到,原來人為了權力地位,可以如此涼薄刻毒;為了所謂秩序穩定,可以忍受血花四濺;為了一己私慾,可以說出一般人根本無法理解的說話。瘋人瘋語,或許就是二〇一四年香港的寫照。不論真瘋假瘋,總有人比別人更瘋。現在為你一一細數,本年度香港十大瘋人:

第十位:湯家驊

湯議員晉身議會十年,無功也有勞。然今年湯議員似乎忘記了,自己從政的目的,應該是與人民一同爭取民主,而非自命能看清大局的唯一人。從戴教授等提出佔領中環之慨念,到雨傘革命結束,湯議員可謂從一而終,從無支持過。佔領之時,湯議員多次語出驚人,例如引述他人謂「開頭十、二十枚催淚彈應該放」,又狠批年輕人被警察毆打然後投訴乃「嬌生慣養」。湯議員的言論,相信連某些政府官員也說不出口。當其黨友如梁家傑及郭榮鏗質疑政府無理據協助執行民事禁制令之時,湯議員卻力排眾議,認為執法人員不應袖手旁觀。

第九位:王卓祺

王教授貴為中央政策組顧問,全力為政府護航,實屬意料中事。然其出位之程度,卻令人精神為之一振。王教授由年頭開始,便撰寫了多篇文章細說所謂「西方民主制度」之種種漏洞,又聲稱「我們還有一隊國際專業水準的警隊及被外部勢力認為威脅其世界霸主地位的中國為後盾」,因此無懼外國勢力。近日教授更表示,移民受歧視能使其保持憂患意識,從而不會隨波逐流。又點評雨傘革命,認為「他們(佔領年輕一代)的能耐(佔領79天)是我們老一代的縱容而已」。教授身為社工系老師,其言論卻完全無法使人看出社工的專業與關懷,令人驚詫。

第八位:民建聯

民建聯瘋癲,不是新鮮事。但其既為香港建制派第一大黨,卻容許蔣麗芸及鍾樹根兩議員在立法會自暴其短,為市民提供娛樂,實在奇怪。「IT神童」樹根議員之言論,不斷衝擊吾人對語言的想像,例如:「子烏虛有」、「名張目膽」、「肯肯定有問題」、「雞毛鴨蒜」、「悔辱」、「X你就唔係」等等。至於蔣家大小姐,稱被拳打腳踢的公民黨黨員為暴徒,簡直就是要我等think out of the box,學習逆向思維。黨大如此,資源豐厚,為何卻無法培養水準稍為高一點的議員呢?值得大家考究。

第七位:屈穎妍

屈女士近年好像「上了身」,每篇文章均使人眼前一亮。年頭其發表名文《筍工》,痛斥林慧思老師以「反梁」為擋箭牌,從而可以「hea做一份工」。其另一代表作《如果有天,警察消失了……》,則指出人能行公義,全因有警察在背後撐腰,又說是反對派把警隊的形象毀滅。乃至佔領發生,屈女士繼續宣揚「警察教」,全力護警。屈女士更運用其「專業」角度,認為記者被打可能是記者本身行為不正常,又盡其講師之責,譴責大學生在畢業禮舉傘是荒誕。近日屈女士甚至認為,早前一些NGO舉辦露營活動,是「早有預謀的街頭特訓」。可見屈女士的思維,已經接近妄想的程度。

第六位:鄺保羅

全國政協、聖公會鄺大主教一直是政府的朋友。身為神的兒女,卻似乎認為政府方是真正的主人。本年七一大遊行後,有學生發動「預演佔中」,被大規模拘捕,受到不公對待。鄺政協隨後發表驚人講道,狠批示威者「佢哋個腦完全唔識得分析」又說:「好似上個禮拜捉咗班學生,第一時間同啲記者講:哎呀!我哋又無飯食……咁我心諗:啲記者又唔訪問我,不如帶埋菲傭去遊行?」又指出耶穌在不公面前,也選擇「默默無聲」。似乎鄺政協忘記了耶穌如何斥責偽善者。乃至七、八月,溫州等地政府到處拆毀基督教堂的十字架,鄺大主教真的「默默無聲」,一句話也無說過。

第五位:葉劉淑儀

葉太自從參與立法會地區直選,不斷嘗試「洗底」,營造理性、專業、中產之形象。但佔領爆發後,其可謂語不驚人死不休,每一句話均令人無法以正常邏輯理解。當警察毆打佔領人士,葉太表示大家應該感謝他們的付出。她又表示,示威者大量使用Firechat、Google Map等,證明佔領行動有精密部署。後來葉太聲稱有警察要食同伴剩下的半個飯盒,卻反而被警方反駁謂警隊膳食充足。到了十一月,葉太又突然表示,自己不敢去臺灣,皆因怕洗澡時被偷拍。當佔領接近尾聲,葉太再發功,怒轟學生「無嘢好輸,佔中囉、瞓街囉,好可悲」。相信不少讀者與本人一樣,想向葉太說一句:「想做特首,都唔使咁呀?」

第四位:愛港、幫港大聯盟

即使本年過去,香港人也一定無法忘記李偲嫣及周融的英姿。自從陳淨心「失勢」後,偲嫣可謂搶盡風頭。早在六月,偲嫣就發起無限期絕食反佔領中環,並寫下「遺書」,但不久便不知去向。到了佔領之時,偲嫣所到之處,均人山人海,響起歡樂歌聲。至於Robert,成了「反佔中大聯盟」的旗手,威風八面。Robert公開呼籲公眾記下參與佔領者的容貌,又推出舉報熱線,呼籲市民舉報罷課學生。到了佔領後期,Robert更以南韓世越號海難比喻佔領行動。不論愛港或幫港,均令港人大開眼界。

第三位:梁振英

梁特首如何瘋狂,其實真的無須多言。其年頭第一炮,乃批評港人「未富先驕」。其後推動政改,完全忘記了自己香港首長之身份。「人大落閘」後,梁特首見記者時笑容滿面。民怨累積,佔領爆發,平時好勇鬥狠的梁特首卻突然化身Youtuber,以錄影片代替真人記者會。警方發射催淚彈,梁特首從無否認是否幕後黑手。其後又發表「萬四論」、「體育界、宗教界無經濟貢獻論」,及「工程學生在港無前途論」等,令人相信其已經失去正常說話能力。如此特首,港人真是痛心疾首。

第二位:香港警察

今年香港警察,成功洗脫過去的專業形象,成為徹徹底底的國家機器及暴力打手。發射催淚彈一刻,舉世震驚。其後警隊殺紅了眼,放生黑幫,無視非禮;胡椒亂噴,手起棍落;旺角黑夜,血花四濺;拳打腳踢,無法無天。不少港人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無法接受警隊的異變。乃至佔領後期,警隊佔領海富天橋後,伸脷、狂笑,明顯已經失去理智。即使佔領結束,竟然也出動多名警員包圍一名塗鴉少女。香港警察,正式崩潰,成為公安、成為「慈母」。朱經緯、「七俠五義」、曾偉雄,我們不會忘記。

第一位:那些活在平行時空裡的香港人

讀者可能以為,本年度最瘋狂的香港人,當數梁振英及香港警察,怎可能有人更瘋顛?有,本年度最瘋狂的,就是那一班又一班活在平行時空裡的香港人。有一班人,自佔領以來,好像開啟了自動過濾系統,保持「時運高,睇唔到」。你有你的佔領,我有我的生活,總之避開佔領區,就一切「正常」,甚麼事也無發生。還有另一班人,永遠只看到示威者如何激進、偏激、衝動,卻看不到官員的高傲,也看不到警察的冷血。同一段新聞,我等看到警察如何暴力變態,他們卻永遠看不到警察如何毆打示威者,也聽不到受害者的呼喊。總之警隊仍然很專業,只是佔領者太激進。香港仍然是自由、穩定、繁榮的城市。一切都很「正常」。

二〇一四,香港不再一樣。我們確實活在荒誕的時代,看到很多荒謬絕倫的人與事。但最荒誕、最變態、最瘋狂的,莫過於拒絕認清真相,繼續選擇相信「外面一切正常」。新一年,香港只會變得更差、更可怕,但願我們都能鼓起勇氣,在這個瘋癲荒誕的時代,勇敢活下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