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動物

畸型的生態消費——由阿河之死到元朗大棠動物園

畸型的生態消費——由阿河之死到元朗大棠動物園
廣告

廣告

阿河死後,有朋友問:「其實河馬是很重的,怎麼能跳出車廂呢?」我告訴他據說阿河是受了驚嚇。朋友後來說:「阿河是為了自由狂奔。」

是的,河馬阿河死得實在悲壯。他奮力一跳,終以性命告訴我們甚麼是「不自由,毋寧死」。我不知道河馬的跳躍能力有多高;由車廂到路面的距離,對阿河來說,可能是一道孤絕的懸崖。

阿河一生與故鄉無緣;十二年前他生活的高雄大非洲野生動物園突然結業,當中的虐畜情況方被揭露:孟加拉虎奄奄一息,鴕鳥餓死,阿河的同伙已死掉,只餘下阿河,被送到牧場,繼續受折騰。涉事的天馬牧場臭名遠播,之前已多次涉及虐畜事件。「動物園」或許已是過時字眼與經營方式:既然潮流興「環保」講「生態」,就把動物園易名「牧場」「生態園」,規模細成本低,而且命名帶著光環,好令東主和消費者自我感覺更良好——連清潔商都在公司名中加上「環保」二字,還有甚麼是政治不正確的?

世界各地的動物園都不時傳出照顧不善甚至虐待動物事件,香港也不例外。元朗大棠那個所謂「生態公園」近日就上了報紙:山羊綁頸,老牛拉車,野豬困籠。場主當動物是活生生的搖錢樹固然可恨,我更想問的是那些拖男帶女扶老攜幼的參觀者:難道你就看不出綁著山羊的繩太短,一條牛拖著坐了四五個人的車實在吃力?是甚麼令你開心得連常識也拋棄,是羊兒的揸頸就命還是老牛的逆來順受?請別以「接近大自然」為名,我實在看不出被綑綁勞役有多「自然」!

說到底一切都是消費而已;環保,生態,自然教育...一切都是消閒娛樂的包裝花紙,逛膩了商場的另類選擇。阿河已經用死來揭示真相,還要幾多動物的苦痛我們才面對真相與現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