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塗鴉案違反國際人權公約 保護令別成政治打壓工具(人權監察新聞稿1231)

塗鴉案違反國際人權公約 保護令別成政治打壓工具(人權監察新聞稿1231)
廣告

廣告

塗鴉案違反國際人權公約 保護令別成政治打壓工具

香港人權監察新聞稿 2014年12月31日

14歲少女在金鐘「連儂牆」上用粉筆畫花,本是塗鴉小事一宗,警方卻上綱上線地以「刑事毀壞」的罪名拘捕她,並不 必要地覊留長達17小時,[1] 更一反常態,藉此申請保護令,令人骨肉分離,拆散人家家庭,[2] 妨礙少女上學,罔顧兒童最大利益,[3] 背離保護家庭照顧下一代功能的責任、[4] 避免拘禁和「院舍照顧」、盡量讓兒童在家庭的環境中成長等原則,[5] 違反多項國際人權公約的規定,令人遺憾。香港人權監察期望各方遵守人權公約,以免保護 令成為當局進行政治打壓的工具。

人權監察質疑警方,是否基於少女參與佔中活動和其所表達的政治觀點,而歧視、懲罰和打壓她、以及她的家人。

裁判官昨天暫判少女入住兒童院,等候社署提交報告,定於1月19日就保護令申請再行聆訊,令少女還押兒童院約3個 星期。

《兒童權利公約》要求法院和行政當局都要以兒童的最大利益為首要的考慮,不過,案中無論是警方、還是裁判官, 都背離了這項原則。[6] 高院今天准許少女保釋,離開兒童院,是正確的決定,亦說明還押無必要。人權監察對此表示歡迎。

裁判官未有質疑警方憑塗鴉小事啟動保護令的申請,不作附加條件的家庭居住等安排,而不必要地判決少女暫時入住 兒童院,此舉不符兒童最大利益,不但沒有保護和支援家庭,[7] 而是打擊家庭,少女期間更要失去自由,無法如常上學,[8] 面對沉悶和鮮有更生價值的院舍生活。裁判官漠視兒童院種種弊病、以及少女對兒童院的恐懼和意見、[9] 以至父親反對意見和全程照顧女兒的承諾,[10] 有關的判決,與拆散家庭和以牢獄懲治少女無異。

人權監察反對裁判官這種安排,質疑他未能充分考慮和履行《兒童權利公約》、《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保護家庭的責任,[11] 不符少女的最大利益。

人權監察期望在其後的訴訟和上訴中,法院和與訟各方都能充分遵循各項國際人權公約的要求,尤其以未成年人的最 大利益作為最重要考慮。同樣重要的是,人權監察期望保護令不會成為當局進行政治打壓的工具。

註釋:

[1] 《兒童權利公約》第37條:
「締約國應確保:
(a) 任何兒童不受酷刑或其他形式的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對未滿18歲的人所犯罪行不得判以死刑或無釋放可能的無期徒刑;

(b) 不得非法或任意剝奪任何兒童的自由。對兒童的逮捕、拘留或監禁應符合法律規定並僅應作為最後手段,期 限應為最短的適當時間;

(c) 所有被剝奪自由的兒童應受到人道待遇,其人格固有尊嚴應受尊重,並應考慮到他們這個年齡的人的需要的 方式加以對待。特別是,所有被剝奪自由的兒童應同成人隔開,除非認為反之最有利於兒童,並有權通過信件和探訪同家人保持聯繫,但 特殊情況除外;

(d) 所有被剝奪自由的 兒童均有權迅速獲得法律及其他適當援助,並有權向法院或其他獨立公正的主管當局就其被剝奪自由一事之合法性提出異議,並有權迅速 就任何此類行動得到裁定。」

[2] 《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第10(1)條:
「本公約締約國確認:

1. 家庭為社會之自然基本團體單位,應盡力廣予保護與協助,其成立及當其負責養護教育受扶養之兒童時,尤 應予以保護與協助。婚姻必須婚嫁雙方自由同意方得締結。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7條:

1. 任何人之私生活、家庭、住宅或通信,不得無理或非法侵擾,其名譽及信 用,亦不得非法破壞。

2. 對於此種侵擾或破壞,人人有受法律保護之權利。

第23(1)條:

家庭為社會之自然基本團體單位,應受社會及國家之保護。

《兒童權利公約》第9(1)至(2)條:

1. 締約國應確保不違背兒童父母的意願使兒童與父母分離,除非主管當局按照 適用的法律和程序,經法院審查,判定這樣的分離符合兒童的最大利益而確有必要。在諸如由於父母的虐待或忽視、或父母分居而必須確 定兒童居住地點的特殊情況下,這種裁決可能有必要。

2. 凡按本條第1款進行訴訟,均應給予所有有關方面參加訴訟並闡 明自己意見之機會。」

[3] 《兒童權利公約》第3(1)條:「關於兒童的一切行動,不論 是由公私社會福利機構、法院、行政當局或立法機構執行,均應以兒童的最大利益為一種首要考慮。」

[4] 見註2。

[5] 《兒童權利公約》第37條。見註1。

[6] 《兒童權利公約》第3(1)條。見註3。

[7] 《兒童權利公約》第18條:

1. 締約國應盡其最大努力,確保父母雙方對兒童的養育和發展負有共同責任的 原則得到確認。父母、或視具體情況而定的法定監護人對兒童的養育和發展負有首要責任。兒童的最大利益將是他們主要關心的事。

2. 為保證和促進本公約所列舉的權利,締約國應在父母和法定監護人履行其撫 養兒童的責任方面給予適當協助,並應確保發展育兒機構、設施和服務。

3. 締約國應採取一切適當措施確保就業父母的子女有權享受他們有資格得到的托兒服務和設施。

[8] 《兒童權利公約》第28(1)條:

1. 締約國確認兒童有受教育的權利,為在機會均等的基礎上逐步實現此項權 利,締約國尤應:

(a) 實現全面的免費義務小學教育;

(b) 鼓勵發展不同形式的中學教育、包括普通和職業教育,使所有兒童均能享有和接受這種教育,並採取適當措 施,諸如實行免費教育和對有需要的人提供津貼;

(c) 以一切適當方式根據能力使所有人均有受高等教育的機會;

(d) 使所有兒童均能得到教育和職業方面的資料和指導;

(e) 採取措施鼓勵學生按時出勤和降低輟學率。

[9] 《兒童權利公約》第5條:

締 約國應尊重父母或於適用時尊重當地習俗認定的大家庭或社會成員、法定監護人或其他對兒童負有法律責任的人以下的責任、權利和義 務,以符合兒童不同階段接受能力的方式適當指導和指引兒童行使本公約所確認的權利。

[10] 《兒童權利公約》第12條:

1. 締約國應確保有主見能力的兒童有權對影響到其本人的一切事項自由發表自 己的意見,對兒童的意見應按照其年齡和成熟程度給以適當的看待。

2. 為此目的,兒童特別應有機會在影響到兒童的任何司法和行政訴訟中,以符合國家法律的訴訟規則的方式,直接或通過代表 或適當機構陳述意見。

[11] 見註2。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