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政府與民為敵 粉筆花成民主標記

廣告
政府與民為敵  粉筆花成民主標記

廣告

除夕倒數,年年如是,彷彿一年的衰氣都在這夜散去。特首貼出一家吃軟雪糕的照片,疑似享受天倫之樂 ; 直播船上倒數,與其YouTube風格一脈相承。他有他離地的快樂,市民有市民的抗爭 : 連儂牆上兩朵白色的粉筆花,本來盛載著一個少女的理想與對真普選的渴求,只是純粹的夢,卻被冠以刑事毀壞之罪名,少女一度被送入兒童院,至昨晚才獲釋。

社交網站全日被事件洗版,網民震怒,司法已成警權與政權的工具,再談法治,徒添唏噓。青少年須犯下什麼罪,才會被送入兒童院? 翻查見報的案例,有以下這些 : 去年一月,一名15歲少女多次離家出走 ; 13年七月,一名14歲尼泊爾少年涉嫌將一名6歲男童困於去水渠達53小時,被控非法禁錮罪 ; 09年六月,三名初中女童涉嫌打刧的士司機。用粉筆在石牆上畫兩朵花,算是什麼彌天大罪?

這甚至無法撼動政權半分。比起佔領時期連儂牆上壯觀的便條貼,兩朵蒼白無力的粉筆花本來未必成為焦點,但一切都在警察圍捕女孩的那刻改變 : 赤裸裸的政治打壓,由納稅人供養的龐大政府機關聯手,為了維穩,上演一幕殺雞儆猴的鬧劇。

如果畫粉筆花也是刑事毀壞、也足以被送入兒童院,則上月下旬、在東鐵列車塗鴉聖誕老人的犯人,應被判跟許仕仁一樣的刑期。司法機關更以少女父親的殘疾為借口,粗暴接管少女並將之送入兒童院,使人聯想去年11月末,警察曾向法庭申請保護令,接管一名14歲佔旺少年。不愧是「慈母」,不去徹查警棍沾血的同僚,卻向小市民、甚至是孩子,展現他們以毆打和鮮血為基礎的「母愛」。

若非政府畏於輿論壓力,恐怕少女仍難以跟家人度過除夕。再次證明,政府的特技是小事化大,製造公關災難。佔領時期,建制或親中派認為香港進入無政府狀態,但現實並非市民無法被管治,而是政府無能力管治。香港人崇尚和平,甚至厭政、搵錢至上,唯有一個失去決策能力的政府,將我們逼成戰鬥民族 : 雨衣成了盔甲,保鮮紙、眼罩跟工程用頭盔是裝備,我們沒有劍和槍,只有雨傘和紙皮。

警察比黑社會更恐怖,在於前者是合法的,只要有上級袒護,「警官相衛」,就可以不受約束地打人。這次事件,司法也成為幫凶,不知何時,三權分立就會跟一國兩制一樣,變得名存實亡。每遇不公事情,除了靠社交網站大量發post、開page、聯署,以至親身去抗議,還能倚靠任何政府機關去伸張正義嗎?

社會分裂,過在政府。從沒有像現在這般、覺得「新年快樂」四字是如此刺耳 : 以這件不公義的事為一年之始,大概2015年更多發夢也想不到的鬧劇,上演於這風雨飄搖的城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