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阿河的使命——談動物園

廣告
阿河的使命——談動物園

廣告

一隻河馬,引起了國際關注。由阿河的兩行眼淚開始,媒體將一隻動物一生的淒慘經歷逐頁揭開。三十幾年的光陰,輾轉服役於不同的動物園或牧場。論論盡盡傻兮兮的阿河,只怪自己天生一副可愛的笨相,就成為了生財工具。卻不是為自己生財,只為人類。沒有工資也沒有溫飽,和自己一起成長的不少同僚比自己幸運,很多都離苦得樂仙遊他方。阿河可能想通透了這一點,所以寧願冒死跳車,也不願再由一個地獄搬去另一個地獄。

阿河的故事,其意義有多大,很在乎我們的態度。如果我們只是花生友般議論紛紛,和牠一起流下兩行淚,事件可以是一件很濫情很矯情的小插曲,事情很快淡了,其他和阿河一樣的動物依樣繼續被折磨,社會原地踏步繼續不文明。人民繼續消費動物園,消費動物,一眾獅子老虎大笨象猩猩長頸鹿都會是下一隻阿河。

我們將目光從台灣返回香港,我們也有很多阿河。困著最多阿河的地方當然是海洋公園。年前一條叫pinky的海豚,被發現在水池內來回猛烈撞向池邊,其自殺式行為和阿河跳車同出一轍。只可惜海豚不懂流淚,還永遠咧咀而笑,記者也就拍不到像阿河爆哭的煽情照片,搶不了市民眼球。而可憐的pinky一旦入住了這個監獄,就別無選擇要每天娛樂遊客,除非自己幸運早點病死於園內。

在元朗大棠有機生態園也有不少阿河。這個私營的三不像(牧場?動物園?遊樂場?),多年來困著不少山羊、黃牛、野豬、孔雀、鮀鳥、馬……他們的活動都是受到很大的限制,完全沒有表達天性的自由。他們被逼要去娛樂,去服務遊客。牛牛拉著坐滿十個人的牛車,聽著車上老幼在嘻哈過癮,卻拉得自己骨骼變形,老淚縱橫。 最無奈是這種「不善待動物」,在香港「文明」的標準卻不算是虐待動物,他們一餐當兩餐吃,忍辱過活,你投訴場主,他略作改善。轉眼又故態復萌。

不善待?惡待?虐待?只要你有良心,你當動物是朋友,那其實都沒有什麼分別。阿河事件,讓每一個文明的地方都開始反思,我們的社會是否真的需要一個動物園?難道要到一天,人類被外星人困在籠裡觀賞,我們才明白動物園是一種不折不扣的野蠻行為??

我相信每一隻來到世上犧牲了的動物都有牠們的使命,阿河,R.I.P。但願你的犧牲有價值。

*相片轉載自東森新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