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

從賣萌小貓到翻牆貼士,從網絡色情到網絡安全,泡泡提供未經審查的網絡新聞。Facebook:www.facebook.com/paopaonetizen 網誌

媒體

大外宣戰略、審查和自我審查

大外宣戰略、審查和自我審查
廣告

廣告

文/貝帶勁

近日,有微信公眾號發表了一篇名為《假境外媒體大全》的文章,其中列舉了百余被指為受中國當局操控的境外媒體,此文短期內達到了萬余閱讀量。「山寨外媒」、「親中外媒」、自我審查外媒及媒體管制、新聞自由等相關話題再次引發熱議。

「國際新媒體合作組織」成立 假外媒惹眼

12月13號,楊恒均在其微信公眾號中寫到,《世界華人周刊》發自北京的報道稱:「2014年12月11日晚,國際新媒體合作組織的正式成立。楊恒均擔任主席」。報道指,該組織是「海內外新媒體及新媒體資深從業人員自願加入的合作對話交流平臺」。言其成立宗旨是:「聚焦全球華人,弘揚中華文化,讓世界了解中國,助中國走向世界」。並稱:國際新媒體合作組織同時聘任新媒體資深從業人員、自媒體業者為理事會成員。

該文中列舉了受聘於國際新媒體合作組織擔任顧問的、共35位來自世界各地的海外華文媒體社長、總編,以及他們所處的「外媒」,其中包括《世界華人周刊》、美國《中美郵報》、美國《中華商業周刊》、美國《中美郵報》、美國《中國日報》、日本《中日新報》、羅馬尼亞《歐洲僑報》、加拿大《大華商報》、加拿大《先楓報》、加拿大《七天》雜誌……等。

維基百科在「中共中央宣傳部」這一詞條的頁面中列舉了大量被記錄的山寨版外媒,它們都是被大陸中宣部收購、控股和創辦的黨辦華文媒體,上述這些「外媒」全在山寨榜單之中。

假外媒多次被揭露

2012年底,十八大期間,在十八大新聞中心裏提問了四次的澳洲記者安德裏亞,被披露是來自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控股的媒體「凱歌傳媒」。當時在現場的澳洲媒體人士沒有人知道凱歌傳媒的底細。據報道,有外媒同行發現她提出的問題與中國的宣傳口徑十分吻合,便對她的身分產生懷疑。美國ABC電視臺駐華特派員麥當尼爾曾找到Andrea Yu交流後發現,原來她事前已經與主持有了默契,她的問題事前也獲得了批準。

據報道,在交談中,Andrea Yu向麥當尼爾坦白承認,她這次的角色,確非是一個真正記者的所為,她加入的傳媒公司也只有一個月,她本人也不想接受這種任務。Andrea Yu還透露,她的提問都是中國同事事先寫好的,她無權提出自己的問題。

據了解,澳洲環球凱歌傳媒在墨爾本設有辦公室,但大半股權是由北京所持有,跟中國政府媒體有密切關系。環球凱歌官網列有在北京的住址和電話號碼。該集團的老板姜兆慶,畢業於北京體育大學足球專業。該公司在2009年9月12日在澳洲墨爾本建立,目前在中國、紐西蘭、泰國、蒙古、斯裏蘭卡、印尼、阿富汗、尼泊爾、阿根廷都註冊了子公司。

當時香港陽光時務周刊在相關報道中表示:十八大的「外媒」演出成了「大外宣戰略」成果匯報表演。陽光時務周刊指,在新聞自由的境外註冊媒體,並通過這些「外媒」將對體制的贊美出口轉內銷,已經愈來愈成為中共輿論戰的一環;而已經實施多年的「大外宣戰略」,十八大的「外媒」演出只是成果之一,可以部分展現外宣攻堅戰中「奪取國際話語權」的行動模式。

另據法新社報道,去年3月11號兩會期間,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等官員在全國人大會場舉行記者會時,司儀點名澳洲「環球凱歌國際傳媒集團」女記者肯尼(Louise Kenney)提問。澳洲記者肯尼沒問中國經濟增長率減緩、影響不小的影子銀行、或腐敗等問題,她問的是政府允許較多外國公司進入農業保險市場的政策。稍後有位外國記者用中文高喊:「給外國媒體一個機會!」他在得到提問機會後說了一句「我是真外媒,不是冒牌貨」,引發場內一陣鼓掌與笑聲。

此外,還有網友發現,自稱「日媒」的《日本新聞網》其域名居然是中文拼音「ribenxinwen」,令人啼笑皆非。大陸官媒頻繁引述的《歐洲時報》也是中新社創辦,意大利歐聯通訊社也與《人民日報》有千絲萬縷的關系。

中國政府近年來大力推進中國在國際上的「軟實力」,海外華文媒體被認為「肩負展示中國文化軟實力的重任」,中國也通過大量投資,積極在海外擴張中國媒體的影響。大陸媒體在報道中經常出現「據外媒」的字樣,其中不乏上述「山寨外媒」,另也有「親中外媒」和「自我審查表現良好」的海外媒體,借其口為當局代言。但問題的關鍵不在於有多少外媒為中國說話、或持有親中立場,問題的核心在於,在新聞受到嚴格管制的中國語境中,批評的聲音被系統性地擋在了門外。

親中外媒

「親中媒體」是指新聞報道立場傾向中國政府的傳媒,是臺灣、香港、澳門或其它華人社區廣泛使用的一個名詞,有別於大陸傳媒生態。其中不乏直接接受中國政府提供的資金的情況。它們大多較少對中國政府的政策及方向提出批評和異見、也較少報道中國的負面消息、較少報道中共內政及軍事訊息。

在對待「政治正確」的禁忌方面,如避稱中華民國政府各級機關的正式稱謂等,這類媒體則視主要用戶地區,而在做法上各有其彈性:如在臺灣的親中共媒體,並不避稱中華民國的國家元首為總統;但像香港文匯報,則會改用其他稱呼,如改稱「臺灣領導」,或者刻意用引號括住,以表達這些媒體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立場。用戶可以從這類媒體的專業評論或獨立契約工作者的個人活動及政治傾向屬性中,了解到該媒體的政治立場傾向。 對於可能帶給民眾對北京政府負面觀感的報道,則會盡量避免,如臺灣親中共媒體對於溫州動車事件所采取的回避立場便是。

據維基百科詞條,親中媒體的網絡平臺評論區也是大陸五毛水軍的「工作地點」。雖然多數海外親中媒體網站在中國大陸無法被正常訪問,但如果其報道開放匿名公眾評論,則仍可見到活躍的“中國網民”留言,這些留言表現出與中國當局相當一致的價值觀,因此往往被視為中共網軍的輿論引導行為。有疑似中共網軍的長期活動是親中媒體的特色之一。

習近平在12月20號赴澳門參加慶祝澳門回歸15周年大會,大陸官媒《參考消息》對此的報道中就借用了很多親中外媒的口吻。其中提到的《澳門日報》是澳門銷量最大的報紙,其內容大多以支持「澳門特區政府」「依法施政」及支持中國政府為主,報道臺灣新聞時會在政府部門名稱加上引號以表示「不承認其正當性」之意。澳門廣播電視也經常在“臺灣政府”前加上「所謂(的)」這一字樣。

另有臺灣《聯合報》被稱作「統媒」,據悉大多與中國國民黨有關連,也接受國共兩黨的「置入性行銷」。蘋果日報、自由時報、中央社等媒體對此都曾有批評。2010年的蘋果日報評論指:中國大陸各機關,常於臺灣各報章,從事新聞置入性營銷,嚴重扭曲傳播倫理,阻礙國家進步,並侵害民眾對媒體的信賴與新聞應獨立自主的專業。行政院大陸委員會怠於處置,任憑中國大陸之新聞置入性營銷橫行泛濫,核有違失……

「壹傳媒交易案」相關報道中,曾引述公平會主委吳秀明的話說:「無法以言論集中、多元,作為審查的主要或唯一理由,公平會不能因為社會壓力大,做違法亂紀的事。」評論認為,此言表達了臺灣當局保護言論自由與恪遵法治的態度,卻也突顯了臺灣所強調的言論自由,足以成為有心人據以打擊言論自由的困境。

新加坡《聯合早報》一直標榜新聞立場中立,但有分析認為,該媒體有親中傾向,其所邀的作者中包括帶有一定中國民族主義思想的時事評論員阮次山、中國全國政協委原韓方明、臺灣國立政治大學國研中心研究員蔡逸儒、香港鳳凰衛視時事評論員邱震海等。該媒體網頁曾因報道烏坎事件被大陸GFW封鎖,當時香港明報對此消息的報道中使用的措辭是「一向和中國政府交好的新加坡媒體《聯合早報》網站」,看來「一向交好」也並不代表可以「一直保全」。

自我審查的外媒中文版

追蹤中國網絡審查的網站GreatFire在去年1月的報道中指出,國際調查記者同盟發布“機密文件披露中國精英的海外資產”後,中國大量封鎖外媒網站,並列出了因轉此新聞被封鎖的網站網址。GreatFire認為被封鎖原因是,這些媒體被國際記者調查同盟列為了中國離岸金融解密新聞的發布夥伴,沒有被列為發布夥伴的媒體,只有相關報道被屏蔽,或者根本不屏蔽。因中國用英語或者小語種閱讀新聞的人並不多。並指出:中國對這些網站進行全站封鎖是報復性的,並不只是控制信息傳播。

據GreatFire觀察,沒被封鎖的外媒中文網站對此均沒有報道,被長期封鎖的紐約時報中文網對此進行了報道。FT中文網有關報道也被封鎖。GreatFire表示:只能認為外媒在中國政府封鎖網站、拒絕簽證的手段下進行了自我審查。

駐華外國記者被中國當局刁難的案例已被報多起。2012年5月,批評中共當局的半島電視臺記者陳嘉韻被驅逐,其從屬的北京記者站也遭關閉;2013年11月德國之聲中文網報道,路透社的資深記者慕亦仁也遭遇中國政府的無理由拒簽,慕亦仁確信這與他多年來對中國人權等「敏感話題」報道有關;同期,據《紐約時報》報道,國際著名財經新聞社彭博的記者傅才德因參與撰寫關於中國政府高層的報道被其管理層停職。2013年11月8日,《紐約時報》刊發彭博這篇調查,並同時引用不願具名的彭博官員的說明:彭博遲遲未刊發的原因主要是擔心「被趕出中國」。

在近期的占中事件中,本網曾有報道,部分外媒中文網存在被認為是源於自我審查的延遲跟進現象。美國之音中文網日前的報道顯示,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從1997年開始就一直進行了有關香港新聞機構自我審查的調查,最新結果表明,一半受訪者認為媒體有自我審查現象。根據調查數據,認為港媒出現了自我審查的人數5年來有上升趨勢

雖然諸如壓制稿件、延遲報道等手段可被視為「迂回戰術」,不代表徹底妥協屈服,但一樣是對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羞辱。中國的新聞審查是始作俑者,違背言論與傳播自由的新聞原則、導致媒體公信力崩潰。一次次的妥協或許能換來一個個短暫的利益和安全,但也更令自身一步步邁向深淵,逐漸淪落為屈服於權力的寄生蟲,代價沈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