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我們避無可避,亦退無可退

廣告
我們避無可避,亦退無可退

廣告

在今早11時許,俗稱O記的有經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的警員,邀約我在1月17日到警署協助調查,該警員亦指會於那時候以涉嫌召集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為由直接拘捕我。通話完結後,心情甚為平靜,亦是因為我已經一早作好會被拘捕的心理準備。

當然,在去年同時期準備參選中大學生會之時,其實也預料到將來會在公民抗命時被捕,整個內閣也作好類似的心理準備,只是當時完全意料不到被捕這麼多次,以至參與在長達七十九天的雨傘運動之中。記得在去年開學禮中,曾向新生演講:「堅持真普選,建設公平政制,是這時代賦予我們的責任。我們避無可避,亦退無可退。」此句「我們避無可避,亦退無可退」,不單是說給新生聽,還是說給自己聽的,公民抗命的責任,中大學生會會長的責任,我亦是避無可避,退無可退的。在運動之中,我作為中大學生會會長必須站到前線,履行同學授權予我,與他們一起爭取真普選,彰顯公義的責任;在運動過後,作為公民抗命者,最後也需要面對法律風險。

雖然在運動中,最多人提及的身份是學聯常委,但只是因為中大學生會會長的身份而自動成為學聯常委而已,我真正的身份是中大學生會會長,代表著中大同學參與在運動當中。在周年大選,每逢星期四的罷課大會,以至九月二十九日凌晨,四千名同學聚集於百萬大道宣布無限期罷課。在罷課與佔領期間,一直沒有忘記中大同學所作的授權,在爭取真普選的路途上與中大同學和其他同路人並肩同行。以此身分被捕,我與有榮焉。

這個是我就此事的回應,煩請各位記者朋友不用再打電話給我查詢了,辛苦各位朋友,多謝身邊各位的關心與問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