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Pang

想做一個正常的讀者,謹此而已 網誌

媒體

當《主場》擁抱《立場》

當《主場》擁抱《立場》
廣告

廣告

對於主場新聞的後繼者立場新聞的出現,我的反應並沒有很激烈。主場新聞的突發死亡,無論如何在七月的時候已成事實,而靠著前主場博客群組建的主場博客在雨傘運動裏依舊扮演重要角色也是事實。到今天,無論是蔡東豪找回舊有主場班底重組立場新聞也好,甚至是田北俊忽發奇想希望組建一民主媒體也好,我的想法同樣地是以獨立,批判性的眼光去看待該媒體的報導內容,再去決定其是否值得作為一可信賴的訊息接受渠道。當然,對於本來主場的班底,總是會抱著比其他新創媒體更高的期望。

只是,對於立場新聞是否能延續主場新聞的影響力,我是抱有一定疑問的。主場新聞成立短短兩年,已經吸引了不少公眾注目。透過充滿新聞觸覺的話題選擇,簡潔鮮明的版面及美術設計,以及具深度的一眾博客文章,主場新聞吸納了一大批不再閱讀傳統報紙,不再滿足於表面的新聞敍述,而對一眾社會現象的成因及狀況要求深入了解,並希望認識其他相關議題的中高學歷人士作為長期讀者。而如果香港要持續發展及提高公民意識,這一類的讀者群正正是最重要的目標之一。

套用劉細良的話——陶傑有一個觀察,即香港的專業人士,如醫生、律師、會計師等等,全都受過多年教育,¬但他們不覺得自己是知識分子,他們只覺得自己是專業人士。1香港人一直有一個傳統,就是斷人衣食猶如殺人父母,這句話亦在雨傘運動期間反覆出現在反佔領人士口中。將個人利益和社會關懷完全切割並毫無顧慮的擁抱前者,恰恰是專業人士和知識分子的分野。主場新聞的存在,重要性在於其大量專業人士的讀者群。這批專業人士可能隨父母於九七前移民後又回流,也可能一直留在本港,但兩者均逐漸在近年的本土運動中對香港有更強烈的植根於此的感覺。公民意識的抬頭起點在於對社會的關懷,而基本和正確的認識就是關懷的基礎。透過給予大量和社會各現象相關的深入評論,正是主場新聞影響這批專業人士的第一步,這種對社會一步一步的認識會逐漸發展成對社會的關心及對不公義的反感,只有通過這種潛移默化的影響,真正的公民社會才會被實現。

只是以上所說的皆是雨傘運動之前的情況。可以相信,主場新聞的原讀者大部分也是支持雨傘運動的,這也可算是主場新聞努力兩年後的收成。鑑於主場舊班底在雨傘運動裏透過不同途徑作出各自的支持,加上立場的董事有吳靄儀,方敏生,何韻詩,練乙錚等,如立場創立時的宣言——《立場》一如《主場》,以香港為本位,堅信我城的未來,應該由香港人自主;民主、人權、自由、法治與公義,是我們致力守護的香港核心價值,即使立場是在雨傘運動後的世界才誕生,但它的形象已顯而易見。

以立場編採的經驗,可以預見這個新媒體即使因蔡東豪而受到同路人的攻擊,也會在一眾新媒體中搶佔一重要席位。如果我們相信爭取民主的過程將會延續五年十年甚至更多,發展公民意識並於關鍵時刻凝聚民意就是這個過程不可或缺的一個重任,而我個人相信立場新聞絕對有能力擔當這一重要角色。只是,另一個我們所需要努力的方向是繼續散播民主的種子,而立場新聞既然有如此鮮明的政治立場,它只會不能避免地失去那一群還未真正擁抱民主卻有機會被改變的專業人士。正如支持民主人士會反射性地忽略文匯大公的報導,反雨傘運動的香港人也同樣地會跳過所有蘋果日報的新聞,而立場現在的取向,會把自己推向和蘋果接近的政治立場,亦限制了其所能接觸的政治光譜。

此之所以,立場新聞很有機會只能繼承到主場新聞透過深入討論社會問題而發展公民意識的角色,卻難以吸納在雨傘運動後選擇依舊沉睡的香港人,而當中可能有為數不少的本來屬於主場新聞的讀者。民主社會的發展在本質上就需要逐漸的發展民智,使更廣大層面的市民同樣地關注社會生態,這使得後者成為一個不可忽視的需要。在主場新聞永遠失去的今天,到底還有沒有其他新傳媒能擔此重任?

Note:
1. 讀書好TV第三十集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