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洪麗芳

基督徒,堅信信仰不只口說,更要行動。深愛文字。 你不用同意我所有的看法與感覺,就當去認識,除了你以外另一種人思考的模式。Facebook: 洪麗芳-Charis Hung 網誌

生活

對面屋的呻吟聲

對面屋的呻吟聲
廣告

廣告

我住公屋的,老式那一種。

深夜,耳邊忽然傳來若隱若現的「嗯⋯⋯嗯⋯⋯呃!!!」,心諗:唔係呀嘛⋯⋯以為自己聽錯,誰不知又一次「嗯⋯⋯嗯⋯⋯呃!!!」⋯⋯聽得我有點面紅耳熱。

最近對面搬來了一對年輕男女,之前一直是某個婆婆獨居的。沒想到原來房子隔音那麼差。最要命是半小時以後,我聽到他們在吵架:「行開呀你!」「你XXX」內容其實聽得不太清楚,但語氣倒是十分兇狠。

第二天起床,幸好開門之際沒有沒有迎見他們,否則感覺也實在太奇妙。

忽然覺得,香港人也未免太悲哀了吧,我們的生活空間竟是那麼的狹迫。縱然我們擁有了那道門那幅牆,卻無法保護自己的私隱。

我想起有一次在朋友家中,住私人樓的他打開窗,可以望見對面那幢樓那戶人家的電視在播甚麼,我打趣道,「咦,你屋企唔駛買電視啦,睇對面咪得lo,慳錢又慳電。」我又想起為劏房滅蚤時,那脆弱的木板,分隔出一個個窄小的空間。侷促非常。有人卻要住在那裡,一年兩年甚至一輩子。姑娘說住在那裡的女士都很害怕,因為換衫會有人在縫隙中偷窺⋯⋯劏房之中最誇張的莫過於一間屋己被分成五六間房,但走廊還「住」了一個人,而他的房子是一張床。

生活可以有幾荒謬?

香港的住屋問題一直嚴峻,樓價租金高到不可理喻之餘,我們的住屋質素也一直在下降。同時,公共空間一再減少。然後雷鼎鳴說行山效益僅400元,我們來發展郊野公園吧。
⋯⋯
從來沒有想過連去郊外也要用錢來衡量。是不是所有人和事,一旦沒有經濟效益,就等於沒有價值,可以隨便捨去?

講真,以香港的人口增長速度密度,移平多多郊區也毫無用處,根本是人口政策的問題吧。(見〈公民黨批人口政策假諮詢 調查結果7成支持設人口上限〉)香港地少,無論是住人或是旅客,早已遠超它所能承受的Capacity。每天外出,到處也是人頭湧湧,擠得水泄不通,叫人心情煩躁。

房屋、人口、公共空間⋯⋯其實香港有很多問題需要處理,但現任政府永遠一意孤行,只想著中港融合、借發展為名,與地產商勾結、打造眾多大白象工程,務求把納稅人的錢盡情揮霍。唔好講笑,我覺得個政府真係好廢。

其實香港有很多人才,單單一個高登已經人才濟濟,同時香港有很多學者也不吝於分析,往往撰文無數。我時時在想,如果政府官員願意花多少少時間爬文,就不會蠢事做盡,醜態百出。至少,Tree根會明白「串流」不等於「下載」。

不過為官者到底真為腦殘,抑或因利字當頭,寧願只得禮義廉。這道問題大概難過登天,但我知道如果我有一票在手,無論那人是扮蠢抑或真心膠,我都可以同佢講BYE-BYE,不用浪費時間去責罵與激心。

幾時都話,「我要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是一生至理名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