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阮穎嫻

熱中社會、政治、政策研究,主打房屋、青年、社福、教育 網誌

生活

回望港大山路崎嶇

回望港大山路崎嶇
廣告

廣告

西港島線終於通車,這是我第二年在港大工作,想起在970巴士上耗費的光陰,實在令人興奮。有人投訴新站如何不方便,所謂的投訴比起搭過海巴士的痛苦實在雞毛蒜皮。

970的煎熬終離我而去

平時搭970,正常10分鐘一班車,時運低時要等20分鐘,還要因為已經客滿飛站。就算上到車,又有另一難題:塞車。最壞的情況是巴士要用20分鐘由油麻地地鐵站走到佐敦道——佔領已經完結了所以不關佔領事。巴士十步一停九步一叩,原本返工的興奮心情早已灰飛煙滅。從西隧出口上到對面的高樂花園,如果塞車又要10分鐘。因此,搭970必須預早很多出門。

西環塞車情況

倒轉搭,由港大搭去九龍更慘,放工時間在聖保羅出面等車,三車客滿,所以我寧願花10分鐘走到寶翠園出面搭,車比較多(970+970X)也通常有位坐。970從港大落山那段最難受,尤其是我這種會暈車浪的人,當車無位要企,背脊頂patpat,路途顛簸,人的重心揈來揈去,裡面又焗又翳,車一過海就算未到下車點也恨不得立刻跳車。柯士甸個位又衰,試過六七點的時候要塞20分鐘。

總之,有地鐵就好了。

不過地鐵沒有想像中省時,大概每程可慳15至20分鐘,時間有保證,不用提早很多出門口,但擠迫多人翳焗無位坐。金雞紅van論舒適超越地鐵,速度也不相伯仲,還是有可取之處。

「太陽能電筒」增值機—大伏

大家都嘲笑新的全方位乜都可以增值機跟「太陽能電筒」一樣,我只覺得用來增值八達通,好伏。

一般的八達通增值機,是入卡,入錢,出卡。

這部機,首要先放八達通落卡槽然後從螢幕揀選「增值」。

然後入錢。

最伏個步來了:原來要按下一步,才叫成功增值。

舊款機,未增值,卡並不會彈出來;張卡肯彈出來,因為增值已經成功。

新款機,卡隨時可從卡槽拿出來(下圖),沒耐性的人會以為入了錢就已經增值成功早就離去吧~

變幻原是永恆

別人說地鐵出口離月台很遠,我倒不這樣想。從前在李陞小學下車,要走一大段斜路樓梯上山才到「香港大學」牌坊,牌坊又要上樓梯搭升降機才到開心公園。現在從地底搭升降機直到校園中間,起碼不用爬斜路。那個升降機的顯示器用簡明的能量柱說明哪架升降機離本層最近,比起百周年校園 Run Run Shaw Tower 那四部到了都不知哪部到了的升降機好得多,結果經常發生按著升降機門阻人上樓但又唔知邊部開的尷尬事。而且,從西環地面走上港大是遙遠的,光速升降機可直達大學橋,爽!

有舊生說,有了升降機就不浪漫。我說,即使有了光速升降機,我們還是可以手牽手在西環的崎嶇山野踱步,兩者沒有衝突。人浪漫,去邊都咁浪漫。

雖然很多網民哀悼小店衰亡,但我相信興奮的港大人更多。油麻地、深水埗也是地鐵沿線,那些上海剪髮舖、老舊的粉麫店、涼茶舖仍在,只是縮到零落的暗角裡偷生,地鐵會殺死老舖,但不會全部殺死。

兩年前我看過堅尼地城的劏房,$7000得一百呎不夠,牆上還有個洞,心想那麼不方便的地方,爛盤還那麼貴,在大學區倒是需求很大,果真是「堅離地城」。現在地鐵開了,不知業主會不會更凶一點,還是區域性升幅早在幾年前開始,在地鐵落成時完結,畢竟有了地鐵就可住港島沿線,不必住在西區。不過港島沿線即使是劏房也非常貴,兩年前我沒見過低過$6000的,現在應該更糟吧。

至於進擊的自由行,其實未有地鐵時已經有。被自由行問路很正常,他們通常很有禮貌,最多人鍾意影牌坊。他們早起如晨運伯伯,我星期六早上七點多在莊月明樓吃完早餐,已經在中山公園被人問路。通車後,自由行會由三五成群變成一團團,而已。坊間有交通方便令校園靈氣消散之說,中大早已成站,也不見靈氣消散。一家大學的靈氣來自莘莘學子對學問的探知和對理想的追求,這些並不因自由行的出現消散。

人總是愛懷緬,但我不會懷念熬970的艱苦日子。不過,以前工作忙,做到凌晨兩點,返屋企又麻煩,乾脆在office瞓,明天起身再做,順便幻想下百年港大的鬼怪故事。當大陸研究生都返歸瞓覺,隔離房搏殺中的年輕教授都滅燈早抖,我的辦工室還是燈火通明。凌晨三四點,連港大舍堂的學生都不再鳴叫時,那自動感應開關的走廊燈「啪」的一聲開著,叫人不寒而慄。有了地鐵,大概就會回家,也少了那份港大凌晨的寂靜和清晨的鳥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