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何俊仁辭職 民主黨飲鴆止渴

何俊仁辭職  民主黨飲鴆止渴
廣告

廣告

民主黨何俊仁宣佈於政改表決後辭去超區議席,引發補選公投,幾乎全城撥冷水,甚至泛民陣營也有爭議。民主黨評論團認為,整件事可用四個字總結:飲鴆止渴。

何俊仁聲稱辭職是為了延續兩傘革命的理由,大部份人均不理解,直指此舉純粹出於選舉考量。筆者不是何肚子內的蟲,但在11月區選期間舉行補選,客觀效果的確是,民主黨一來可以「風車效應」帶動整體選情,二來提早讓乳鴿入議會,有利明年立會選舉力保議席(建制派揚言杯葛、泛民不會陪跑,補選幾乎可以肯定是民主黨唱獨腳戲)。現時黨內也多爭議,皆因何俊仁上周五宣佈消息前,只在中常會討論過(據悉也並非一致通過),結果黨宣傳機器也要在宣佈後才啟動,本周五(16日)才召開黨內諮詢會(宣佈完才諮詢,怕未?)

題外話:民主黨藉補選派誰入局才是最有利?現時民主黨的兩位超區議員,何俊仁和涂謹申明年該不再連任(比何還要早入議會的涂,大概不好意思以「年輕」為理由,明年還要連任?即使他想,恐怕也要屈服於乳鴿們的高漲交棒呼聲),在建制派的挑戰下,要順利保住這兩席,實在有難度。筆者認為最佳策略是,先讓實力弱、勝算低的乳鴿,例如許智峰或柴文瀚等藉這次「獨腳戲補選」入局,較為有利;這樣明年可以夥拍另一實力強、勝算高的乳鴿參選,全取超區兩席的機會較大。相反,若這次補選讓區諾軒、羅健熙等實力強、勝算高的乳鴿入局,明年選舉連任一席是無問題,但要確保另一位實力弱、勝算低的乳鴿勝出第二席,就超困難了。

返回主題,民主黨藉何俊仁辭職發動補選,的確可以帶動選情,但弊處也相當多,皆因這著的動機太明顯,部署選舉之心,路人皆見,故此連泛民盟友也反彈。何俊仁或背後操盤者豈會不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正正證明一件事:領導層對選情評估比我們想像更悲觀,但無招可出,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明知此舉會帶來負面效果,但相信至少可以保住基本盤選票,唯有硬著頭皮去做,正應驗了筆者上月所提「輸少當羸」的選情評估。

飲鴆止渴,比喻用錯誤的辦法,來解決眼前的困難,而不顧嚴重後果。在選舉策略上,辭職補選對整體選情有多少作用,很難說,但筆者不會否定有作用。然而,民主黨要出此下策,有兩大「鴆」:一是等於告訴全世界「我哋未來選情真係好唔掂,所以一定要出呢招,否定大鑊!」仗都未打,便自揭底牌示弱,哀哉。二是告訴全世界「乳鴿真係接唔到班,所以要元老親自出招打救!」上月才改選中委,黨內中、新生代剛開始初挑大樑之際,仗都未打,忽然變相被投不信任票,情何以堪?

評論團上月撰文《錯失最後機會 立會選舉只望輸小當羸》曾指出,民主黨中委改選錯失了轉型及展示新論述的最後良機,區選、立會敗局而定,只能把選舉策略集中在「輸小當羸」上操作,寄望不致於慘敗甚至亡黨。筆者本來還答應了黨友,寫一篇《選戰輸小當羸 民主黨必做的四件事》給予參考,無奈近期忙於為創業公司「跑數」,抽不出時間執筆。豈料意外地宣佈了何俊仁辭職補選飲鴆止渴事件,四個字:無力回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