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教育陣地戰,提防特洛伊木馬

廣告
教育陣地戰,提防特洛伊木馬

廣告

圖:去年9月29日警方發射催淚彈翌日,宣道會鄭榮之中學部份學生罷課

左翼哲學家葛蘭西提出「陣地戰」,指民眾未能透過武裝革命去奪權,便要在社會不同層面奪取領導權,擴大戰線,最終推翻資本主義。這套說法民眾適用,卻也見中共要奪取香港不同領域的領導權,以消滅香港。十七年來,中共念茲在茲,便是插手香港教育。

教育界染紅不是新奇事,去年已曾撰文介紹。上週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京官陳佐洱,指香港應加強去殖民化教育、教育局長要受中央監督、教育部門應指導辦學團體及教育工作者;又有饒戈平指香港要推去殖民化教育,引來譁然。

其實教育界事,又何只如此。近月討論中史科是否成為必修科目,或課程是否加強近代史比重(包括改革開放後的崛起),當中都可有教育專業也可包含政治陰謀。又或近日消息傳出,週三發表施政報告,可能會增加津貼鼓勵本地學校與大陸學校結成「姊妹學校」,加強交流,也引人警惕(倒是沒有錢改善教師工作環境)。

更赤裸裸的說法,比如在全國港澳研究會的研討會中,教聯會主席、香島中學副校長鄧飛,竟講明教育界要「管人先於管事」,要在教育領域淡化反對派的影響。例如「在擬任校長培訓及校長認證、教師培訓當中,引入國情、國家教育發展和以基本法與教育法相關的法治教育內容」。而香港教育的行政和諮詢架構當中,「長遠而言,從有資格被委任到諮詢架構中的人員流變,到擔任行政部門主管人員流變,能否從目前以反對派人士為主導,變成以中間派為主,最終發展成以建制派為主的發展趨勢呢?能否有這樣的長遠部署呢?」當下的目標,已是赤裸裸無視專業判斷,由親中人士主導奪權了。

其實,是否改變教育就能令青年人「歸化」?抑或現實政治會使年輕人走得更遠?掩耳盜鈴騙不到世界,即便在中國大陸,年青人也懂翻牆打擦邊球。又如何讓在資訊尚有自由的香港,隻手遮天?

陳佐洱問,「為甚麼香港回歸時才哇哇學語的娃娃,現在成了揮舞米字旗衝擊軍營、立法會、政府總部的排頭兵?」其實,中共自身有無好好檢討,英美與香港距離千里,大陸緊鄰香港,十七年掌控政治和社會資源,但民心仍未回歸,問題出於自己身上?被害妄想症地帶著外國勢力的心魔,諉過於人,倒是中共一貫邏輯,卻毫不現實。一日不改中共的本質,一日也只贏不了香港人心。

木馬屠城記中,希臘人對特洛伊城久攻不下,便伏兵躲進巨大木馬,佯裝戰敗而進特洛伊屠城。對付「刁民」,北京和政府多年漠視民意、慈母政治檢控硬攻不下,便以教育包裝為木馬。在後雨傘時代,每一個領域都可以是戰場。教育作為直接面對下一代的戰線,要好好守住,以免發生木馬屠城的悲劇。

廣告